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了解跨性別主義在英國的興起


【翻譯】


筆者前言:

英國於 2004 年通過跨性別免術換證法律《性別承認法 Gender Recognition Act 2004》,不要求變性手術,經過醫師診斷及其他門檻即可更改法定性別。

十幾年過去,英國後來怎麼了?

長期關心婦女權益的英國記者約瑟芬,介紹近十年來英國社會制度及人們觀念的變化。本文適合破除:「性少數法律只跟性少數族群有關,與其他人無關的迷思」。


《了解跨性別主義在英國的興起》

及女性主義者的反擊日益增長


不像我們英國人,德國人崇尚直截了當的真相,而非禮貌的謊言。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得知:在德國,一個人的出生性別是女性或男性並不重要的禮貌性謊言將很快被寫入法律時如此震驚。在英國,由於草根女權主義者的一致反擊,跨性別團體遊說政府引入「性別自我認同(gender self-identification)」計劃在很大程度上被挫敗了,但聯邦議院的戰鬥才剛剛開始。1

性別,無論一個人出生時是男性還是女性,可以說是形塑我們生活概率的最重要因素。性別決定了一個人成為強姦犯或強姦受害者、成為家暴者或是家暴受害者、成為妓女或是嫖客的可能性。有少數例外情況,但男性暴力的模式是不可否認的,也不能通過改變代詞或法律身份來消除。2

今天,在英國和世界上其他地方,想在不觸犯法律的情況下,提出性別問題的觀點變得越來越艱難。 公民被期望同意:如果一個人說他是異性,他就是。蘇格蘭通過的《仇恨犯罪和公共秩序法案》(將於本月生效)3 使女性主義者可能因陳述「女性沒有陰莖」這樣的事實,而面臨被逮補和起訴的風險。這是為了防止「跨性別女人」感到不安。在英國其他地方,類似的立法被用來脅迫婦女服從,許多人害怕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為他們擔心最終會被送上法庭和失業。在近五百年前席捲歐洲的女巫審判黑暗回聲中,今天,那些在大型機構工作的人被迫假裝「跨性別女人就是女人(transwomen are women)」和「跨性別男人就是男人(transmen are men)」,以免被起訴、被迫失業、社會排擠甚至人身攻擊4

「公民們被期望同意:如果一個人宣稱他是另一種性別,那麼他就是。」

大約六年前,我第一次開始思考人們可以改變性別的信念,對個人、政治和社會的影響。在一個寒冷的酒吧花園裡,喝著溫暖的英國啤酒,一位朋友問我為什麼把凱特琳‧詹納稱為女人,我不假思索回答:「因為跨性別女人就是女人」這句話從我嘴中掉了出來。她簡單地問,「如果你是一個女人,而詹納是一個女人,你們的共通點是什麼?」我沒有回答,而是對她生氣並哭了。過了一會兒,我意識到,這是因為我一直在鸚鵡學舌,說著禮貌的謊言。直截了當的事實——即詹納是位男性——似乎是不禮貌的。

詹納向「凱特琳」的性別轉換(transition)5 是通過拍照宣佈。他塗抹了化妝品,戴著精心梳理的假髮和一些不舒適的內衣,詹納的「性別轉換」是基於對女性的色情刻板印象。這種男性對「成為女人」的想法仰賴於女性主義者幾十年來致力反對的美麗實踐,它將女性的現實扁平化為男人的腦中的幻想。 每個有自尊心的女人都應該生氣:這是將用來壓迫我們的工具色情化。因為對這點的承認,女同性戀女性主義學者希拉‧杰弗里斯(Sheila Jeffreys)教授將跨性別主義稱之為「男人的性權運動(men’s sexual rights movement)」。

僅僅幾年前,許多自稱是「跨性別者」的男人,會被理解為異性戀的異裝癖者。6 在今天,同樣的男人被我們進步的 LGBT 組織宣傳為「女同性戀榜樣」。7 除了這些群體主要是中年男性外,越來越多的兒童和青少年正在「以跨性別身份出櫃」,在早幾十年,他們可能被理解為同性戀、自閉症或創傷受害者。這些群體各自的需求是完全不同的。

對跨性別主義支持者來說,自我認同是跨性別者的人數增加,是因為社會接受度提高,使人們能夠成為「真實的自己」(這種狀態顯然可以通過改變衣著、服用賀爾蒙或手術來實現)。批評者則認為,人數增長是由於社會傳染、內化的同性戀恐懼症,在成年男性的案例中是因為色情製品。 這導致了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如何平衡人們按照自身意願進行性別身分認同的權利,同時又不損害廣大公眾的權利?

