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PA, Daily Mail

思想警察的行軍:在歐威爾式的噩夢之後,一名父親發起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言論自由抗爭


哈利·米勒 (Harry Miller) 因 30 條推特,被指控恐跨。一名警官告訴他,他的發文正在當成仇恨事件進行調查。哈利聲稱該警官補充說,警方想「檢查他的想法」。

#言論自由與思想審查
#犯了沒有罪的罪
#未被犯下的罪與自稱的受害者
#為什麼整篇感覺又蠢又瘋

【翻譯】


思想警察來了

直至 12 個月前,商人哈利·米勒都過著無罪 (blameless) 的生活。他在亨伯賽德經營著他成功的工廠和機械公司,幸福地結婚並看著他的四個孩子長大。

但在 2019 年 1 月 23 日下午 3 點——一個他永遠不會忘記的星期三——他接到了公司一名員工的電話,就在他在特易購 (Tesco) 購物完之後。這名工作人員說,一群警察暗訪了哈利的工作場所,需要與他交談。他們留了一個號碼給他打電話。

他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哈利在他坐在超市停車場的時候打了電話,他旁邊的汽車座椅上放著裝滿食物的塑料袋。

在接下來的 34 分鐘內發生的事情改變了他的生活。

在與一名自稱來自亨伯賽德警察局並代表 LGBTQ 社區的警察進行了長時間的交談中,哈利因去年在推特上發布或轉發的 30 條推特被指控為恐跨。

警員告訴他,他的推文正被當成仇恨事件進行調查,因為推文質疑男跨女是否能成為生物學上的女性。

然後,使用一個帶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歐威爾式含義的短語,哈利聲稱這名警官補充說警察想要「檢查他的想法」。

此時,前警官哈利成為了一個重大法律案件的中心,涉及我們這個時代最具爭議的問題之一:警察應該在多大程度上控制言論自由,甚至普通人的思想。

他已獲得對警務學院的司法審查,該學院負責培訓警官並製定標準。 他正在挑戰各行各業,尤其是社交媒體上關於「仇恨犯罪」的指導方針。判決將在未來幾天內宣布。

就在本週 (2020 年 1 月 29 日),資深新聞播音員阿拉斯泰爾·斯圖爾特 (Alastair Stewart) 在 40 年後被迫離開 ITN 1,因為他在推特上發布了莎士比亞的《Measure For Measure》中的一段話,其中包括「憤怒的猿」這個詞。 他把帖子發給了黑人馬丁·沙普蘭 (Martin Shapland),他被冒犯了。

沒有警察介入,但對斯圖爾特「解僱」的強烈反對——數千人簽署了一份讓他復職的請願書,一位莎士比亞學者指出巴德用「猿」這個詞來表示無知的人——表明人們認為「仇恨犯罪」行業已經變得多麼普遍。

這也是哈利·米勒發起他案件的部分原因。他將他的日常業務移轉,以便他可以專注於極具爭議的法律抗爭。


他犯了「非犯罪」

十天前,他和他的家人在一個他認為是由親跨性別激進分子 (pro- trans activists) 發送的 YouTube 影片中收到謀殺和強姦威脅。

「我有寬闊的肩膀,但這場抗爭很艱難,」他本週告訴郵報。「如果像我這樣的普通人不站出來反對我所認為的警察過度的權力,誰會呢?

「無論是在面對面的談話中還是在網路上,限制我們可以或不能談論的內容絕對不是國家的工作。”

然後,在提到喬治·歐威爾的反烏托邦小說《1984》中「思想警察」控制著國家,懲罰未經官方批准的個人政治觀點,哈利說:「就好像我們的警察得出了結論:「好書。讓我們試試看」。

哈利在特易購停車場發生的事情讓人懷疑他是否是對的。那名警察說,他收到了一位「受害者」——一名未具名的「南方」公眾成員——對哈利的推文提出的投訴,他們向英國最大的警隊倫敦蘇格蘭場的仇恨犯罪部門發出了警報。

蘇格蘭場的警官要求亨伯賽德警方在追踪他到執法部隊所在地區的機械業務工廠後盤問他。警察告訴哈利,他因為轉發「恐跨」打油詩而惹上麻煩。

他被告知,他還因在推特上支持BBC婦女時間節目主持人珍妮·默里 (Jenni Murray)而受到調查,後者在撰寫一篇質疑男跨女是否是「真正女性」的報紙文章後受到牛津學生的批評。

