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y 色情:性別運動的黑暗面

Sissy 色情:性別運動的黑暗面

翻譯來源

Sissy porn, the gender movement's dirty secret

日期 / 2020 年 11 月 29 日

作者 / Genevieve Gluck

譯者 / Phyllis

校對 / StandWithUs、推特迷因

※感謝 StandWithUs 協助撰寫前言、校對本文。

前言

此段前言代筆寫於譯文之前,希冀避免讀者錯置翻譯的動機和原文的用意。有鑑於題材儘管高度爭議,又貼近現實地解釋了社會現況,遂期待讀者於閱讀譯文之前有所警覺。跨性別運動做為當代的性別平等主張,誰是跨性別的定義不斷的擴張。從固有的厭惡性器,到厭惡刻板印象,甚或是因情色驅動的性慾驅力,都可為「跨性別」的原因。

從反抗困境,到成為風潮,這使得許多男性為了「性慾」而想望成為女性,無論是期待自身成為女性被人慾望,又或者是慾望成為女性的自己,我們看到為數不少的男性走向歧途。在無法區辨現實和虛幻的情況下,被某些特殊的次文化誘導,而改變自己的身體。文中論及,Sissy 色情社群一方面和定義擴張下的「跨性別者」有所重疊,另一方面,其產製的內容缺乏面向未成年人的把關機制,這種狀況在中國的「藥娘」社群也有所見。這些人有些或許是異裝者,有些不是。如今都包裹在跨性別的名詞裡,再也無力看出每一個小群體獨特的需求。相較於形於外的裝扮,更嚴重的是在有心人的心理暗示下走向改變身體的不歸路。

這不是女性的困境,而是男性的。我們不因帶有歧視談論議題,而是希望正視這些人真正的需求,帶來有效的協助。而非誤植政策,誘使更多人走入難以回頭的深淵。譯者同時摘錄部份藥娘的自陳,做為中外映照。期待能夠使各位重新去省思,色情,在人們未曾注意的地方,是如何傷害了看似安全的男性。

本文所提及的現代跨性別定義,可由當代的政府報告和性別運動團體的官方說法中找到佐證。請參酌以下的節錄內容:

八、跨性別 (廣義) (transgender)
是⼀個總稱,不論是內在的性別認同 (認同自己性別為何),或者外在的性別表現 (以什麼樣的性別角色或性別裝扮在社會生活),只要跟男女二分的主流社會期望不同,均可被涵蓋在跨性別下,由當事人自主認定。

跨性別
一個傘式術語,用以描述社會性別與出生指定性別不同/因出生指定性別而不適的人群。
跨性別者可能用許多名詞來指稱自己,包括 (但不限於) 跨社會性別、跨生理性別、性別酷兒、性別流體、非二元、性別變異、扮裝者、無性別、非性別、第三性、雙性別、跨男、跨女、跨陽剛、跨陰柔、性別中立。

──英國石牆組織:LGBTQ+ 術語列表 (Stonewall:List of LGBTQ+ terms)


Sissy 色情:性別運動的黑暗面

by Genevieve Gluck (Twitter: @womenreadwomen)

本區內含成人內容,您必須年滿 18 歲或達到您所在地區法定成年之年齡,才可以瀏覽。如果您有任何疑慮,請點擊離開。

我已成年 離開

作者註:
本文包含色情內容的描述。我盡量避免詳細摹寫細節,但我們無法在不描述它的前題下討論這些色情作品在性別認同 (gender) 運動上的影響。除此之外,本文並未試圖否認性別不安的存在,而是要請各位注意「色情作品誘發性別不安 (以及貶斥女性、極端性物化)」這一現象。這篇文章將會著重於娘化 (sissification) 相關內容在社交媒體上的流行,以及這些內容有些是在無年齡限制的前提下公開這點。

2010-2017 年 Pornhub 上「跨性別 (transgender)」的搜尋量

近年來,跨性題材的色情片人氣飛漲。根據 Pornhub 提供的詮釋資料,「跨 (trans)」與「跨性別 (transgender)」的搜尋量在 2014 到 2017 年間成長了不止四倍;到了 2018 年,「跨 (trans)」是年度熱門關鍵字第五名