「英國監獄中,近一半自我認同為『跨性別女性』的囚犯是性犯罪者。」

就在我對跨性別主義產生個人頓悟的同時,一場政治調查正在進行。英國政府與跨性別遊說團體進行了協商,以期修改變更法定性別的程序。正如德國現在的提案,英國政府似乎熱衷於引入性別自我認同系統。瑪麗亞‧米勒(Maria Miller)議員,該計劃的設計師,她認為這是將自己定位為「富有同情心」政治家的方式。米勒被認為像個傻瓜,因為沒有考慮到允許具有跨性別認同的男性進入單一性別監獄、醫院病房和更衣室的影響。

我們的女性主義前輩為單一性別空間而戰,因為她們明白男性比女性更可能成為掠奪者。統計數據支援這一點:司法部(MoJ)2017 年的數據顯示,98% 性犯罪者,92% 攜帶武器者和 88% 暴力侵害他人者是男性。男性也占監獄總人口的 96%。引人注目的是,英國監獄中近一半自我認同為「跨性別女性」服刑人為性犯罪者 8。這為某種推論增加了可信度:對某些人來說,自我認同為女人是一種性癖。

統計數據顯示,在英國,身分認同為跨性別者,更有可能犯下謀殺罪而非被謀殺。然而,在這裡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樣,「死去的跨性別者」的虛構幽靈困擾著媒體報道。在社交媒體上,女性主義者經常因為他們的死亡受譴責,好像批評跨性別意識形態的人具有暴力傾向。 這是一種怪異的扭曲:事實上大多數被謀殺的「跨性別女人」在南半球從事性交易,而且是被男人謀殺。9

十多年來,通過隱蔽的方式,未經過議會辯論,英國各地的機構已經轉向記錄「社會性別(gender)」而不是「性別(sex)」。由政府資助的跨性別遊說團體宣傳保持空間為單一性別是非法的資訊。他們宣傳「包容性指南」,錯誤地灌輸僱主:他們必須向男跨女開放純女子設施,向女跨男開放男子設施。10 雖然任何人都沒有法律義務這樣做,但它確實已經創造了一個實質上的性別自我認同系統。11 這與 LGBT 壓力組織 IGLYO 撰寫的一份報告中概述的策略驚人地相似(由國際律師事務所大成(Dentons)員工撰寫,並得到世界上最大的慈善資助機構之一湯森路透基金會的支援),其中建議跨性別遊說者「領先於政府議程」。12

這份報告,標題為「只有成年人?青少年法律性別承認的良好實踐」側重於如何通過研究整個歐洲的「最佳策略」來改變社會大眾的態度、政策和法律。可以說,兒童,臨床醫生和父母每天都能感受到 IGLYO 的影響。英國的性別認同發展服務的轉診率反映了深刻的社會變革:在不到十年的時間里,男孩被轉診至性別認同診所的轉診率增長 1460%,女孩的轉診率增長 5337%。大多數被轉診者患有多種精神合併症;據估計,約有 35% 的人患有自閉症,許多人遭受過性虐待或其他創傷。內部吹哨的臨床醫生談到了跨性別遊說團體對其治療施壓的影響,他們擔憂被貼上「跨性別恐懼症」標籤的恐懼,一直在扼殺臨床醫師對轉診數驚人增長的好奇心。13

「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男孩被轉診至性別認同診所的轉診率增長 1460%,女孩的轉診率增長 5337%。」

試圖向孩子解釋他們可能會隨成長擺脫跨性別身分認同的父母,可能面臨社會服務機構干預的風險。多虧跨性別遊說團體的建議,學校經常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用新的名字和(異性的)代詞稱呼孩子。父母的擔心並非沒有根據,IGLYO 報告建議「國家應該對那些妨礙年輕跨性別者自由發展的父母採取行動。」12

正如去年(2020 年)在德國發生的事,英國目前正在辯論將「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與性取向一併列入禁止轉換治療(conversion therapy)草案的一部分。但對於許多年輕人來說,自我認同為異性是探索自己的同性吸引感受的一種方式,它本身就是「轉換治療(conversion therapy)」。將「性別認同」添加到本來沒有爭議、禁止對女同性戀、男同性戀和雙性戀的性傾向治療禁止法案中,與 IGLYO 報告中的策略相符,該報告建議那些提倡跨性別意識形態的人「將你的運動與更受歡迎的改革聯繫起來」。14

