post-thumb

為什麼廢除《性別承認法GRA改革》對婦女和女孩來說是個好消息?


【翻譯】


個人心得:

這篇作者提醒我們,跨性別免術換證的法案,會與法律上「女人」的定義及與之相關聯的權利有關,像是英國的法案名稱《性別承認法》就清楚指出這點。他並不是只關於跨性別族群的法案。

所有女人、女孩都是這個法案利益關係人,這也是我們為什麼需要關心跨性別免術換證的原因。

還有倡議團體認為她們面對的跨性別運動,是一個建立在唯心論,以自稱體系語言操作意識型態的運動,他們竄改言語定義、藉以思想操作,這些手法,提醒我們不要落入跨性別意識型態的語言體系與定義,否則我們會無法「正確地描述事物及女人的議題」。


FairPlarForWomen 是因應英國 2018 年跨性別免術換證修法成立的倡議團體,他們 2018-2020 修法過程活動記錄如下,目前在英格蘭及威爾士算是暫時取得勝利。

以下本文


英國政府取消了英格蘭和威爾士的 GRA 修法。此前,普通女性發起了一場令人難以置信的草根運動,反對讓人們簡單地自我識別 self-identify(self-ID)為異性以獲得性別承認證書(Gender Recognition Certificate),然後獲得新的出生證明(birth certificate)。但是為什麼捍衛我們的權利對我們來說如此重要?

跨性別者 (Transgender) 的權利已經受法律保護,並且不會改變。 但跨性別壓力組織(trans pressure groups)把它推動的太遠,它們不只是要求跨性別者的權利,他們更苛刻地要求的是婦女基於生理性別的權利(women’s sex-based rights)。女人說:不。

目前的規定意味被允許改變出生證明上的性別的人數很少。自 2004 年以來,只有幾千人這樣做了。1

但是對自我識別(self ID)政策的要求意味著"任何男人"都可以更改他的出生證明,說他從出生開始就是女性(BORN female)。

我們一次又一次被告知不要擔心它(self iD)。 這將不會影響婦女基於生理性別的權利(sex-based rights)。也不影響婦女及女孩的隱私、安全和公平的。

他們是錯的。這篇短文解釋為什麼。

“《性別承認法》不會影響跨性別者之外的任何人。”

--All About Trans,跨運倡議團體

“這只是管理(admin)。”

-- 露絲·亨特,石牆Stonewall,LGBT慈善團體

“我不相信有問題。”

-- Jo Swinson,自由民主黨LibDems

“不會對保護單一性別空間和服務的法律進行任何更改。”

--蘇格蘭政府

“我認為它不會威脅到女性。”

-- Sarah Wollaston,自由民主黨LibDems

《性別承認法GRA》修法,從根本上說,是關於語言的俘虜,它將限制婦女討論、維護婦女基於生理性別的權利的能力。

最初,跨性別者只是要求保護他們的權利、免受到不公平對待,只因為他們是跨性別者 (transgender)。

女人,應該尊重某人的性別認同身份,對待一個男人“就好像他是一個女人一樣”。 (treating a man “as if he were a woman”)

這是一種禮貌,一種對患有性別焦慮症的人的善意。我們都知道,跨性別者並不是"字面上"(literally)他們認為的性別。

使用「偏好代詞 preferred pronouns 2」並重複「跨性別女性是女性 transwomen are women」的陳腔濫調只是一種禮貌。

但隨後,情勢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僅僅像「對待女人一樣」對待一個男人已經不夠了。為了尊重他的性別認同身份,我們被告知,我們現在必須相信他是「字面上的女性」,他甚至從出生以來就不是男性。

女人正迅速成為自己的性別階層下面的一個分類子集。

這很重要,因為婦女的權利不再是基於生理性別的壓迫 (sex-based oppression)。我們現在是「順性別女 cis women」。作為生理女性(female)只是我們特有的一個小眾問題(niche issue )。當談到女人的問題時,它(註:基於生理性別的壓迫)不再是舞台中心,事實上,它被積極地不被鼓勵並被認為是具有排他性的。(actively discouraged and considered exclusionary)

這對女人如何談論我們的基於生理性別的權利產生了深遠而破壞性的影響。社會習俗的大規模變化,導致著女人用來討論基於生理性別的壓迫(sex-based oppression)的許多詞彙,現在已經被禁止使用。即使是最恭敬的討論--我們如何公平地平衡基於生理性別的權利(rights based on sex)、和基於性別認同的權利(rights based on gender identity),也充滿了艱難和緊繃。

我們幾乎失去了「女人woman」這個詞。我們仍然被允許在沒有制裁的情況下使用的唯一詞是「男性」和「女性」。它們絕不能被放棄。

即使是現在,虛假的科學論據和對跨性別恐懼症的不公平指控,也經常被用來混淆了基本詞彙-用來描述某人的生理性別(sex)-的含義和用法。

我們已經開始看到 Twitter 平台對使用「男性 male」和「女性 female 」的帳號進行懲罰。FairPlayForWomen 的推特帳號曾被暫時性凍結,因為使用了「男性 male」一詞而被檢舉「仇恨行為」。我們後來申訴成功了,Twitter 承認了他們的錯誤,因為根據現行的英國法律,大多數跨女的生理性別是男性仍是準確的。事實上,平等人權委員會(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Commission)最近才澄清了這一法律立場

