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atlascompany on freepik

內褲天花板是真的?


共摘譯兩篇,一篇是主張「內褲天花板真的存在,酷兒跟跨性別必須打破它」的跨權立場文章,一篇是上面這篇文章引用的「恐跨」文章,紀錄女同跟跨女的對話。


【翻譯】

跨權立場文章,作者 Avory Faucette 本來以為自己是女同,後來主張自己是非二元酷兒,性傾向是女人、跨男以及跨女,不要順性別男人。


內褲天花板是真的,該是所有的酷兒與跨性別反擊的時候了

本文內含成人內容,您必須年滿 18 歲或達到您所在地區法定成年之年齡,才可以瀏覽。如果您有任何疑慮,請點擊離開。

我已成年 離開

部落格界正在熱烈討論「內褲天花板」,一個色情影片女星 Drew DeVaux 還有其他酷兒跨性別女人正在使用的詞彙,用來挑戰順性別女同性戀的傾向,他們普遍支持跨性別,但卻劃出一條界線不與跨女睡覺,也不把跨女同包進他們的性社群當中。

有些順性別女同志憤怒地回應這個詞彙(創傷觸發警告,本連結 含有嚴重恐跨內容),宣稱這詞彙暗示的是跟順女性交不取得同意,是在延續強暴文化,並且揭露跨女的父權動機,要突破女同的臥室,就像突破女廁那樣。

這些順性別女同志基女們慣常提到的「強暴的幽靈」,圍繞著所謂的陰莖固有威脅,低估了跨女受害者遭受暴力跟性侵的可怕比例,尤其是有色人種以及性工作者。

註:其實我跟我朋友查過數據,以美國來說,跨女遭受謀殺與性侵的比例,沒有高於女性;台灣以勵馨的調查來看,LGBT全部加起來,受性騷擾性侵的比例也沒有女性高,當然這個調查當中,調查對象應該是有重疊的。另外,性工作者的人身安全性本來就遠低於一般人,如果要做出有意義的比較,要拿順性別性工作者跟跨性別性工作者來比。最後一點,容易受害也不等於不會加害別人,請參考我先前提供的英國監獄數據。

順女同志這種發言,扭曲了系統性暴力的真相,讓跨女看起來像是針對順女同志龐大且系統性的威脅,事實上跨女這群人幾乎在生活中每一個層面都面臨不可置信的系統性阻礙。

當然,一定會有一些人際間施用暴力的個案,但任何人都可以用任何方式去描述犯罪者。

註:這句話我翻得不好,我的理解是:本文作者覺得別人說受到跨女威脅當然可能是隨便講講的。

但是,儘管我對這個「撕開內褲」的意象不完全感到舒適,我認為「暗示跨女會威脅強暴順女同或是延續強暴文化」是很荒謬的,尤其用在跨女指出他們被排除在女同志的性社群與感情之外時,還有指出女同志通常缺少對跨女的性慾是一種順性別主義/厭跨女的結構性問題時。

註:我上次分享的女同 youtuber Arielle 表示:我們花了很多年說服社會同性戀是天生的,我們無法改變自己的性向,結果跨權主張我們的性向是被社會教育出來的,這完全是大退步!

在我生命中的某個時候,我曾經自認為是女性且是女同志。我接觸女性主義的時間很早,我曾有過糟糕的異性戀經驗。

我羞於承認我過去能同理基女的某些立場。我想要澄清我的主張--我並不為這個事實羞愧:在當時,我曾經對陰莖插入陰道的性交還有觸摸陰莖興趣缺缺。

這是一種合理的性偏好。

我的羞愧來自於:當我以前看著跨女的時候,我都沒有檢視我的偏見,沒有教育我自己。我感到羞愧,因為我過去假設,自認為是女同志,偏好順性別女性是一種自然的偏好,我根本沒有必要提起這種事!

我也曾把厭女標籤貼在跨女身上,因為當時我將厭女歸因到所有的男人身上。我曾假設跟跨女的性交一定是插入性而且暴力的,我曾假設我不會跟跨女建立起同志情誼,就像我從很多順性別女性身上感受到的那樣,我曾假設女性的歷史不知怎麼地 (somehow) 非常重要。

