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Unsplash

國際奧會新架構:包容!確保公平是其他人的責任……


國際奧會高談包容,然後將確保公平競爭與安全的責任丟包給各單項運動團體去解決……

【翻譯】

摘要:

  1. 這份架構說不可以假設男跨女具有優勢
  2. 各項運動將由各運動團體負責決定自己的規則

新的國際奧會指導方針建議,不應再要求男跨女降低睪固酮水平以參加女子運動項目。

新的國際奧會架構取代了其 2015 年的指導方針,並得出結論,不應該假設男跨女自然就比天生女性有優勢——這一有爭議的觀點反轉了國際奧會之前的立場。

然而,國際奧會表示,最終會由各項運動來決定他們自己的規則——如果需要確保公平和安全的比賽,他們仍然可以對想參加女性組別的男跨女施加限制。

它補充說,這樣的決定應該基於「強有力的、經過同儕審查的科學研究……並證明具一致性、不公平的和不成比例的競爭優勢和/或對運動員安全不可預防的風險。」

此前,國際奧會曾建議男跨女應將睪固酮控制在 10 n/mol 以下至少 12 個月 1 才能參加比賽。然而今年早些時候,該組織的醫療主任 Richard Budgett 承認,該政策已不再適用 2

這份新的文件包含 10 個要點,是在與250多名運動員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協商後制定的,將在明年北京冬奧會之後推出。

國際奧委會的新架構也適用於性別有發展差異的運動員,比如南非 800 米項目的運動員 Caster Semenya 3。然而,世界田徑聯合會 (World Athletics) 告訴《衛報》,它沒有改變規則的計劃,該規則要求患有 DSD 4 的運動員需要將他們的睪固酮降低到 5 n/mol 以下,才能參與 400 公尺到 1600 公尺 (1 英里) 的比賽。

Budgett 說「我們現在說的是你根本不需要使用睪固酮來當標準。」
「但這個指南並不是絕對的規則。所以我們不能說任何特定運動的架構 (比如世界田聯採用的) 實際上是錯誤的。他們得為他們的運動做正確的事。國際奧會的架構提供了他們該如何進行的流程,必須考慮到包容性,然後再看看哪些會造成不成比例的優勢。」

拉夫堡大學 (Loughborough University) 跨性別運動表現客座研究員 Joanna Harper 表示,雖然她很歡迎國際奧委會強調包容性,但淡化男跨女的優勢是錯誤的。

Harper 是一名男跨女,同時也是一名競技運動員。她說「國際奧會支持跨性別和雙性運動員的加入是很重要,但我認為規章的第五和第六部分有問題 5」。

「平均來說,男跨女比女性更高、更大、更強壯,這些都是許多運動項目的優勢。要求體育聯合會在限制跨性別運動員參加運動項目前,必須進行強有力的同儕審查研究也是不合理的。這樣的研究需要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

國際奧會也可能面臨女性運動團體的批評,她們曾希望能仿效英國五個體育理事會的領導。在今年 9 月,這些理事會表示,沒有什麼神奇魔法般的解決方案可以將男跨女納入女性運動,既平衡包容的需求,同時保證競爭的公平與安全——並且第一次,告訴英國各地的體育運動,他們將不得不選擇何為優先考慮事項 (包容或是公平與安全) 6

2020 年,英國運動醫學雜誌公佈了一項研究結果,該研究發現,在開始激素治療後的 2 年,男跨女相對女性仍有 12% 的競爭優勢 (跑步速度)。

因此 2015 年的國際奧委會的標準 (10 nmol/L 以下至少 12 個月) 可能仍過於寬鬆,使男跨女有更大競爭優勢。


本文原出處:Matters


  1. Effect of gender affirming hormones on athletic performance in transwomen and transmen: implications for sporting organisations and legislators
    性別激素對跨性別者和跨性別者運動表現的影響:對體育組織和立法者的意義 ↩︎

  2. 國際奧會的醫療主任 Richard Budgett 說:
    「包容很重要,每項運動都需要在安全、公平和包容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是有一些研究,但這取決於你是把包容視為第一優先,還是絕對公平的等級視為第一優先。
    我覺得男跨女對女子運動的威脅可能被誇大了。我們花了 100 年時間來促進女性運動,我認為國際體育團體,特別是國際聯合會應該要保護女性的運動。
    但另一件重要的事是:男跨女是女性。你必須盡量把所有女性包容進來。」 ↩︎

  3. Caster Semenya 是具有 XY 染色體的間性人 (intersex woman),天生有較高的睪固酮,2019年,新的世界田徑規則生效,禁止像 Semenya 這樣的女性參加女子組的 400m、800m 和 1500m 賽事,除非她們服用藥物來抑制睾丸激素水平。2021 年,她針對這些限制向歐洲人權法院提出上訴。 ↩︎

  4. DSD:染色體、遺傳物質與生殖器外觀不相符。可能出現在嬰兒期、兒童期或青春期。 ↩︎

  5. 規章五、六的大意:在有證據證明之前不可假設跨性別具有優勢。判斷資格應基於可靠且經同儕審查的研究。 ↩︎

  6. 英國所有競技運動都可能受到 9 月發布的新指南影響,它敦促管理機構權衡包容、公平和安全。此指南:為期 18 個月,審查結果涉及 300 多人和 175 個組織,包括現任和前任運動員、跨性別人士、LGBT+ 和婦女團體,還有所有最新的科學研究,使其成為這個爭議很大的領域有史以來最全面的報告。
    (1) 科學表明男跨女保留了體格、力量和耐力的優勢;
    (2) 沒有什麼神奇魔法般的解決方案可以將男跨女納入女性運動,既平衡包容的需求,同時保證競爭的公平與安全;
    (3) 因此,某些運動將不得不做出有意識的選擇,優先考慮包容,或公平與安全。 ↩︎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