同一時期,跨性色情的一個子類出現了,而且它的人氣與流行性大幅增加。「Sissy hypno」──娘化催眠 (Sissification hypnosis) 的縮寫──是一種以男性為主要客群的色情作品,主要以色情片、音檔、加註字幕的圖片呈現。這種色情作品通常包括穿女性內衣的男人被「強制女性化」──透過服裝、化妝品與性事上的服從,男人被「變成女人」,這個過程帶來的屈辱感被情色化 (eroticize),而成為一種性癖好 (fetish)。根據 Google 的資料,Sissy hypno 在 2016 年左右的搜尋量大量增加,但現在已有一些網站在發揚這類作品,包括 sissytube.net、sissy.tube 和 hypnotube.com 等。

(2020 年) 五月,杜克大學的跨性別研究季刊 (Transgender Studies Quarterly) 發表了一份學術文章,標題是〈Sissy 混剪:跨性別色情片混剪與跨性別認同核心的建構過程〉(暫譯,原文為 Sissy Remix: Trans Porno Remix and Constructing the Trans Subject),作者是 Aster Gilbert,在堪薩斯大學修習女性、性別與性取向研究。作為一個自我認同為跨性別者的生理男性,Aster 在學生檔案中表示他的論文「以線上色情作品愛好者社群為中心,尤其是以混合、剪輯現有網路素材自行創作色情作品的愛好者」,並聲明他已在全國婦女研究協會 (National Women’s Studies Association) 發表相關於跨性別者和「微色情 (micropornography)」的研究。

文中,Aster 將娘化 (sissification) 與女性化 (feminization) 定義為「一種主體穿上異性服裝的性別 play」,並解釋「跨女聲稱 Sissy 也是一種認同」。Aster 接著解釋這些 Sissy hypno 影片如何引導男人轉化 (transform) 為女人,由「你是那『女孩』(girl)」衍生的口號在這些影片中不斷重複,要求觀眾想像自己是女性;這些影片多半是由自我認同為跨性的男子製作,此處的女孩 (girl) 也是色情產業的用法。

Aster 以特定的影片作為事例,其中一部起始於女聲重複說:「你不真的是男人。你一直都是女孩,不是嗎?」接著,「在你知道以前,你就是女人,你現在就是女人。聽著我說話的你,現在就已經成為女人了。」說話者接著指示觀看者刮除腿毛,塗指甲油,使自己「女性化」。

Aster 的結論是,「我們可以想像,這類影片可能使被壓抑的認同浮上檯面,鼓勵性別轉換,並承認已存在的女性狀態 (womanhood)。」

一名自我認同為跨性別者的生理男作家,Andrea Long Chu,在他的書〈女性(暫譯,原文為 Females) 中如此寫道:

「Sissy 色情的核心幻想在於,它所描繪的女性事實上曾是男性,但他們被迫化妝、穿女性內衣、在性事上順從,於是他們被『女性化』了。字幕進一步引導觀看者了解,光是看 Sissy 色情片這點就是性意味的墮落,這表示不管他們有無意願,都會無可避免地被轉化為女性。Sissy 色情因此成了一種後設的色情 (metapornography),意思是說,它是關於『你看色情片』的色情片。Sissy 色情片的核心是肛門,也就是讓你可以輕易取得女性身分 (femaleness) 的通用陰道──因為女人就是要被幹,所以只要被幹,你就是女人。」

娘化情色作品中,最根本的論調是:身為女性,本質上就是一種恥辱 (inherently degrading)──那些為生殖器尺寸而焦慮的男人應該透過「強制女性化」而被轉化為女人。在這些情境裡,陰莖被稱作「豆豆」(clitty,陰蒂的暱稱),肛門被稱作小穴 (pussy),前列腺高潮則被稱作 Sissygasm,「娘娘腔」與「性高潮」的組合字。產製並使用這些作品的男性常常也使用貞操籠 (chastity cage) 來防止勃起,並以肛塞擴張肛門以模仿外陰部。極端女性化的衣物可能參與這個過程,例如與童裝仿似、有褶邊的粉色衣物,但加上性的元素,例如高跟鞋與吊襪帶。BDSM 元素在 Sissy 色情中經常出現,例如一個羞辱男 Sub 的女 Dom (通常被稱作 Mistress,意為女主人) 說他作為男人極其失敗,而必須被女性化。