這波影響的不僅僅是兒童。在英國,從犯罪統計數據到兩性之間的薪酬差異,記錄男性和女性不同經歷的統計數據現在已經被汙染了。 今年(2021年)1月,英國主要傳媒《每日郵報》刊登了一條標題:「女性戀童癖者的數量在四年內幾乎翻了一倍」。女性主義倡議團體指出,這一數字現在包括那些自我認同為跨性別女性的男人。雖然英國媒體的某些部門確實質疑跨性別主義的意識形態,但記者使用的風格指南和對於法律訴訟的恐懼,阻止了許多人進行誠實的報導。15

自從英國引入性別自我認同(self-id)的提案遭到強烈反對以來,一大批女性開始覺醒。一些團體已開始動員,有些是通過育兒網站 Mumsnet 聚集起來,另一些則通過社交媒體。就像我們那些為婦女權利而戰的前輩一樣,女性主義者被排除在議會議程之外,被自由派媒體汙蔑為偏執狂被解僱被威脅或被拖上法庭。儘管如此,通過直接行動、公開集會和抗議,女性主義者的聲音終於開始被聽到。16

「女性主義者被排除在議會議程之外,被自由派媒體汙蔑為偏執狂,被解僱、被威脅或被拖上法庭。」

過去幾年出現的新的、活躍的婦女團體包括:我們需要談談(We Need to Talk)、男人星期五(Man Friday)、英國婦女之家(Women’s Place UK)、支持婦女(Standing for Women),女性公平競爭(Fair Play for Women),讓蕾絲邊站出來(Get the L Out)和 ReSisters。在每個主要政黨中有「性別批判(gender critical)」的小組。與光鮮亮麗的 IGYLO 不同,她們沒有資金充足的遊說策略,這些團體在如何做出改變以及與誰結盟方面經常出現分歧。英國草根女性主義組織跨越政治光譜,政治觀點從自由派女性主義的到基進女同性戀性別分離主義。儘管存在分歧,但他們一致認為女性需要、且應該得到單一性別的空間和服務。17

在英國政府停止引入性別自我認同(Self-ID)後,英國女性主義者現在開始了將跨性別意識形態從我們的政府機構中剔除的緩慢過程。 這涉及到一些備受矚目的法律案件,包括「脫跨者(detransitioner)」凱拉.貝爾(Keira Bell)起訴國民保險屬(NHS)下屬機構,該機構在童年時給了她青春期阻滯劑;大律師艾莉森.貝利(Allison Bailey)起訴跨性別遊說團體石牆。已經取得了一些重大成功,在 3 月份,運動組織「婦女公平競爭」在高等法院贏得了對國家統計局發起的挑戰,確保人口普查中收集的數據準確無誤。18

「跨性別意識形態正在國際上得到資助和被推廣。從冰島到印度,支持跨性別身份高於性別的立法正在通過。

儘管我的父親是德國人,但我是你們所謂的「島嶼猴子」,我對英國以外的政治知識不甚了解,但我可以告訴你,跨性別意識形態正在國際上得到資助和被推廣。從冰島到印度,支持跨性別身份高於性別(sex)的立法正在通過。如果我們允許這種情況發生而不加以反對,年輕人將繼續接受藥物治療和絕育,我們將不被允許阻止男人進入女性的空間,無論他們的動機如何,我們將看到女人在體育、獎項和獎學金方面的成功終結。此外,我們將失去將自己定義為「成年人類女性」的權利。我們最好的武器是真理: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知道「跨性別女人」是男性,「跨性別男人」是女性。

我在這篇文章的開頭說,我多麼尊重德國人的直率。就像馬丁路德和他的平實易懂的聖經一樣,女性主義者分享的資訊很容易理解:我們需要打破性別歧視的刻板印象,而不是人們的性別身體。無論他們站在講台上,還是在驕傲遊行的最前面,作為女人,我們必須拒絕被穿著裙子、厭惡女性的男人剝奪我們的權利。


(完)


譯者註: 圍繞跨性別主義各方面的爭議性相當龐大且複雜,非本篇文章能完整說明,此處以註解方式僅簡單指路:


  1. 免術換證法律,從有門檻到無條件開放

    2015 年至 2020 年間,跨性別團體遊說英國政府引入性別自我認同(Self-ID),訴求取消醫師診斷書門檻,僅憑個人的性別認同聲明,即可更改法定證件。經過廣泛公眾抗議,英國與威爾士的修法在 2020 年宣告保留醫療門檻,蘇格蘭地區的則朝降低門檻方向修法,並於 2022 年底通過。