註:這段文法有點亂,像口語,我可能有翻錯的地方,那個 somehow 給我的感覺很輕蔑,但我不知道該怎麼翻比較恰當

我過去沒想過跨女的女性經驗是什麼樣子,也沒想過跨女跟她自己的身體是什麼樣的關係。

我過去對性過於天真。我過於注重身體的部位,因為我拙於處理我自己的社會性別、身體還有性傾向。我過去說我反對仇跨,卻不認識任何公開出櫃的跨性別。

此致所有我認識的所有跨女,我現在獻上愛與敬意。致任何曾經被我厭跨女的評論所傷害,或是被我所貶損的人,我很抱歉。我深深地感到抱歉,因為我沒有更努力,沒有問更多問題,沒有深入質問我自己的恐懼。

請讓我知道,如果有任何事情是你希望我所能做的,來支持你,或是更明確地接納跨女到酷兒的空間中。有時候我會忘記,那些厭跨女的順女、酷兒還有跨男,是多常排除跨女參加他們的性社群!

最近,我很興奮要跟一個跨女約會,我們已經在網路上聊很久了。有個女性的跨性別朋友叫我快跟她說關於「他」的事情。她假設我是跟跨男約會,而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她會這麼驚訝我跟跨女約會,我早就告訴她我最近很多約會對象都是跨性別。

當我開始理解這個模式,並且注意到跨女是如何被強烈地忽視,在酷兒女性的性空間當中。在這個狀況下,我很驚訝我是多麼的受歡迎,因為我根本不認同自己是女性。我意識到我們有該死的大量工作要做才能改變現況。

如果有甚麼特定的方法讓我可以聚焦在這項工作上,或是能促成你的,我會很樂意聽聽。

此致那些基女們,過度專注在陰莖還有詆毀跨性別女同志、酷兒女人以及雙性戀女人的,希望你們最後都會感受到跟我一樣羞恥,對於生命中做過的那些事。羞恥並不舒服,但它是必要的,當你搞砸事情的時候(就應該羞愧)。

註:我蠻想知道有沒有人被這篇作者教訓完,感到醍醐灌頂覺得自己有責任跟跨女性交才不會恐跨?

基女社群的自戀傾向某種程度來說真的很可笑。為什麼跨女會想跟你睡覺?要跟一個貶低你的身體、貶低你的性創意還有貶低你的能力好像你就只是一根陰莖的人性交,那一定超無聊的!

要跟一個否定你人性的人性交是多麼傷心的事情!才不呢,謝囉!

我早已下定決心,絕對不跟那種人性交:認為跟我性交是施捨或退讓的,那種認為他們問都不問就可以描述我的身體的,還有那種擅自假設我怎麼樣才會爽的人。

我一直對順直男翻白眼,他們在交友軟體上傳訊息給我。(那個軟體上面我只能選擇雙性戀女人,因為沒有選項是「性別酷兒,偏好酷兒與跨男女,兩者皆是或者兩者皆不是」。

那些訊息通常向我保證他們對我的跨性別身分沒有異議,我的身體無論如何都很性感,他們可以接受云云。噁,諂媚。

我最近跟很多人都有美妙的性經驗,順女、跨女、跨男還有酷兒/性別流動者。最明顯的共同點就是尊重、慾望還有好奇心,我們藉以探索彼此的身體還有性趣。

我並不是在說性癖之類的好奇心,而是關於如何取悅另一個個體的好奇心。我喜歡進行性的化學實驗,不做任何的預設,去體驗神經與腎上腺素,我們告訴彼此如何為我們的身體命名,什麼讓我們發熱,什麼使我們脆弱,還有如何照顧彼此。

當然,性交並不總是完美的。CN Lester 寫過關於非二元認同可能混淆二元人士對自身性偏好的理解。儘管我不常被拒絕,我有時候也會質疑某個性伴侶到底有多了解我的社會性別,還有我跟我身體的關係。