與娘化社群的性慾倒錯 (paraphilias) 對抗的跨性別倡議者,通常表示這些男人並不在跨性別的傘下,但英國的石牆組織網站表示:「跨性別者可能以許多不同的詞彙描述他們,包括 (但不限於) 跨性別 (transgender),異裝者 (cross dresser),非二元,性別酷兒等。」娘化社群與跨女 (MTF) 社群的重疊性在社群媒體上很容易觀察到,無論是在推特、Tumblr 與 Instagram 上,Sissy 圖卡不斷增加:通常以衣著性感的女人為底圖,加上指示男人服用女性荷爾蒙以讓自己「女性化」成為圖中女人的模樣。

以 Instagram 上為例,#sissification 這個標籤在十一萬篇貼文中出現。相關的標籤包括 #sissyhypno#sissytraining (Sissy 訓練),#sissygirl (Sissy 女孩),#sissycaption (Sissy 圖卡),#sissymaid (Sissy 女僕) 等,這些關鍵字與 #trans, #tgirl, #mtftransgender (男跨女), #trap (偽娘), #genderqueer (性別酷兒) 等都有重疊。一個由印度的匿名 LGBTQ 活動者所經營、名為「Sissy 角落」的帳號貼出了一些圖卡,上頭寫著「對現在的你而言,花瓶 (bimbo)、Beta、婊子 (bitch)、Sissy 等詞彙是種悅耳的讚美」,或者「服用荷爾蒙到你看起來跟她一樣為止」,還有「你像個女孩一樣讓男人肏你,憑什麼你還覺得自己是男人?」一個有四萬追蹤者、名為「Sissy 之吻」的專頁如此介紹自己:「我們是一群跨性女孩,喜歡作為少女般甜美、撩人而可愛的存在。Sissy 同好都歡迎來一起玩!」貼文內容包括「我的目標是要把你女性化到陰莖變得一點用都沒有,而且你會哭著說要把它切掉。」「如果你打算穿得像個蕩婦 (slut),我要看到你被肏得像個蕩婦」和「我們得加強你的腰肢訓練和荷爾蒙份量」。

男人們在公開論壇和社交媒體上討論 Sissy,在 Reddit 上就有好幾個子版在討論他們的 Sissy 生活方式。這些子版對 Sissy 色情內容與「女性化」指導的產製卓有貢獻。「Sissy Hypno」這個子板塊的成員目前有十四萬人以上,介紹中說這個社群致力於「讓參與者變成性感的吸屌 Sissies 的催眠素材」。相關的子板很多:r/sissy 有八萬名成員, r/sissypersonals 有將近十萬, r/sissydating 有三萬六,r/sissies 有二十三萬, r/traps 則有四十萬以上 (trap 在此指扮裝非常成功的男人,他們像女人像到可以讓把直男騙上床)。這些社群中常有色情內容,卻沒有年齡驗證機制,直接對孩童公開;聲稱自己是未成年者的貼文在這些娘化社群中也不少見。

在 Reddit 上,無數的討論串在討論 Sissy 癖好與性別不安的關聯。跨性別與娘化的交集可見於以下這篇發表於 r/sissy 的貼文,標題是〈落入 Sissy 兔子洞〉:

「我在五年前開始看跨性色情片,當時我記得自己有高潮後感傷 (post orgasm regret)。那時我將自己代入男方……大概一年前吧,我開始想像自己作為那種情境裡的女孩的可能性。……我想被男人強暴,因為那種情境下的臣服感 (submissiveness) 讓我興奮。我夢想去尋歡洞 (gloryhole),或者戴上眼罩、被男人當作性玩具使用。最近,我真的很迷惘。我喜歡那些關注,與隨之而來的、自己像女人的感覺,這讓我有點性別不安,畢竟我想成為女人,而且我很想知道在完全性別轉換後會是怎麼回事。簡短版:我的性與性別認同完全被 Sissy 色情/催眠給搞顛倒了。」

r/sissy 的另一篇貼文標題是〈我是 Sissy 還是跨?兩個都是?兩個都不是?〉(Am I trans, or am I a sissy? Perhaps both or neither?)