在特易購的談話中,哈利被告知他沒有違法,但犯了「非犯罪」仇恨事件。根據法庭文件,警員向他解釋說:「在子宮 (孕育時),有時有著女人的心靈卻長出男人的身軀,這就是跨性。」2

當哈利問為什麼警官在沒有犯罪存在的情況下一直稱投訴人為「受害者」時,他被告知「事情就是這樣」。

這一切的結果?這位 55 歲的男子現在有一份官方警方記錄,稱他犯下了「非犯罪」的跨性別仇恨罪。而且,請記住,哈利還不知道是誰在指責他,而且可能永遠不會知道。


以反歧視為名,壓迫言論自由

在去年秋天在高等法院舉行的為期兩天的司法審查聽證會上,他對警務學院 2014 年發布的仇恨犯罪行動指南提出質疑,該指南已發送給英格蘭和威爾士的所有部隊。它指出,必須記錄被受害者報告為仇恨的評論,「無論是否有任何證據可以確定仇恨因素」。

該指南是在支持跨性別遊說團體的幫助下編寫的,其中指出,警方還應追查「受害者或任何其他人認為是出於對跨性別者或可能的跨性別者的敵意或偏見動機的任何非犯罪事件」。

同樣的嚴格規則適用於種族、宗教、性取向和殘疾問題。

自從發布全面指南以來,警察部隊已記錄了至少 87,000 起非犯罪仇恨事件——這些事件都沒有違法。

蘇格蘭場現在擁有驚人的 900 名仇恨犯罪官員,在過去五年中達到了最高數字—— 9,473人。

蘇格蘭場專員兼英國最高級警官克雷西達·迪克 (Cressida Dick) 表示,仇恨事件調查正在轉移警察處理暴力犯罪的優先順序。

「我們應該關注公眾告訴我他們關心的事情,」她在 2018 年 11 月說,以回應這個想法:倫敦仇恨犯罪部門應將職權加入厭女仇恨犯罪(肇因於對女性根深蒂固的偏見),擴大 2014 年指導方針的範圍。

「我的警官們很忙,他們很緊張。我們在倫敦有年輕人遭受幫派暴力、參與毒品交易、被刺傷……許多優先事項。」

她的擔憂太可以理解了。

根據最新的內政部統計數據,在過去五年中,英格蘭和威爾士被定罪的犯罪記錄數量減少了一半,僅為 7.8%。與此同時,暴力犯罪呈上升趨勢,在截至 2019 年 6 月的 12 個月內,涉及刀具的犯罪從 41,000 起增加到 44,000 多起。

但除了警察的優先事項之外,哈利·米勒和他的律師也在為挽救言論自由而奮鬥。他們指出,歐洲人權法院裁定「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基礎之一,也是每個人實現自我的基本條件之一」。

斯特拉斯堡的法官補充說:「這適用於受到好評或被視為無害的信息或想法……但也適用於那些震驚或擾亂國家或任何部分人口的人。

值得注意的是,負責司法審查的法官朱利安·諾爾斯 (Julian Knowles) 先生似乎同意這一觀點。他聲稱警方在沒有適當證據的情況下報告仇恨事件的速度太快了。

「這對我來說沒有意義。如果沒有仇恨元素的證據,怎麼可能是仇恨事件?」他在倫敦高等法院的聽證會上說。

他補充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中,我們中的任何人都沒有權利被他們聽到的東西冒犯。」 「言論自由法不是為了保護諸如『小貓很可愛』之類的言論,而是為了保護不愉快的事情。它們的效用在於讓人們接觸他們不想聽到的東西。

正如哈利本人所說,「我們必須被允許辯論一個問題,而一個團體不能呼籲警察關閉另一個團體。英國的言論自由受到恐懼和保密氣氛的困擾,而警察現在對此做出了貢獻。

「我支持警察,但限制我們哪些內容可以談論絕對不是國家的工作。」


你的每字每句都可被解讀為敵意或偏見

但在這個問題上,即使是法律界人士也沒有達成一致。去年,45 歲的稅務專家瑪雅·福斯塔特 (Maya Forstater) 在推特上說男跨女無法改變生理性別後,失去了在倫敦一家智庫的工作。在合同未續簽之前,她被指控使用「攻擊性和排斥性語言」。