     ↩︎

  2. 男跨女犯罪行為模式

    在瑞典有一份追蹤 30 年的研究報告,其數據顯示男跨女的犯罪行為模式與男性類似,犯罪率與男性統計無顯著差異。

     ↩︎

  3. 蘇格蘭《仇恨犯罪和公共秩序法案》在 2021 年 3 月修法期間的報導:《仇恨犯罪法律修改—迫害女性或創造對所有人尊重的工具?》Hate crime law changes- a tool to persecute women or create respect for all? - Daily Record

    註: 台灣推動跨性別運動團體也在鼓吹反歧視法案應該納入「性別認同」。 ↩︎

  4. 跨性別主義對言論自由的箝制及人身傷害案例

    僅英國就可以列出一個非常長的名單,從熟悉的 JK羅琳到各領域公眾人物,受害者以女性為大多數,這邊,僅列出作者提及案例。

     ↩︎
  5. 性別過渡/轉換 transition 的定義

    從一個人提議、正在經歷,已經完成,從一個性別轉換到異性的一段過程。其範圍定義相當廣泛,從更改衣著、髮型、姓名、代詞稱呼,到醫療干預如服用賀爾蒙藥物、美容及醫美手術、乳房切除、生殖器官手術等。 ↩︎

  6. 異裝癖是一種私人性癖還是性別認同?

    2018 年《跨性別主義:失控的戀物癖?》作者:約瑟芬.巴托什報導 Transgenderism: a fetish that got out of hand? - spiked (spiked-online.com)

    過去被視為男人性幻想的異裝癖,在 2018 年被英國最大的 LGBT 遊說團體石牆 Stonewall 列入跨性別者的定義中,成為性少數的一份子。作者認為,穿褲子的女性並不被認為是異裝癖者,但穿裙子的男人是,其背後的共同點是基於男人的性幻想。

    註: 在台灣提倡跨性別權利運動的團體,也將異裝癖(Cross-Dressing)列入跨性別者的定義中。可參考各縣市政府介紹跨性別族群官方網站。 ↩︎

  7. 代言女同性戀者

     ↩︎
  8. 男跨女在犯罪統計及監獄的數據

    更多女子監獄中的男性囚犯問題,可參考致力於維護監獄單一性別的倡議團體 KeepPrisonsSingaleSex 研究報告:About Us - Keep Prisons Single Sex ↩︎

  9. 「跨性別族群被謀殺機率比一般人高」的宣傳是真的嗎?事實查核

     ↩︎
  10. 女性單一性別空間不再具排他性

    英國跨性別權利運動團體石牆 Stonewall 主張「政府能夠禁止跨性別者進入更衣室及廁所」是不正確的。「跨性別者一直在使用符合其認同性別的單一性別空間,且不影響他人」。
    Stonewall respond to transphobic and inaccurate reporting in the media

    女性權益團體 FairPlayForWoman 則撰文指出,雇主時常錯誤偏信跨性別團體的說法,以為單一性別空間是不合法的,事實上英國《平等法》因應跨性別者與女性的權利衝突,界定出六大領域狀況,它承認女性專屬空間、服務、職業角色、活動的必要性,並使特定情況下排除男性及跨性別認同的男性(trans-identifying males)成為合法的。

    註: 台灣的跨性別權利運動團體也主張單一性別空間,諸如女廁女更衣室醫師女宿女監獄不應該以生理性別作區分,男跨女進入女性單一性別空間是人權。 ↩︎

  11. 自我宣稱性別 (Self-ID)

    Gender self-identification,簡稱 Self-ID。

    意即要推翻以生理性別(sex)為基礎的法律、社會舊度,以個人的「自我認同性別身分(gender)」為優先。

    推動政府、社會制度遵從跨性別理論,以個人自我認同的性別為優先,是跨性別運動團體推動議題的主要目標。同時會搭配「生理性別是隱私」概念消除生理性別標示,在各方面去(生理)性別化,即使是醫療領域。生理性別不再被政府所記錄,使他人無從引用法定證件辨識其生理性別。

    目前在英國,護照、駕照等法定文件,跨性別者不需通過《性別承認法》變更法定性別就可以登記成異性,護照需檢附醫師證明,駕照則不需。
    Applying for a passport - information for transgender and transsexual customers - GOV.UK

    《大成文件》介紹國際跨性別團體的遊說策略。2020 年,作者:Tish Still

     ↩︎

  12. 跨性別主義對學校教育影響及剝奪父母監護權

    《大成文件》中指導當跨性別青少年面對父母應採取的策略:

    • 學校應對家長保密,不應該、也不需要將學生的狀況揭露給任何人。
    • 孩子有獨立的法律人格,家長或監護人的同意權,對未成年跨性別者是阻礙他們自由發展的過度限制。
    • 推翻家長同意權。它建議國家修改法律,阻止那些對跨性別青少年主張「等待與觀察」而非進行醫療措施的父母對跨性別青少年限制。