「我在十六、七歲的時候對 Sissy 色情片開始產生興趣,當時我超驚豔的!我愛死了『在某人 (男人或女人都可以) 強迫下變成一個除了取悅真男人以外什麼都不會的 Sissy 婊子』這種想法。我想被男人當成肉便器 (cum-dumpster / cocksleeve) 對待。後來,我的幻想不再是什麼人強迫我變成女孩,而是我就是女孩。我常幻想自己作為女人和男人做愛。」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子版的討論質疑性別運動中的厭女,以及它與性癖社群的重疊──但它們都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被消失了,時間點大約在六月底,名目是它們「散播仇恨」。這些子版包括 r/GenderCritical (性別批判), r/TERFisaslur (TERF 是種蔑稱) 和 r/itsafetish (這是性癖),最後一個致力於收集色情作品與跨性認同的關聯性,大多是來自 Sissy 社群的截圖與語錄。

推特上同樣充滿 Sissy 相關的帳號與貼文,而且會使用 GIF 圖檔來迴避敏感內容的過濾。一名 ID 為 @tsnicole3 的推特使用者自稱是個「幻想懷孕」的「未出櫃跨性別者」,曾貼文表示「活在一個 Sissy 男被女性化、屈從於 Alpha 男的社會是我的夢想。我想穿漂亮的女用內衣,懷上孩子,成為妻子、母親。」一個名為 BoringKate (@boringnerdykate) 的跨性別運動人士擁有七萬以上的粉絲,推文幾乎都是關於性與色情片,而且對 Sissy Hypno 特別有興趣。四月時,他發了一篇推文:「如果廣告商真的有在監控網路活動,他們至少該給那些搜尋 Sissy hypno 色情片的『男孩』大力推薦荷爾蒙替代療法。」
(譯註:以在網路上的活動而言,BoringKate 比起社運人士更偏向業餘的 Onlyfans 經營者,但公然鼓吹用藥確實是警訊。)

有一些書同時是色情讀物,也是指南,這種媒體受非自願單身 (Incel) 運動影響。男圈 (manosphere,男性權利運動與非自願單身論壇) 的用語像「Alpha 男」「Beta 男」在這些指南裡都可以找到。在非自願單身運動的用語中,「Beta」是種蔑稱,指涉因為侵略性不足、體格柔弱或缺乏刻板陽剛特質而在異性戀感情世界中挫敗的男人。由 Hotwife Kim 自費出版的書《十步驟成為 Sissy:強制女性化(暫譯,原文為 The 10 Steps to Become a Sissy: Forced Feminization) 中,聲稱自己的目標是將「Beta 男」變成女人,這也是他們變得可欲 (sexually desirable) 的唯一途徑。

「如果你繼續當個 Beta 男,你一輩子就只能在獨身與悲傷中度過。當你變成女孩,你就能跟很多人上床──女孩都是這樣。真正欣賞女性之美的人不會只想佔有她們,像是交女友或娶妻、跟女人上床;你的愛更加廣闊,你自己就想成為女人。這種欲望很正常,一點錯都沒有,而且在科技的幫助下非常可能成真。

事實上,我們的文化也正在進行大規模的轉型。Beta 男變得越來越柔順、女性化,女人則在性方面變得果斷自信。我不會怪你感到嫉妒,如果我是 Beta 男也不會快樂。你大概成天都在被女孩拒絕,被迫看著她們和 Alpha 男約會,而且你知道她們會經歷你永遠得不到的超讚性愛。你被迫進入一種恥辱的獨身狀態──除非,你接受自己作為 Sissy 的宿命。」

由於自費出版的關係,這種素材越來越容易取得了。除了亞馬遜,沃爾瑪也有在線上販售強制女性化情色手冊,一查就會跳出一打標題,例如〈因為尺寸不足的雄風而從 Alpha 女化成 Sissy〉(Feminization from Alpha to Sissy Due to His Inadequate Sized Manhood!) 和〈強制女化:綁架,催眠訓練,Sissy 奴隸女僕〉(Forced Feminization: Abduction, Hypnosis Training, Sissy Slave Maid),還附有以下的描述