FairPlayForWomen 最近也被一家報紙指責為「跨性別恐懼症傷害 transphobic abuse」。因為我們將其將跨性別板球運動員描述為生理男性,儘管這在法律上是準確的,並且討論是與體育運動公平和安全有關。我們向新聞監管機構 IPSO 投訴並獲勝

但最令人震驚的是,在官方政策制定會議,受到越來越大的壓力,去迴避使用「男性 male」和「女性 female 」這兩個詞彙。作為受邀代表英國和國際上女人和女孩基於性別的權利的政策利益相關者,我們恭敬地表示拒絕。我們使用基於性別的語言不是為了粗魯,而是因為性別認同與生理性別不具有相同的特徵( characteristic)。能否認知、辨識出男性和女性的生理性別的能力,是婦女和女孩基於生理性別的權利的理論和實踐的基礎。

以自我識別性別身份(self ID)去推動的《性別承認法》修法,將會傷害婦女及女孩基於生理性別的權利。

僅僅把一個男人當作女人來對待已經不夠了。

僅僅認為所有跨性別女人是女人的一種類型已經不夠了。

現在被要求認為-所有的跨性別女人也是字面上的女性

跨性別活動人士不再希望跨性別女人成為跨性別者。他們想成為生理女性( female),並希望他們的跨性別歷史成為一個秘密。她們希望與「順性別女人 cis women」完全相同。與我們難以區分。

《性別承認法》修法將不只允許每個跨性別者修改身份證上的出生性別(sex),確認出生性別曾經被更改也將成為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在紙本上,一個跨女的男性生理性別資訊將被完全的刪去。

當我們都不得不把一個天生的男性,有男性的身體和男性的生殖器的人,稱為生物學上的女性(female)時,倡議者、政策制定者、記者要如何能夠進行他們的工作?

當我們再也無法知道、或無法說出誰生來是男性或女性時,我們如何保護單一性別的空間和服務?

當我們不能再承認跨性別女人實際上是生理上的男性 (male) 時,一個純女性專用的空間如何能永遠保證是沒有男性的?

如果你再也不能說出以下的話,你要如何表達你的合理擔憂:

我不希望一個跨性別女人和我的女兒共用一個更衣室,因為那個人是 (生理) 男性"

“我不希望由一個跨性別女人對我進行宮頸抹片,因為那個人是 (生理)男性。

“我不希望我年邁的母親在養老院由跨性別女人協助洗漱和更衣,因為那個人是 (生理) 男性。”

“我認為我的女兒與一支派出跨性別女人的球隊打橄欖球,是不公平或安全的,因為那個人是 (生理) 男性。”

如果我們不能自由地談論生理性別的現實,我們就不能討論、監督或維護我們基於生理性別的權利。

這就是為什麼對婦女和女孩來說很重要。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說不。

這就是《性別承認法》修法被取消的原因。


(完)


另一篇是演講稿What have transgender rights got to do with women?,差不多的內容,說明為什麼他們反對 self ID。

以下節錄:


《性別承認法GRA》,不是關於誰可以成為跨性別者。

而是一個決定了誰是男性(male)或女性(female)的法律。

它決定了誰能獲得女性(female)權利。幾代婦女為之奮鬥的基於生理性別的權利(sex-based rights)。

因此,當然,女性必須在這場討論中擁有發言權。


很明顯,至少有兩個群體與這項法律有利害關係,社會需要找到一種方法來公平地平衡至少兩個群體的需求。

我們必須平衡男性根據其性別認同被法律承認為女性的權利。 我們還必須平衡女性能夠根據其性別描述自己和她的現實(reality)的權利。

這顯然是衝突。

只有當每個人都被聽到時,才會得到解決。


多年前的 2004 年,當決定允許一些變性男性合法過渡並將出生證明更改為女性時,發現了一種令人不安的妥協立場。

折衷方案是,這將是一個高度監管的系統,具有強大的醫療門衛功能。

目的是幫助幾千名嚴重煩躁不安的術后變性者。數字被認為如此之小,以至於歐洲人權法院說,“可以合理地期望社會容忍它”。他們指的是女人。


這個命題現在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們不再談論一個監管良好的系統來使一些嚴重焦慮的變性者受益。我們現在談論的是一個完全不受監管的過程,沒有任何客觀的資格要求。 (註:指 self id)


「當你向任何男性開放女性的性別類別(sex category)時,女性(females)這個詞就變得毫無意義,女性權利(female rights)也是如此。」


《平等法》允許我們以不同的方式對待這兩種類型的女性。 我們可以區別對待因合法的性別重新分配而成為女性的人,而對待因出生而成為女性的人。

而 self ID 使平等法中的豁免3成為不可能,不可能實行的法律對女人和女孩的沒有意義。

如果法律從未被使用過,那麼法律對紙面上的女性有什麼意義?它們也可能不存在。這與剝奪這些權利是一樣的。


本文原出處:噗浪


  1. 英國推測有高達1%人口自稱跨性別族群,但僅有 5000 多人左右合法變更自己的法定性別。英國人口約6000 多萬 ↩︎

  2. 偏好代詞 preferred pronouns。是社交場合時,要求他人如何"正確地"稱呼自己。 ↩︎

  3. 平等法中關於跨性別者的豁免及單一性別(sex)空間:《平等法Equality Act 2010》中婦女享有單一性別空間和服務的權利 ↩︎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