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跨運的發酵,正讓女性空間的隱私與安全性陷入危機


在本文開始之前,鄭重呼籲對跨運開始產生戒心的你們,從現在開始「拒絕再配合跨運宣傳的錯誤語言」,唯有直指所謂「跨女」就是「男性」的真實,才能正確辨識事件中的男性權力。


男性堂而皇之入侵女湯

日前,有一位「具跨性認同」的男性使用其他女性的身分證混進女湯大眾池,並讓同行女性友人協助欺騙其他泡湯的女客,說「他」是施打睪固酮的女性,甚至被發現攜帶電子器材入場,意圖不明,但因無法隱藏的生殖器隨即被報警捕獲,而以「我的性別認同是女生」辯解之。

隨著跨運意識形態在教育與公益團體中的滲透,有愈來愈多生活過得不快樂的男人開始得出了「因為我的性別特質更偏向女人,被歧視所以才不順遂」的答案,甚至據此理直氣壯地宣稱自己就是女人,要爭取各種「女人才能做的事」,要求他人承認自己的夢想,其中最常見的訴求就是使用女廁、女更衣室、住女宿舍、念女校(日前就有身著景美女中制服入侵景美女中的男性)。


女人不是一種個性

作為一個有正常社會良知的男性,即使腦中存在無法克服的性別認知障礙,但面對自己畢竟仍是男體的事實,通常都會選擇以不造成女性困擾的方式使用上述具有私密性質的空間,不硬性強求不願與自己近距離生活的女性。然而在跨運的風潮中,抱持這些主張的男性往往聲稱「另外安排性別友善空間乃是對他們的歧視,必須要使用女性空間」,我們不禁要問:如此渴望接近女性缺乏防備的空間,這真的單單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成為女性的想像嗎?

今日的跨運假定人的「個性」可以分成男女,可以畫成一道「男女光譜」上的兩端,試問,預設何種個性為男性特質,何種個性為女性特質,這種僵化古板的思想,難道不是我國長期性平教育一直要破除的事情嗎?難道不正是厭女文化硬要區分人的特質為陰柔和陽剛嗎?

是的,今日的跨運,就是厭女文化的變形體。而它恰巧給予了部分自我中心的男性一個嶄新的舞台,揮舞最新政治正確的大旗,威逼不願接近他們的女性聽令。


她的友情,釀成其他女人的地獄

這個事件中尤為可惡的,是那位在場的女性幫兇。在日常中,也不乏總是說著自己的「跨女朋友」人很好,認為其他女人應該要同情其處境而在空間使用上有所忍讓的「好心」女子們。她們始終不願認清,一旦「男性有權隨意依自身情緒使用女性空間」逐漸正當化,卻又持續存在男性對女性的身體界線侵犯事件不受解決,這樣的社會便等於強迫不欲與男性過度接近的女性退出公共空間,除非她們願意承受必須等待侵害發生才能有進一步抗議的風險。

這是一個女性更加無法安心生活的世界,不是假設,而是已經在實施相關制度多年的歐美出現的現實。

如果你也不希望臺灣走上歐美的覆轍,請和我一起開啟第一步:用正確的身分指出,他是男性。


本文原出處:性別不是你說了算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