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Women's Voices Twitter

J.K.羅琳對目前跨性別運動的批判


J.K.羅琳

War is Peace.

Freedom is Slavery.

Ignorance is Strength.

The Penised Individual Who Raped You Is a Woman. 

戰爭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無知即力量

用陰莖強姦你的人是女人

#IStandWithJKRowling


《1984》反烏托邦小說裡面最重要的是「新語 newspeak」與「雙重思想 Doublethink」。

我們看到,女人的語言與定義正在被奪走。

我們看到,所有人都一本正經、服膺黨的意志在真誠的說謊。


『雙重思想是英國社會主義的精華,因為他的主要行為是故意騙人,故意抱持堅定的意志,認為自己是絕對誠實的,故意講自己也信以為真的謊話,故意忘記不適當的事實;如有需要,再把故意遺忘的事情忘記,故意否認客觀現實的存在。』

同時持兩種互相抵消的觀點,明知它們互相矛盾而仍都相信,用邏輯來反邏輯,用玩弄言語來操縱歪曲事實…真理部負責造謠,和平部負責戰爭,友愛部負責拷打,富裕部則負責挨餓。黨的三條口號亦是如此。

——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新語,又譯為新話(英語:Newspeak)是喬治·奧威爾小說《一九八四》中設想的新人工語言,是大洋國的官方語言,被形容為「世界唯一會逐年減少詞彙的語言」。他是為了蓄意削弱表達能力,以壓制異見聲音的工具。只要思想是建基於語言,語言的簡化和控制就是簡化和控制思想。

新語的的目地就是要要縮小思想的範圍?最後我們要使得大家不可能思想犯罪,因為沒有詞彙可以表達。如果某種事物不能表達,那麼就不能進行相關的思考;減少字詞數目就是縮窄思想範圍。

篡奪了「女人」的定義、消滅「母親」「孕婦」等用語的意涵。

女人在討論女人的權利、女人的統計數據、女人的社會處境、女人的政治表達時將缺乏精確定義的語言。

「男人也會懷孕」誠然為女人在做政治表達時插入的「奧威爾式廢話」(Orwellian Nonsense)。

所謂自由就是可以說二加二等於四的自由。

承認這一點,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

女人就是生物學上的女人。

女人不是一種感覺、一種興趣、一種個人式的性幻想。


以下轉幾個推特上看到的評論


因此,JK 羅琳的推文沖刷了大量自負的男人和 TRA,他們認為對強姦犯"用錯誤性別稱呼"是比強姦更嚴重的犯罪。很高興知道這些人的優先事項是什麼。


男性強姦犯正在被轉移到女子監獄,並且已經在美國、加拿大和英國強姦和毆打女性。

將暴力男性犯罪者歸類為女性是政府加諸於女性的國家暴力,同時在心理和身體上。


1.同意J.K.羅琳

2.與強姦犯站在一起

很高興看到他們無法區分二者差異


在某些領域,生理性別很重要,強姦統計數據絕對是其中之一。感謝您繼續提醒人們注意這些問題。 #sexmatters


對於任何一個必須將性侵他們的強姦犯稱為女人的受害者來說,這是煤氣燈的終極形式。這對那些性侵受害者而言,是多麼噁心且蓄意再次創傷他們的事情。再一次,男性罪犯的感受高於一切。


這是因為,作為對 JKR 最新推文的回應,你們現在都傾心於將強姦犯的敏感性放在他強奸的女人的福利之上,我們認為你們實際上是道德破產的理想主義者。


JK 羅琳引誘跨性別活動家和盟友捍衛強姦犯被稱為“她”的願望。 😬

很高興揭露這一點(JKR 肯定知道這正是他們的反應),但很難看到它的發展。


西方世界的跨性別活動家為了逃避公眾的監督而向後彎腰是有原因的。他們的議程——包括將男性強姦犯關進女子監獄——並不受歡迎,他們的策略也很醜陋。

公眾反對跨性別議程的最大驅動力一直是跨性別活動家自己 - 他們瘋狂的主張和要求,以及他們在沒有得到自己的方式時發脾氣。

如果你是一個自我認同的進步主義者,努力為強姦犯辯護,防止性別認同錯稱,你知道你可以坐下來,對吧?您不必跳上 Twitter 並大肆宣揚您與跨性別社群的團結。

你會怎麼說:這場運動不是我想像的那樣?甚至:「這一件事已經走得太遠了,正在對事業本身或它聲稱為之服務的人造成傷害,或者正在傷害我關心的其他事業。

想想吧。

認真對待你的責任,瞭解你所支持的東西。想想你在哪裡劃清了界線,什麼會導致你從這場運動中撤回你的支援。想想你怎麼知道你是否在錯誤的地方畫了這條線。

無論你做什麼,都不要把你的判斷外包給那些有自己的動機和盲點的人。不要以這種方式交出責任。不要欺騙自己。你不能那麼容易地履行責任——你只能假裝。在某種程度上,你知道這一點。這難道不是你對 JK 羅琳提出這個問題感到憤怒的原因嗎?她把你支持的東西扔在你的臉上,所以你必須清楚地看它,說是或不是?