她向就業法庭上訴,聲稱《歐洲人權公約》保護她的言論自由,但沒有成功。

法官表示,福斯塔特女士的觀點「在民主社會中不值得尊重」。

這一聲明激怒了哈利波特作家 J.K.羅琳而使她站出來支持瑪雅·福斯塔特。


J.K.羅琳支持 Maya 的推文

想穿什麼就穿什麼
想稱呼自己什麼就怎麼說
跟任何知情同意的成年人睡如果他們願意
享最好的人生在平靜與安全之中
但逼迫女性丟掉工作只因為她們表示性別是真實的?

#我與Maya同在 #分享這個訊息


相比之下,英國的第一起跨性別仇恨犯罪審判於去年 3 月被駁回 3,僅僅過了一天,因為法官說「沒有案件,從來沒有案件」。

米蘭達·亞德利 (Miranda Yardley) 是一名 51 歲的會計師,儘管他的名字像女性,但自稱是一名跨性別生理男性,他指稱在被警方指控他在推特上騷擾一名跨運人士後,他已經經歷了「十個月的地獄」。 米蘭達·亞德利在推文中聲稱個人不能改變性別而被成功無罪釋放後,說警察被用來「強化政治意識形態」。

那麼究竟是什麼推特消息讓哈利·米勒陷入了這樣的麻煩——那些被認為非常嚴重以至於相距數百英里的兩支警察部隊和許多警察都捲入其中的推文? 郵件已經展示了其中的一些。一個人只是說「嗯」——哈利甚至不記得他在回應什麼。一瞬間,他談到了牛津大學辯論中的麻煩,評論道:「反對詹妮·默里的人群在外面大吼大叫、尖叫著向(其他學生)吐口水」。

然後是轉發的打油詩。它包括一條關於男跨女的粗俗甚至殘忍的台詞,上面寫著:「你是一個男人。你的乳房由矽膠製成。你的陰道無處可去。」

冒犯,是的。但值得壓力山大的警方關注嗎?許多人無疑會認為不是。

在提交給司法審查的書面文件中,警務學院堅決捍衛其仇恨犯罪指南,稱哈利·米勒「定期發布與跨性別者有關的推文」,並在一條推文中說:「我出生時被指定為哺乳動物,但我的傾向是魚。不要錯稱我的物種……「然後哈利加了一個複數的 F 字」。

警務學院還表示,「閱讀這些信息的跨性別者會認為這些信息的動機是出於對跨性別者的敵意或偏見,這並非毫無道理」。 亨伯賽德警方告訴法官,他們對哈利的推文采取的行動只對他的言論自由造成了「最低限度」的干擾。

哈利當然不同意。他不會懺悔,焦急地等待司法審查的結果。在他位於東安格利亞寧靜地區的舒適家庭中,他說:「我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然而,我現在有一份警方記錄,因為轉發一首打油詩。這完全瘋了。

「我的觀點是男跨女不是生理女性。但我如何表達我的觀點而不引起警方的批判?」

這是今天許多英國人可能會問自己的問題。


本文原出處:Matters


  1. 獨立電視新聞(ITN,Independent Television News)是英國的一家為商業電視台進行新聞採訪和新聞製作的公司。 ↩︎

  2. 原文如下,我看不懂,感謝臉書上其他人留言提供的翻譯
    ‘Sometimes, a woman’s brain grows a man’s body in the womb and that is what transgender is.’ ↩︎

  3. 英國首例跨性別仇恨犯罪 (無證據,被駁回)
    51歲的米蘭達·亞德利 (Miranda Yardley) 被指控騷擾跨運人士海倫·伊斯蘭 (Helen Islan),後者為跨性別倡導組織美人魚** 合作。

    ** 美人魚之前有個爭議案,它提供母親支持,幫助她強迫 7 歲兒子像女孩一樣生活而造成重大情感傷害,法院將這名 7 歲男孩判給父親,並禁止母親以及美人魚接觸這名男孩。美人魚還被指控在其網站上做兒童跨性別激素治療廣告——該廣告已被撤下。

    美人魚案件 ↩︎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