「Greg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被束縛且精心妝扮。一個謎樣的女催眠師告訴他,他的新名字是 Ashley,並用鞭子抹去了他的過往。Ashley 再也沒有過去關於 Greg 的任何想法。這個穿乳膠衣的催眠師揭露 Ashley 現在身在一個娘化邪教中,Sissy 女僕訓練緊接著開始了 ……這整個轉化邪教的幕後黑手, Don,是個強大的 Alpha,決心要展現他的支配地位。每次月食,他都會挑選一個新轉化的 Sissy 來住在他的華廈裡;他原先以為來的只是另一個 Sissy 女僕,卻不只是如此。Ashley……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


「『成為 Sissy』意味著喪失心智,術語上稱為花瓶化 (bimbofication)。圖卡引導觀看者在催眠下臣服,洗腦,融化理智,變得愚蠢,還有其他拔除智力的技巧。
最常以 GIF 格式循環播放的那些姿態表現了意志力的消散:憔悴的臉,顫抖的腿,翻白的雙眼。連 GIF 格式本身都是有寓意的,這是種蒸餾出女性本質的離心機──敞開的嘴,欲求不滿的屁眼,空洞的眼睛。Sissy 色情讓我成為跨性別。」
──摘自〈女性 (Females)〉,Andrea Long Chu 所著。

娘化催眠 (Sissy hypno) 結合了一些以洗腦男性觀眾、讓他們相信自己是女性為目標的錄音。這些素材據製作者說法,透過重複的咒文,會將男人轉化為「花瓶」和「性愛娃娃」。其中一樣範例可以在 BambiSleep.com 找到,在這個網站的首頁,「深度情色花瓶催眠」加上了說明,「任何人想變成性感的花瓶女孩,都可以來聽 Bambi Sleep。這個檔案的使用者不限性別。」更細緻的解說在「如何開始」這個標籤下:

「Bambi Sleep 是最先進、完整的情色催眠系統之一。這些課程會讓你 (不論性別) 變成一個名為 Bambi 的、無腦而美麗的花瓶。
Bambi 喜歡高跟鞋,緊身衣和完美妝容。讓她自己決定的話,她會透過植入物和整形手術改變外表;如果你的工作不允許這點,這可能不適合你。」

第一部 Bambi Sleep 影片在 2018 年上傳於 Youtube ,點閱數超過十萬。以「花瓶女孩 Bambi 訓練」為標題,影片描述保證這是「完整且強大的訓練計劃,讓聽眾轉化成完美、愚蠢、淫蕩、名為 Bambi 的花瓶女孩。」影片中,一個戴墨鏡的女性照片不斷緩緩旋轉。隱隱約約的嗡嗡聲在背景響起,一個很明顯是電腦生成的女聲指示觀眾放鬆,並且要求在他們聽見「花瓶娃娃」(Bimbo doll) 這個詞時陷入被催眠的狀態,同時有女性的呻吟、輕而不斷重複的「Bimbo doll」聲音出現。

這個影片持續了兩個半小時長,命令聽眾「不加疑問地服從,抹去任何自由意志的概念」並且變成「貪婪而自願的傀儡,服從的需求輕易地置換了你的慾望,一個沒有自由意志概念的傀儡」。他們表示觀看者的智力會「隨著乳房膨脹而每況愈下」。

這則影片下,一個名為「尿布愛好者」留言道:「我已經對這些催眠影片成癮了,每天晚上都要聽,感覺真好……變成無腦性愛娃娃的感覺真好。」另一個帳號名為 Amanda Grey,照片上是一個化妝、穿刻板印象中的女性化服飾的男人,表示他現在無法在不把性玩具放進嘴裡的前提下脫內褲:「我沒辦法在嘴裡沒有陰莖的情況下上廁所。現在我得在包包 (purse) 裡放一支假屌。」考慮到這種色情作品的本質,我們很容易想像:和這個男人有類似狀況的人們,會更偏好使用女性設施來滿足他們的癖好。

另一則留言表示他的父親對 Sissy Hypno 成癮了:

「他好幾年來都這麼做,這東西在他醒來時都佔據他的心神,我媽整個要瘋了。他們都是老年人,他幾乎走不了路、要及時到廁所都很困難,但他不知怎麼就是有時間搞這個還去買 poppers……這東西在我爸晚年時纏住了他,毀了我的家庭。」

poppers」是種俚語,意思是:使用吸入性藥物來使平滑肌放鬆,尤其是括約肌,並且提升心率以製造一種發熱、興奮的感受。在 Sissy Hypno 色情的相關討論中,很容易看到 poppers 的討論。


r/TGandSissyRecovery 子版有五千左右的成員,以支援彼此戒除 Sissy Hypno 與跨性色情為目標。貼文多半在分享個人成癮的故事,還有 Sissy 成癮如何使成員相信自己是跨性別者。

十一月十三日,一篇標題為「我不知道我是跨性別者還是只是有性癖」的貼文說:

「我很想進行性別轉換,但我還沒出櫃。我試過異裝而且那讓我很興奮,當我穿上異裝,我想要找男人肏我。我試過找男同性戀上床,而且我覺得自己還是對女人更有興趣,但當我是女孩時,我想被肏。」

十一月二十一日,一篇標題為「建議?」的貼文說:

「戀物性異裝症 (Transvestic fetishism) 讓我很困擾。這從我真的很年輕時就開始了,在青春期轉化為性欲……我第一次自慰時穿著我繼母的衣服,現在我感覺自己需要穿著女性化的衣服才能排遣那些想法,有時候不穿就沒辦法保持專注。我去見心理醫師時常穿女性化的衣服,所以我感覺自己不該告訴她那使我有性愉悅……我覺得這樣做會讓她非常不舒服。」

十月,r/sissy 有一串被刪掉的貼文,標題為「解除程序 (Unprogramming) 後發現我懷念以前的自己」,內文如下:

「這垃圾既險惡又虛偽。我開始進行 Sissy hypno 的時候還是青少年,原本我和女人還處得來,現在我恨她們。我以前是順性別,現在我不確定了。我恨 Sissy hypno ……色情對我們大多數人的影響很糟。開始看這些東西以前,你是什麼樣子?我們是什麼樣子?我不要再叫自己陰莖『女屌』(lady dick) 了……你被色情作品騙了才變成這樣……這東西真的是洗腦,我寧願要我的心智回來。」

與主流情色作品不同的是,Sissy hypno 針對觀眾給予指示、刻意利用媒體的力量來改變一個人的自我認同,並鼓動焦慮不安 (dysphoria)。數十年來,多項研究指明觀看色情作品與對女性的態度有關聯,也造成暴力與攻擊事件的增加。由於鏡像神經元的關係,觀看這些作品時刺激到的大腦區域與實際進行性交時相同。一名洛杉磯加利福尼亞大學的教授,Marco Iacoboni 表示這就是色情作品對我們的心智有很大影響、可能鼓勵潛在暴力行為的原因,「大腦中的鏡像機制使我們自動地受到我們接收的資訊影響,因此,暴力行為傳染的神經機制似乎是可信的。」

近年的研究表明,色情作品可以劫持大腦的多巴胺獎賞系統。由於多巴胺在觀看色情作品時大量分泌,大腦對這種刺激漸漸麻痺,而需要更誇張的素材引起同樣的快感;因此,色情作品可能導致性功能障礙與憂鬱症。除此之外,有些研究指出觀看色情作品可能導致身體畸形恐懼症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尤其是男性對陰莖的焦慮。有鑑於性別不安是身體畸形恐懼症的一種,我們可以推斷:色情作品有能力扭曲自我認知,並引發性別不安,而不僅僅是引出原有的狀況。

我們消費的媒體會形塑我們的心智與行為,這曾是無可爭辯的事實。然而,隨著我們的生活越來越被媒體填滿,要批判性地思考它對我們的自我認同的影響越來越困難,而且通常被貶抑為私人經驗而非社會觀察。因此,我們必須思考:近來宣稱自己有跨性認同成為流行的現象、與色情作品的流通性與可近性增加的關聯。這種現象,這種潮流,我們不能忽視。


