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Pixabay

誰是那些被稱呼為 TERFs 的人?


很多女性注意到,你只需要是個女性,並且以任何方式表現不服從就可以被稱為「TERF」。
所以當人們看到針對「TERFs」的暴力和厭女症威脅時,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的最好方法是只需將「TERFs」一詞替換為「女人」。

2020 年推文串

【翻譯】


It’s time I wrote an exposé of the “TERFS”. In black&white from an inside woman here - finally- is the TRUTH about women at the heart of what has been called the terf industrial complex. This is who they are&who they support. This is who activists are tirelessly fighting against:


1)

他們中的一些人是男性暴力 (male violence) 的受害者,因此他們正試圖支持男性暴力的受害者,例如(主要是)原住民婦女,她們的強姦庇護所已成為僅限女性的空間。 (溫哥華強姦救濟 Vancouver Rape Relief)。

照片為當地庇護所外觀+被抗議者寫滿「FUCK TERF 」「KILL TERF」「trans women are women」還有小動物屍體被釘在外牆上:


2)

他們其中一些是女性,當一名試圖參加會議的 60 歲老婦在演講者的角落遭到毆打時,她們首先開始考慮跨性別自我宣稱性別認同 (Self-ID) 與女性權利 (women’s rights) 之間可能存在衝突。

2018 年,英國新聞報導

60 歲的 Maria MacLachlan,被一名 26 歲的跨性別女 (Tarea Wolf) 打了一巴掌,跨女對法庭說那是因為她是一名 TERF


3)

或是他們看到了在隨後的婦女會議上發生的事情。例如跨性別活動家在 Grenfell Towers 燒焦的廢墟附近引爆的煙霧彈。

2020 年,英國,個人 blog 紀錄

婦女運動者舉行集會甚至需要保密地點以防被跨性別女性攻擊人身安全


4)

或者他們聽說一名婦女被澆水,其他人流淚或驚恐發作,跨性別活動家不斷地敲打窗戶。這種極端騷擾是因為這些女性想談論自己的權利。

晨星報報導

註:被騷擾的是英國婦女廣場(WPUK),英國倡議團體,常常舉辦各種線下的演講活動。難怪,那個全球婦女基於性別的權利宣言 1,裡面會講到要保障婦女集會權利

1

我們有女性穿越混亂進入會場時留著眼淚。一名婦女在試圖進入會場時被人潑灑擲液體。即使是參加的男性也對騷擾的規模感到震驚,因為他們通常不會受到這種騷擾。

員警在那裡,但抗議者被允許在整個會議期間繼續騷擾,敲打和踢打窗戶,我們感到被困在裡面。

我們與警方合作計劃了一周的活動 - 他們沒有加強。

我們將就他們未能保護婦女的結社自由權提出正式投訴。


5)

他們中的一些人是前監獄官員,或只是關心弱勢女性囚犯並希望保護她們免受因自我宣稱性別認同政策 (self-ID) 而導致的強姦和攻擊的女性

這條推特整理了一些「自我認同為女姓」的男性強姦犯、暴力犯罪、戀童癖

應該是非 GRC 擁有者 (已經經過法定程序變更性別會自動歸類為女性)


6)

也許他們已經看到了目前在英格蘭和威爾士監獄中被認定為女性的性犯罪者人數的數據

Fair Play for Women,英國倡議團體

2018 年關於監獄跨性別女的報告


7)

他們中的一些人是 detransitioners (回歸原生性別的跨性別者) 發現"跨 transition"並不總是答案,他們希望保護年輕人免受不必要的醫療治療。例如:

2020 年,個人 blog

加拿大反對者對 C-6 號法案「禁止性別矯正治療」(同時包含跨性別者及同性戀)的憂慮及將二者混為一談的危險性

有些是「脫跨者 detrans」女性,她們驚恐地發現跨性別社群中的跨性別女性仍然可以對他人實施男性暴力

而女性的脆弱並沒有被"性別轉換 transition"抹去

2016,一名生理女性脫跨者的自述


8)

他們之中一些是護士,他們對單一性別病房的重要性表示擔憂。我們已經知道,對於女性在醫院裡的安全來說是必不可少的。

獨立報 - 2020 年

數據顯示,數百名弱勢患者在 NHS 病房遭到性侵犯

官方指南中的漏洞意味著醫院仍在強迫女性患者與男性在病房中混在一起

註:台灣慣例上會把同性病人分在一起。英國是本來就有混合病房問題,跨運加入又導致單一性別病房推廣倒退嚕,延伸出護理師正在連署,要求醫院退出石牆的多元冠軍計劃。


9)

他們中的一些人在國內暴力庇護所 (domestic violence shelters) 工作,當任何自稱女性的男性 (any male who calls themselves a woman) 被允許接觸弱勢女性時,他們對那裡發生的事情感到害怕

2020 年,女性主義 BLOG 文章:

作者來自美國緬因州


在另一起案件中,婦女抱怨說,一名男子在手機上看色情內容,晚上在床區明顯手淫。

至少有三次,住在婦女庇護所的男子威脅要用槍殺死婦女。

當女性報告男性在避難所的騷擾,或接近工作人員表達他們的不適時,我的同事的習慣反應是完全忽略女性的報告。他們不會在我們的每日日誌中記錄這些報告,也不會向主管提及事件。

現在我們優先考慮保護男性的妄想,即使這意味著我們不能再保護女性。女人習慣於為了男人的舒適和感情而做出犧牲。無論何時何地,男人都是第一位的。那麼,我們必須多麼愚蠢,才能期望在婦女庇護所裡會有什麼不同。


10)

他們中的一些人是母親,希望每個人的孩子都能在公共場所安全,因此不信任自我宣稱性別認同 (self-ID)。

2018年,精神科醫生期刊

關於性別置換手術/用藥,與精神疾病之間關係的統計

其中有關戀童癖的發現令人不安:

一小群人將性別重新分配描述為增加他們與兒童親密接觸的一種手段,他們認為在女性角色中,這種接觸在社會上更容易被接受。


11)

他們中的一些人是作家,他們已經看到女性是多麼容易被改寫並被簡化為純粹的身體部位,以包容的名義完全排除她們,一遍又一遍

(這只是最近的一個小範例)

CNN:建議 25 歲以下「有子宮頸的人」定期篩檢避免子宮頸癌

六月母愛推特:患有 covid-19 的「生育人 Birthing people」更有可能面臨並發症或過早分娩。 現在是時候開始以虛擬社區為中心的護理了


12)

他們其中一些是醫生,提出的應該讓任何人感到震驚的擔憂。如:

醫生對性別轉換診所的吹哨者


13)

其中一些是希望自己喜歡的比賽公平的女運動員。截圖來自世界橄欖球指南和衛報。關於這方面的科學,另見 @RossTucker


14)

他們中的一些人是女同性戀者,他們看到左翼和跨性別活動家 (left and trans activists) 針對他們和男同性戀者固有的恐同症 (inherent homophobia)


15)

他們中一些是人因表達女權主義觀點而被解僱的女性,或者現在在工作場所需要保鏢的女性

註:發生丟工作的女性案例就太多了。目前也有男性學者被取消演講,但我看到目前,還沒看過被霸凌到辭職的案例


16)

他們中的一些人是社區中的弱勢女性,她們在被捕時不想被男性脫光衣服搜查,並且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信任不知道生理性別是什麼的警察部隊。


17)

他們其中一些是著名女性,她們一直在觀看這一切並希望您也注意到這一點,她們希望我們幫助找到尊重每個人的方法

《J.K.羅琳寫下她就性別和社會性別問題大聲疾呼的理由》,2020年

然後這些著名的女性會因為發表意見而受到徹底的懲罰,即使是在關於她們的兒童讀物的話題上

個人網誌,2020


18)

他們其中一些人是女性,她們知道在社會中至少擁有一些女性專屬空間的價值,並發現她們會因這種需求而受到懲罰,例如通過恐嚇和傳單參加 Michfest 的女性……


19)

他們其中一些人是認識到厭女症 (misogyny) 的女性(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令人驚訝。例如,這裡是每日點播的報導,以及指向更多內容的鏈接。作為女性存在於性別對話中並期待恐怖)。


而且很多女性注意到你只需要成為女性,並且以任何方式不服從就可以被稱為「TERF」。

所以當人們看到針對「TERFs」的暴力和厭女症威脅時,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的最好方法是只需將「TERFs」一詞替換為「女人」。


而這些女人的盟友又是誰呢?

誰是他們的同床人 bedfellows?

是不是正如他們的反對者有時聲稱的那樣,基督教右翼資助他們爭取婦女和同性戀權利的鬥爭 (Christian rightwing funding their fight for women and gay rights)?


在 Digging For A Story HQ,我可以獨家透露,他們的盟友通常是男同性戀,以及厭倦了被不尊重、說話和為了一場與自己的意願如此脫節的運動而被拉攏的變性人 transsexuals

捍衛變性人權利,2018年衛報

註:這應該是 2018 英國在吵跨性別免術換證法案改革時,變性人 transsexuals (TS) 發的聲明


他們的盟友也是每一個讀到這篇文章的人,並看到聲稱為公民權 (civil rights) 而戰的企圖造成了多大的損害,實際上這正在嚴重傷害其他群體,而不是幫助它試圖代表的一個群體。


所以你會明白為什麼所有這些女性都如此危險,以至於報紙和雜誌不斷撰寫關於她們的貶低文章,而機構、政府、名人和政治家經常忽視和誹謗她們。


您也可以看到為什麼許多人,尤其是男跨女 transwomen 及其男性盟友們,必須勇敢地去反對 TERFs,甚至用上恐嚇威脅、傷害手段去對抗 TERFs,用來維持自己對"社會必須尊重跨性別"的危險要求!


(完)


資訊量很龐大,除了第一個是發生在加拿大,中間有一則是在美國,大部分事件都以英國本地發生為主


本文出於噗浪,獲作者同意刊載。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