有時候感覺就像這樣:「你那些關於社會性別的事情很酷,我們來談談社會正義吧,但我喜歡你的身體部位還是傳統的樣子,你沒有動手術。」

當我解釋觸碰我特定的部分會讓我感到不安的時候,我並不總是受到完全的尊重,就因為我沒有從生理上去縮減它或是尋求醫療介入。

有時候我的性偏好會被批評很無聊,因為它不屬於常見的性交敘述模式。

對我來說,性伴侶要理解我不能進行男同、女同或是異性戀性形式的性交,這很重要。就算這件事並不是一目瞭然。

總之,拒絕跟那些憐憫我的人上床,也拒絕那些跟他們的朋友說我是二元性別其中之一的人上床,這改善了我的性生活。

基女們,你們不只錯過了超棒的性交。你們根本不懂甚麼叫作當個女同志,或是當個女人。

我不在乎你們的生理偏好是甚麼或是你偏好甚麼性別認同。我在乎的是,你們混淆了這兩者,因此羞辱了跨女。

我在乎的是你們都不去質問自己以陰莖為基礎的,對跨女的厭惡從何而來,你們該去思考的是:你們到底是真的不喜歡這個器官;還是因為你們恐跨,拒絕把跨女視為女人。

我在乎的是,你預設說自己是個女同志就等於告訴其他人你喜歡陰道,搞的好像大家對女同、女人或是陰道的定義都應該跟你一樣。

這是一種特權!竟然假設你跟別人說著同樣的語言,而不是好好地在詞彙上取得雙方共識。你使用「女同志」做為一個代理你立場的術語 (a proxy term),告訴一整群的女人說他們不是真的,還看不出來自己錯在哪裡!

我認為你佔用這個詞彙就為了壓迫跨女非常噁心。

坐下!閉嘴!讀本書(或是部落格)!我們還是會在這裡,繼續我們超棒的酷兒性愛,你沒有份!


(完)


再來是這篇,上文提及的恐跨文章

【翻譯】


內褲天花板?真的?

這是現實生活中的書信往來,發生在一位女同志社運家跟跨性別社運家之間。女同志詢問跨性別「何為內褲天花板?」,以及隨後的書信往返。(如果內容有令人困惑之處,這要不是我排版的問題,就是這位跨講話本來就太沒有道理的錯。女同志表達完全是清楚的。)


來自:[女同志] 2012 年 3 月 10 號
寄給:[跨性別]
主題:什麼是內褲(棉質)天花板呢?謝謝。


2012 年 3 月 12 號週一 1:27 跨性別回信:嗨你好,

內褲天花板是一個理論,由跨性別色情片明星兼社運家 Drew DeVeaux 提出,解釋酷兒跨性別女人的經驗,他們同時在社交上被接受但性生活上被排除在酷兒女人的社群之外。

基本上,它的意思是順性別酷兒女人會跟我們當朋友,日以繼夜地聊跨權還有終結厭跨女,卻不將我們視為可行的性伴侶。

內褲天花板這個詞,參考自「玻璃天花板」,是第二波女性主義指認職場上,女人只能晉升到某個位置,卻不能突破到有權力跟權威的職位。

棉質代表的就是內褲,象徵性交。

內褲天花板的理論很有用,指出了跨女所經歷的動態歷程,而且能用於展開對話,探討關於厭跨女與恐跨在性慾這件事上的交集。

我希望這個解釋有幫助!如果你還有別的問題儘管問我。


來自女同志寄給跨性別的回信:

謝了。你真的認為女同志不想跟男體的跨女交往就是恐跨嗎?

跨女回信:跨女才不是男體,我們的身體沒有任何男性(雄性)的部分。

我認為任何人都有權利決定跟誰性交,如何性交還有何時性交,或者不要性交。「同意」極為重要,沒有人應該感到被迫跟任何人性交。

然而,我也認為人們的慾望通常受到文化訊息的影響、甚至是主宰,多重交織的文化影響當中包含了恐跨、厭跨女、種族歧視、階級歧視、性別歧視、恐同、身障歧視與仇外,涵蓋在其他的因素之中。

這是一個很多人探討的主題,在女性主義的運動中,在婦女主義 1 的運動中,參與者提及種族歧視、膚色歧視、階級歧視、身障歧視,也被拿來跟恐跨與厭跨女互相參照。

我相信很多順性別酷兒女人不把酷兒跨女是為可行的性伴侶,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文化的訊息同時存在於酷兒文化與主流/異性戀文化當中,那個訊息告訴我們跨女的身體就是天生的不可慾,除非是作為順直男的性癖對象。

我認為這種想法根植於「跨女不是女人」的念頭,這就是恐跨而且厭跨女的。

全英語圈的跨女都指認這個議題存在我們的生活中,而且越來越投入處理這個議題。

愉悅與可能性會議 (the Pleasure and Possibilities Conference) 2 所舉辦的工作坊是一個比較安全的空間,讓跨女可以聚集在一起,說出我們受到壓迫跟排擠的經驗,並討論改變文化的方法,來去突破這些阻礙--

切合這個會議的主題,它圍繞著如何克服性的阻礙,是好幾群被邊緣化的女人所經歷的阻礙。


由女同志寄給跨性別:

謝了。所以,就只是為了確定我了解你的意思,一個有陰莖的跨女,而且沒有打算去變性,並不算是男體,對嗎?