    長期在學校推廣跨性別教育的團體《美人魚》(Mermaids)在未經父母同意情況下向女童提供壓平胸部的綁胸裝備,因兒虐疑雲受到慈善委員會調查。2022 年報導。
    Transgender charity Mermaids under investigation - BBC News ↩︎ ↩︎

  13. 跨性別兒童及青少年變性議題

    跨性別團體長期來鼓吹降低變性醫療門檻,鼓吹降低服用賀爾蒙藥物及變性手術年齡門檻,有些國家已低至 12-13 歲。近年副作用案例及後悔變性者的人數增加,導致一些推行已久的國家如瑞典、英國開始限制。

    兒童性別認同診所近十年轉診率飆高的不尋常情況,英國最大兒童性別認同診所受 NHS 調查,在獨立審查後被勒令於春季前關閉。2022 年報導。

    兒童性別認同診所醫師多年來不斷警告他們面對的爭議狀況:

     ↩︎

  14. 禁止性別認同的轉換治療?

    轉換治療(conversion therapy),又稱性傾向治療,一般指歷史上針對同性戀者,透過心理或其他介入方式試圖治療同性戀者「恢復」成異性戀的嘗試。英國 2021 年擬立法禁止「轉換治療」,其爭議性在於,草案中不只將禁止同性戀轉換治療,禁止「跨性別者轉換治療」也將納入範疇中。

    本文作者另一篇文章介紹:

    「諮商師、臨床醫師請願政府重新考慮,與性別不安症患者的諮商探索過程不應被認定成刑事犯罪。」

    「有些批評者說:具有性別不安的青少年,在成年後可能會成為男女同性戀或雙性戀者。諷刺性的是,如果鼓勵兒童在青少年時期積極變性成另外一個性別,這本身就是國家背書、針對同性戀族群的性傾向治療」

     ↩︎
  15. 跨性別意識形態扭曲新聞語言及統計數據汙染

    灌輸大眾「生理性別是隱私」的觀念影響媒體報導守則,在人口調查及各種公開統計中用自我認同性別取代生理性別。

    註: 在台灣已出現類似情況。男跨女 (未手術) 求職者因不接受公司提議使用無障礙廁所而非女廁,因而告公司性別歧視案件中,有些媒體報導以「某女」稱呼男跨女,造成讀者無法理解二者衝突原因,形塑閱讀上的障礙。 ↩︎

  16. 跨運支持者對異議者的攻擊

    本文作者檢附了一些跨權團體攻擊反對者、噤聲異議者的案例,從政治人物到學者及各路網友。

     ↩︎
  17. 對抗跨性別主義新興的草根女性主義團體

     ↩︎
  18. 近年與跨性別主義有關的訴訟案例:

    凱拉‧貝爾(Keira Bell)案

    Keira Bell 在 16 歲時開始使用青春期阻斷劑。一年後開始使用雄性激素的替代激素療法,並在 20 歲時進行雙側乳房切除。22 歲時 Bell 停止注射雄性激素,2020 年 23 歲時她控告協助她變性的 NHS Tavistock GIDS 機構沒有進行足夠評估並獲勝訴。2020 年判決結論中,法官認為 18 歲以下青少年醫療干預需要取得法院授權,此一結論於 2021 年上訴後被推翻。


    艾莉森‧貝利(Allison Bailey)

    她主張自己失去工作和收入,是因為她的雇主(GGC)參與了石牆的多元冠軍計畫,她主張批評社會性別的信仰因此受到歧視。她起訴前雇主與石牆,就業法庭裁頂她贏得對前雇主(GGC)勝訴。

    她於 2019 年成立的 LGB 聯盟,主張跨性別 (T) 與同性戀、雙性戀之間的立場衝突,並提出與石牆不同的路線,重申基於生理性別的同性吸引力。


    女性公平競爭(Fair Play for Women)贏得對國家統計局的判決

    在 2021 年,英格蘭及威爾士政府國家統計局(ONS)將要舉行人口普查,它表示「性別(sex)」這題表示,跨性別者可選擇用性別認同的性別回答(例如記載性別認同的護照文件),而非僅限於「出生證明或性別承認證書(已通過變更法定性別變更的跨性別者持有的證明)」。由此一來,人口普查數據混淆了「性別(sex)」和社會性別(gender)而受到汙染,反對此點的女性團體透過眾籌經費贏得了官司。

     ↩︎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