事實是,強迫人們在任何情況下都假裝你是異性並不是一項基本人權。

示範是它完全在惡搞女人。

如果一項“基本權利”是強迫女性假裝她們的男性強姦犯是女性,那它就不能是“基本權利”。


讓我來幫你。她的意思是,強迫女人接受用陰莖強姦她們的男性實際上是女性,是父權有目的的展示。

強姦是所有男性犯罪中最多的。


(這張應該是之前的)

J.K.羅琳相信性別 sex 是真實的,男性暴力是個問題,女人需要用清楚的語言討論自己的問題、沒有女人應該因為自我意見表達失去工作。

沒有令人信服的評論可以告訴我們,為什麼相信以上這些事會傷害跨性別族群?


父權制有史以來最大的伎倆是說服女性和那些認為自己是女權主義者的人,男性的權利比女性的權利更重要。

昨天、今天和明天: #IStandWithJKRowling


「女人」不是服裝。

「女人」不是男人腦子裡的想法。

將女性稱為「月經人」和「有外陰的人」的”包容性”語言讓許多女性感到毫無人性和貶低。 — JK 羅琳


跨性別運動分子經常宣稱那些認為「生理性別是真實的」,或「女人不是男人頭腦中的想法」的人在「抹殺」跨性別者。

但實際上,被性別意識形態抹殺的卻是女性。

新聞標題:《JK 羅琳因更多恐跨症指控被從《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預告片中“刪除”》


“我們正經歷著我所經歷過的最厭惡女性的時期。

我從未見過女性像現在這樣被貶低和非人化。

「女人」不是男人腦子裡的想法。" — JK 羅琳


當看到 J.K羅琳討論有關統計及性犯罪的公眾政策,下面跨性別族群強烈反彈聲浪,近乎跟強姦犯站在一起的發言,讓人非常驚訝他們是否毫無基本人類應有的道德觀念?

另外一篇 2020 年報導集結討論,告訴我們,在 J.K羅琳推特下面的極端跨性別運動者,只是極端自我中心且不關心他人及公眾事物,一如往常。

來自 womenarehuman 媒體網站,其統整各國有關跨性別議題新聞和專欄作家 / blog 文章,交叉驗證過幾篇近期報導內容還算可信,但因為有些來自寫手投稿非媒體報導,引用資訊最好還是再驗證過

方便處在於,它的網站有一鍵中文翻譯,要找外電報導非常方便且迅速

這篇作者統計了幾則有關性/跨性別議題犯罪報導,其引發的社群討論,極端跨性別運動者永遠把討論焦點放在自己,放在「社會沒有用加害者自我認同的性別正確稱呼她」,這似乎是種常態,「公眾或新聞報導沒有正確性別稱呼傷害他人感情」比正在發生的可怕罪行、虐待、如何預防等等討論更加重要。


政治人物被迫開始回應跨性別 self ID 政策並說明:

司法部長 Keith Brown 承認,讓強姦嫌疑人自我認定為女性有危險,他知道這個系統會遭到濫用。


MacAskill (在三月份叛逃到 Alex Salmond 的 Alba 黨),他譴責蘇格蘭警方的立場。他說:「作為二十年的律師和近八年的司法部長,我看到了一些法律上的荒謬之處,但這最重要的是,而且很危險。這在物理上是不可能的,是關於教條壓倒常識的 (dogma overriding common sense)。女囚犯正受到這種傷害,重要的犯罪統計數據變得毫無用處。」


羅琳的推文下面,他們花了太多力氣在傳教,說服別人認同他們的教義「跨女是女人」,而太少在討論公共議題(或是他們的解方就是大家都信教以後議題就不存在了)。

有些推特網友,試圖建立討論基礎與共識,提議「我們是否都同意,用陰莖強姦女人的強姦犯是生理男人」開始。

得到更多的是 Orwellian 廢話:ex 你傷了跨性別族群的感情跟尊嚴。

我不會認為羅琳推特下面都是跨性別族群,應該還有為數不少(自戀)男人,為了表現自己進步包容而進行攻擊。

男人聲稱他們是女人,於是政府及法制全盤接受(或一起說謊假裝)。

女人否認他們是女人,社會並不在乎她們的意見並攻擊她們「恐跨症」。

沒有什麼比這更「父權」的表現了。


本文原出處:噗浪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