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Pixabay

瑞典青少年性別不安確診數飆升 1500%


【翻譯】

本來沒打算全篇翻的,所以前面一部分沒有翻譯,不過後面為了平衡資訊所以就翻完了。附註一下,衛報是英國左派的代表性報社,報導對於跨性別都是非常親善的。


瑞典的衛福部證實,2008 年到 2018 年,13-17 歲的女孩,性別不安確診數飆升 15 倍。

2018 的秋天,當時的執政的社會民主黨政府,在 LGT 團體 RFSL 的施壓下,提出新的法案,將性別重置的治療最低年齡從 18 降到 15 ,並且移除所有家長許可的必要,允許 12 歲的孩子變更他們的法律性別。

在 2019 年的三月,對該政策的強烈反彈開始了。

一名哥特堡 Sahlgrenska Academy 1 的精神科醫師 Christopher Gillerg 投書警告對兒童的荷爾蒙治療與手術是一場大型實驗,可能成為這個國家最糟糕的醫療醜聞。

在 2019 年四月,一個調查型電視節目 Uppdrag Gransking,追蹤分析一名前跨男,Sametti,她很後悔接受不可回復的治療。

十月的時候,這個電視節目炮火轉向斯德哥爾摩的 Krolinska 大學醫院,他們專門治療未成年性別不安。

這個機構早已被批評他們執行 14 歲兒童乳房切除手術,並且被控倉促執行治療,而沒有充分考慮到病患其他精神或發展方面的問題更可能解釋他們對自己身體的不適。

Karolinska 駁斥這個指控,說他們都有謹慎評估每一個個案。

同時期,Filter 雜誌報導了一名個案,Jennifer Ring,一位 32 歲的跨女,在術後四年上吊自殺。她的父親 Avi Ring 出示她的醫療記錄,引用一名精神疾病的專家說法,表示她在一開始尋求性別不安治療的時候,就有很明顯的精神疾病徵兆。

她求診的第一間診所,確實拒絕治療她的性別不安,表示她有很明顯的類分裂型人格 2 症狀,且缺乏性別不安的病史。但是 Karolinska 的團隊接受了。她的父親說:Karolinska 不會阻止任何人,這些病患幾乎 100% 都能獲得性別重置治療。

瑞典當局已經採取反應。這個降低年齡的法案本將在九月展開國會辯論,但已經被擱置了。而衛福部被命令重新分析證據,在 3 月 31 號之前提出報告。

在接受 Uppdrag Granskinh 訪問以後,瑞典的衛福部長 Lena Hallengren,要求電視節目方提醒觀眾,這個爭議法案是她的前任起草的,不是她。

在 12 月 20 號,瑞典的健康科技分析局,應政府要求審視科學研究,關於近期暴增的青少年性別不安通報,他們報告說,只有很少的研究關於個案增加的原因,也很少風險與利益分析是針對荷爾蒙治療與手術的。

對 Romson 來說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轉折。

註:Romson是瑞典的跨運領導人物,本文前面有提到,但那部分我沒有翻

他責怪一個父母團體 Gender Identity Challenge Scandinavia (斯堪地那維亞挑戰性別認同組織) 3,這個組織由 Ring 創立,他是一名退休的神經生理學教授,還有瑞典毒理學家 Karin Svens 與挪威教師 Marit Rønstad。

Romson 責怪這個組織導致辯論發生變化,他反對這些「所謂關心的家長」,他指出這些人家中有成年的跨性別子女,他們應該被允許發言並且為自己做決定,「真正的家長」會肯認他們孩子選擇的身分認同。

Svens 是唯一一個在 Uppdrag Gransking 公開談話的跨性別家長,談及她的跨性別兒子,他在 17 歲的時候宣布自己是男生,在 18 歲的時候前往 Karolinska 成年診所,現在自我認同是男性。

被問及 Jennifer Ring 的時候,他說,他從他的朋友那邊聽聞她的家人並不樂於接受她是一個跨女,她感到煎熬。

Svens 說:「當我幾年前開始質疑這件事情的時候,我以為我是唯一一個。他們一直一再地恐嚇我,暗示我跨性別有超高的自殺率,尤其是父母不同意的情況。現在越來越多父母質疑醫生說的話。」

最近的衛服部報告顯示具有性別不安的 13-17 歲、出生指定性別為女的患者當中,有 32.4% 也被診斷出焦慮症,28.9% 有憂鬱症,19.6% 有過動症,15.2% 有自閉症。

跨性別族群通常會把他們高比例的憂鬱症與焦慮症歸因為生活在衝突的生理與性別認同當中,尤其是因為社會上很多人,包含父母與親友,不接受他們的身分認同。

其中一個最令人驚訝的改變,是跨性別運動者之間的分歧越演越烈。

儘管 Romson 警告兒童會因為這種風向的改變變得更焦慮,然而 Aleksa Lundberg,一位長期活躍於社會運動的跨女,卻支持這項呼籲:要有更多對跨性別的研究。

在 2019 年十月,Aleksa Lundberg 為了沒有充分公開她的術後憂鬱情況而道歉,她說:「如果我再做一次選擇,我可能不會接受重置手術。我想要向那些可能需要早點知道我的故事的人道歉。」


(完)


延伸閱讀:


最近讀國外的報導,我的感想就是進步國家真的做什麼都早很多步,不管是英國還是瑞典都可以找到充分的個案來驗證對於跨權主張的質疑是有道理的。

到底該叫他們進步國家還是衝很快國家


本文出於噗浪,獲作者同意刊載。


  1. Sahlgrenska 學院 是哥特堡大學的醫學院,合作醫院是瑞典最大的醫院,歐洲第二大。 ↩︎

  2. 類分裂型人格的介紹:What Is Schizotypal Personality Disorder? ↩︎

  3. Gender Identity Challenge Scandinavia 官網:Gender Identity Challenge Scandinavia ↩︎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