跨女回信:

女人的身體才沒有任何天生男性的地方,除非她自己認為那些是男性的。所以,不,我不認為具有陰莖的跨性別女人是男體,除非這是他們認定的。


女同志寄給跨性別:

這對女同志來說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你正在說的是,女同志--一群對女性有性欲的人們--不知怎麼地,因為有這種慾望,所以他們就是一群偏執心胸狹窄的人,不是嗎?這完全就是非跨性別的男性對我們說的話。無論如何,保重。


跨女回信:

這樣解讀完全是胡說八道。請不要把話塞到我的嘴裡。

我從來沒有特意談到女同志認同的女人,儘管他們的確是屬於酷兒女人這個類別。

跨女就是女性(雌性)。當我們的女性身分還有女人身分被否定,正如你一直重複做的那樣,這就是恐跨還有厭跨女。

正如我先前提到地,所有人的性欲都被交織的文化訊息所影響,它們決定了這些性欲的樣貌。

那些把跨女身體當成男性(雄性)的文化訊息都是恐跨的,這些訊息影響了人們的性欲。

所以順性別酷兒女人,會受其他的酷兒女人吸引卻不把跨女當成可行的性伴侶,就是因為他們內化了這個訊息:跨女不知怎麼的就是男性(雄性)。

拿來跟順性別男性說的話相比根本沒有道理。

跨女說的是,我們就是女人,因此我們在性方面也應該被當成女人,因此我們應該要被那些人被當成可行的性伴侶,那些受到女人吸引的女人!

順性別男性說的是,酷兒女人不應該只被女人吸引,這兩件事是完全不一樣的!


女同志寄給跨性別:

我不想要把話塞到你嘴裡。我想要理解你在說什麼。跨女或許是女人,但是他們不是女性(雌性)。陰莖並不是女性的器官。

你說:「跨女說的是……順性別男人說的是……這兩個完全不一樣。」(見上文)

這對女同志來說並不是完全不一樣,完全不是。女同志就是受到女性吸引,這當中不包含具有陰莖的跨女。

你說的話要成立,只可能在你相信這個虛構的事情的情況下:有陰莖的人們是女性(雌性)。對嗎?


跨女回信:

跨女的身體就是女性(雌性)的身體,無論我們有沒有陰莖。

還有我已經受夠這個對話了。你顯然試圖在釣魚,就為了找出線上誹謗我還有我的工作的方法,坦白說我的時間值得去做更好的事。


女同志寄給跨性別:

我沒有試著在釣魚。我就是要讓你做出這個聲明:跨女的身體是女性(雌性)的身體,無論我們有沒有陰莖。這是狗屁。還有這種狗屁理論就代表著女同性戀被期望要跟具有陰莖的跨女性交,否則就會被貼上偏執狂的標籤。祝福你


(完)


第二篇除了信件交流以外的內容就是作者指明生理差異的部分,他說只有女人會懷孕男人會使人受孕,而本來同性關係是不會讓女同性戀懷孕的。就是這樣的內容被第一篇的作者指責恐跨。


2021 年 Caroline Lowbridge 撰寫 BBC 新聞文章「我們被某些男跨女強迫發生性行為」,揭露女同性戀者受到跨性別女性的壓力,被要求與他們發生性關係。

中文翻譯:

石牆對 BBC 報導沒有正面回應。石牆對另外一家報紙澄清說他們的成員 Morgan Page 是脫衣舞孃,他們說這是他們優秀的成員。

Morgan Page 就是曾經在多倫多開課教生理男如何突破女同性戀的內褲的那個講師。有正面回應的跨性別組織有 Trans Activism UK、Trans Media Watch 跟 Mermaids,媒體有 PinkNews,此外還有部分左媒的記者以個人身分批評。主要內容是說這報導是假新聞,羞辱跨性別,調查樣本數太少等等。

BBC 正式回應則表示這報導符合他們的標準,並無偏頗,不過他們確實做了一部份修正,在成人片女星 Lily Cade 於個人部落格上咒罵跨性別以後,他們移除了她那一部份的採訪。Lily Cade 另外一個爭議是她曾經被指控多次性侵別的女人,她本人曾為此公開道歉,並說她再也不會參加嗑藥濫交派對了。她的受害者不曾具名指控,這方面的指控一直是口耳相傳,沒有對簿公堂。


本文原出處:噗浪


  1. 婦女主義:有色人種女性的女性主義,因為他們認為主流的白人女性主義跟他們的生命經驗無法呼應。) ↩︎

  2. the Pleasure and Possibilities Conference是一個加拿大的計畫,由計畫生育組織發起) ↩︎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