譯者後記

前言中提及中國的「藥娘」社群與 Sissy 社群有部分相似之處。由於中國的網路管制,網路上關於藥娘的資料也較為零散,在此稍作整理,供參考。

一、與跨性別群體的重疊

(一) 以下選輯部份具代表性的藥娘相關貼文,供讀者比對社群的近似性:

  1. 「藥娘吧將開始服藥稱為入坑:一個永無止境追求身體女性化的過程」
  2. 「藥娘,指通過服用或註射藥物 (包括但不限於雌性激素、抗雄性激素) 等手段,使其生理狀態 (主要為體貌特徵) 接近女性的男性或雙性別者。」
  3. 「跨性別者指的是自我性別認同與其出生指派性別不一致的人 [2],重要的是確定的自我認同,與吃不吃藥、做不做手術都無關,根據 2017 年的調查,國內跨性別者對藥物治療有需求的比例為 62% [3],並非所有跨性別者都對藥物有需求!『藥娘』並沒有指定自我認同,所以『藥娘』群體中可能大部分確實是跨性別者,但是也有部分不是。筆者個人是非常厭惡和唾棄用『藥娘』這個詞來標定 MTF (跨性別者中的男跨女) 的身份,我們正確的性別屬性是女性、跨性別者。」

(二) 藥娘、Sissy、和跨性別社群中的差異爭執

從以上幾則節錄可以看出,「藥娘」和跨性別 (男跨女) 的特性有諸多重疊,但這兩個社群並非全然重疊,也沒有一致定義。在歐美世界,Sissy 社群也引起類似爭議,例如,在 reddit 的「問問跨性別」版上就有許多相關貼文:

  1. 跨性別空間中,自稱 Sissy 的人是否讓你感到困擾?(發文者是已術跨性別)
    「以前他們多半待在自己的社群中,通常是性癖好社群。有時候他們會說自己是跨性別者,有時候會說自己等同跨女。前幾天,我看到有人說 Sissy 也屬於跨性別大傘,並且面臨一樣的掙扎。
    我不禁感到有些困擾。」
  2. Sissy vs 跨性別
    「有個女孩告訴我,很多跨性別者鄙視 Sissy,覺得 Sissy 的生活方式很噁心。」

筆者希望指出,這種名詞意義不明導致的爭端和現行跨運的定義不明是一脈相承的──當所謂的跨性別大傘含納一切「跟男女二分的主流社會期望不同」的個人、又以「自我認同」為判定標準,實務上,跨性別社群不可能在邏輯自洽的前提下切割任何人。這個敘述在性犯罪者進入女性空間的諸多議題上也適用。

二、未成年接觸的問題

  1. 「藥娘吧很多非常幼齒的底迪因為網路發達就也常在那混,在那邊 16 歲都嫌老,14,13 都有看過,目前最小看到有 12 歲的,那些都是還沒被汙染的身體,若是真弄得到藥,以後肯定是大美女。」
  2. 「好像現在還有人在教唆一些小孩進入藥娘圈,給他們洗腦說當一個藥娘其實是一種自由的生活方式,能按照自己內心想幹嘛就乾嘛,這在我看來是非常不可理喻的……我非常反對那些沒有深思熟慮就進入這個圈的孩子,作為圈裡人,看到越少人進圈我越開心。」

譯文中提及 Sissy 的相關內容經常涉及用藥 (荷爾蒙療法或興奮劑),藥娘社群則與「用藥」密不可分,相關的資料也經常提及未成年用藥的現象,即使在主張跨性別可無術無藥、在變性一事上應當尊重未成年者意志的〈关于“温州母亲发现 15 岁‘儿子’加入‘药娘群’‘变性’”新闻的焦点解读〉亦沒有否認。

從歐美現行的狀況,我們可以看見:2024 的此刻,已有不少於青少年時期經由醫生診斷、開藥的「脫跨者」(detransitioner) 出聲表示自己在不明瞭風險的情況下進行用藥,甚至手術而造成後遺症的情形,也有許多地區因為新的醫療證據而收緊相關規範。

因此,筆者認為貿然鼓吹未成年用藥的行為相當不負責任。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

訂閱最新消息

贊助網站

支撐網站的基本營運開銷,讓網站走得更長久。

贊助網站

贊助網站

支撐網站的基本營運開銷,讓網站走得更長久。

贊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