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Mr Menno

《待在你自己的車道上》──男同性戀者 Mr Menno 談論參與跨運的年輕男性


【翻譯】


以下是男同性戀者 Mr Menno 所發表的演說。當時他正在參與由知名的女性權利倡議者 Kellie Jay Keen (Posie Parker) 所組織的 Standing for Women 在曼徹斯特舉行的活動「Let Women Speak」。


《待在你自己的車道上》(Stay In Your Lane)

「我希望『男性』變得更具包容性 (inclusive)。」──Mr Menno


註:演說內容中的連結皆是由譯者自行補充,與原講者無關。

「我剛剛一直在進行不少對話,特別是跟這附近的男人們,他們完全不知道這是在幹嘛。而如果你只是說『這個嘛,這是一群女人,然後她們在說女人 (women) 是成年雌性人類 (Adult human female)』,他們就像…『噢,呃,好喔。那有什麼問題?』我說,嗯,這要問問那些人 (指指現場抗議他們的人)。」

「總之,我們理當是活在一個慶祝多樣性 (diversity) 的時代,然而不知怎麼地,說出『這兩個東西不一樣』卻成了一種仇恨之舉。比方,『跨性別女性是女性』,這句聲明是顯而易見地不真實的,然而即使是用最小心且最委婉的方式點出這點,事情就會變得天翻地覆,就像現在已經發生的這樣,特別是對於女人和女孩來說。」

「被開除、被退學、被從工作上逼退,像是 Maya ForstaterHelen WattsKatie AlcockKathleen StockSuzanne Moore;或是被警方基於一些無理取鬧的聲稱而調查,像是 Jenny Swain,我們的紐波特貼紙女;或是受到永無止境的抹黑,像是 LGB Alliance、JK羅琳;甚至是身體上的騷擾,像是 Julie BindleMaria MacLachlan、還有最近在曼徹斯特這裡的 Belstaffie。」

「這是錯誤的。還有那些在監獄中的無名女性們,被告知她們要與有著神奇的『淑女感覺』的男性分享她們好不容易爭取到的單性別空間,而如果她們不乖乖照著肯認 (affirming) 那些神奇的淑女感覺,她們可能會被增加額外的刑期。我相信這是錯的。」

「一個在法庭上面對男性強姦犯的強姦倖存者被認為當提及他 (強姦犯) 的強姦武器──也就是他的陰莖──時,應該要將該武器當成女性的。我相信這是錯的。一個在醫院被強姦 (raped) 的女性甚至被告知強姦其實沒有發生,因為她的男性強姦犯與她同樣是女性。『冷靜點,親愛的,那是女孩的屌!』──這是全新等級的錯誤。」

「然後還有蕾絲邊們──蕾絲邊們歡呼!──被描繪成『性別種族歧視者』,因為她們不想為了娛樂男人而將他們當成她們的蕾絲邊夥伴。這種行為不只是限於一些推特上的網路小白,還包括全歐洲最大的 LGBTQIAWTF 組織 (譯註: 指石牆 (Stonewall)) 的 CEO。Nancy Kelly (譯註: 石牆的 CEO) ,妳該感到羞恥!妳說那些守住同性戀界線的蕾絲邊就如同種族歧視者,妳該為此感到羞恥!妳他媽怎麼敢?」

「這是為什麼,說出『這兩個東西不一樣』如此地重要。這不只能讓我們指出其中的不公義,還特別能指出那些用以掩蓋這些不公義的、編造出的謊言。而沒有比這句話更能總結這些謊言了:跨性別女性就是女性 (trans women are women)。」

「被傷害的除了女性,還有另一個族群也在蒙受風險。而我覺得我有責任保護他們。我在談的是一種特定類型的男人,那些年輕、敏感、因為不夠有男子氣概而被斥責、被重複地說『你根本是個女人對吧?』的人,他們不只因為身為男性而掙扎,也因為身為同性戀男性而掙扎。他們被這些事侵蝕殆盡,而開始質疑自己是否真的是個男人。這一切的謊言提供了他一個解答,以及一個逃生口。」

「這些人需要知道,感覺自己不是個夠格的男人,跟當一個女人是不同的;那種來自內化恐同的深層羞恥感,也不是『感覺像個女人』;會在穿裙子的時候勃起,也不等於你是一個女人。我最近聽聞太多的男性買帳了這些謊言,太晚明白他們只是男同性戀、太晚明白他們因為所謂的性別肯認治療而沒有得到正確的支援、太晚明白性別肯認治療只是肯認謊言、讓他們踏上這條道路。也就是說,當他們現在明白到他們是男同性戀時,他們已經沒有了陰莖。他們有些人長出了胸部。有些人做了面部女性化手術。他們是終身的病人。也許,那邊 (譯註: 現場抗議他們的人) 之中的一些老兄,就將會是這些人── (最終) 明白:呃,馬的,我只是個男同性戀。」

「這類事情不斷出現。而我想對他們說,有一個地方是為你準備的,有人會傾聽你,你永遠會是我的性別階級──男性性別階級。」

「而我希望『男性』變得更具包容性 (inclusive)。待在你自己的車道上。」

「如果你不喜歡你的車道──我明白,因為這個問題已經幾十年了──找個方法讓你的車道變得更寬、更好、更漂亮、更乾淨、或什麼的,但就是遠離女人的車道,並且停止把她們的車道變得更糟。」

「(停頓了一下讓觀眾聽聽現場抗議的聲音) 所以,為了我剛剛提及的這些男人──所謂的『變性無非是同性戀扭轉治療』──我剛才嘗試告訴他 (抗議者),而他們叫我滾蛋。」

「嗯,我不在乎。跨性別女性不是女性。他們是男人。如果我們說跨性別女性是女性,我們就沒有給予這些脆弱的男人們一個方法去拆解他們一直為之掙扎的東西。」

「一個女人是──成年雌性人類!(Adult human female)」

「謝謝你們,很高興看到這裡的好成果、看到那面旗幟和那些色彩四處飄揚、看到一隻恐龍 1。謝謝大家的前來,我知道你們有些人也許非常緊張,特別是上來說話的時候。並且特別感謝,這位無與倫比的女中之霸,Kellie Jay,謝謝妳,Kellie。並且,引用 Magdalen Berns 的話──至今仍廣為所知──『繼續反抗!』」

(譯註: Magdalen Berns 已於 2019 年因癌症過世,所以 Menno 仰天長嘯這句話 )


本文原出處:噗浪


  1. 英國議員 David Lammy 曾批評性別批判女性主義者是「囤積權利的恐龍」,於是一些性別批判支持者索性順水推舟、在活動上打扮成恐龍做為象徵。 ↩︎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