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日本女性空間守護協會:贊同者之聲


【翻譯】

  • 原文:賛同者の声
  • 作者:女性スペースを守る会
  • 日期:2021 年 9 月 18 日

「女性空間守護協會(女性スペースを守る会)」是為了保護女性權利以及女廁等女性專屬空間而成立的日本非營利組織。

關於該協會的成立宗旨,請詳見

該協會自 2021 年成立以來募集到許多支持者(包含性少數族群)的聲音,表達女性空間之重要性,以及為何要反對將性別自我認同加以法制化。

以下節錄幾位支持者的意見。


・笙野頼子 1

多年來,我一直在書寫關於靈魂的性別和青春期的性別不安。儘管這是我的文學作品中的一個重要課題,但我堅信不應該將性別自我認同加以法制化。除非出於禁止或限制的目的,否則性別自我認同是一個不應包含在任何文本中的用語。

我堅決反對現今性別自我認同法的制定。性別自我認同是無法客觀認定的。

不只是性別自我認同,「我真的是心中的那個我」的精神救贖、幻想,有時是必要的,但最終,它僅能留在個人的思想或藝術表現當中。說到底,並沒有完全獨立於物質生命之外的心靈。因為活著,因為有肉體,所以精神才存在。

女性專用空間本來就是生理女性專用的,手術後更改戶籍性別的不過是特例。這些人首先要改變的就是他們的身體。更改戶籍性別的必要條件中並沒有獨立於身體之外的心理性別。這些特例者中必然有唯物主義者和無神論者。這些人受生理性別問題所苦,因此至今仍以性別認同(障礙)這個詞彙來定義,而非性別自我認同 *。再說,所謂性別認同,由英語直譯,其意思是需要由經驗豐富的他者的認證以及時間來證明的。並不是自己認為是就是。因此,它無法以「性別自我認同」這種漫無邊際的詞彙來替代。

*譯註:性別認同(日文:性同一性)意為性別與他人認知的一致,也就是生理與心理一致。因此「性同一性」是需要藉由對照自我認知與他人認知是否有差異以及時間才能證明的。

而性別自我認同(日文:性自認)則不需他人認可,只需要自我認知,也就是 self-ID 的精神。

此外,如果將來發現精神對肉體認知 * 的醫學根據,則應與單純的自我認同區分開來。但無論如何,沒有必要性別自我認同納入法律層面。

*譯註:原文為「身体性由来のもの」。「身体性」是一個在現代日語度的宗教、人文、心理等領域都有所涉及但定義曖昧的詞彙,目前中文並沒有適當的詞彙翻譯,就用意譯直覺翻譯了。讀者可參照原文。

說到底,在各方觀點莫衷一是,甚至連「沒有男跨女會進入女性專屬空間,也不想進去」這樣的主張都有的情況下,這部「性別自我認同法」究竟是為什麼樣的人制定的?什麼樣的人會因此受益?這樣的法律不但會使跨性別者飽受誤解之苦,也會對女孩和女性造成莫大傷害。

心靈是什麼呢?如果一個人死去,就回歸為無的東西。靈魂本身不可能有獨立於身體的性別。即使使用最先進的科技,也不可能將其作為現實和客觀條件的論述前提。如果政府允許這樣的情況,那麼語言所指稱的主體本身定義將在該國的語言中遭到破壞。這種政府將現實置於幻想之下,用幻想優先於現實的制度來治理國家,再藉由言論審查,將制度所引發的混亂給掩藏起來。

為性別自我認同立法的國家,無論是多麼發達的國度,都失去了近代與科學的精神,如果深入觀察,就能發現這個現象是殖民主義以及一神教中對同性戀及女性歧視的延伸。 此外,許多認為男同該死刑、墮胎是犯罪的國家也加入了這場社會運動。 而這種情況得以實現是因為背後有著財閥的金援支持。

可怕的是禁止討論此項議題的風氣也開始在日本蔓延開來了,我因此認為建立一部官方的性別自我認同限制法反倒有其必要。 性別認同障礙特例法(GID特例法)也應該繼續施行。我期望能將性別認同障礙者的荷爾蒙治療納入保險的保障範圍。

關於性別自我認同法,我認為如同建造軍事基地或核電廠,任何微小的疑慮都應該攤在陽光下受到檢視。就像要在女性廁所和女性浴室中建造基地和核電廠一樣,女性是否能在這個議題上被視為這個場域的原住民 * ,得到官方與原住民溝通時同等程度的重視與對待?這是我始終在思考的問題。

譯註:軍事基地與核電廠屬於嫌惡設施,選址建造時往往會與當地原住民發生齟齬,譯者認為若不加筆說明會造成文意不順,因此加入了一句有原始文本沒有的意譯。擔心誤譯的讀者可參照原文。

在過去的一年裡,我已經寫下了可以集結成兩冊的退件,這篇文章八成也會石沉大海。 沒有出版社願意刊登這樣的文章。 但我不會氣餒。

將身體符號化,將現實數值化 * 並從中榨取利益是新自由主義的基礎,而針對弱小易攻擊且人數眾多的女性的策略是最有利可圖的。

譯註:譯者對此用詞的理解是:

每一樁悲劇都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真實的生命經驗,但若是數值化,就很容易被輕忽其痛苦。

這種將女性的主體從身體中剝離出來,將指稱女性的詞彙從語言中驅逐出去,扼殺女性的精神,將女性的身體牲畜化,甚至硬給女性貼上仇恨標籤,這樣的性別自我認同法,我堅決反對到底。

 

・ピルつき

感謝發起這個協會。

此外也還要對您們的努力表示由衷的敬意。

跨性別問題的本質不是歧視問題。

這是一場將性別的定義從生理性別改變為心理性別(Gender)的邪教式意識形態運動。

隨著這種意識形態運動的擴散滲透,不可避免地會有並沒有性別認同障礙困擾的人也想要改變自己的性別,試圖改變身體。

而許多年輕且弱勢的女性將成為這場運動的受害者。

在日本,已經出現了許多切除了子宮與卵巢後變更戶籍為男性的女性,其人數是當初在制定性別認同障礙特例法(GID 特例法)時的好幾倍。不可逆的侵入式醫療正在成為風潮。

出現這種傷害身體或使人喪失生育能力的流行,本身就是一個嚴重的人權問題。

防止跨性別意識形態侵蝕的第一道防線是保護婦女的空間。

作為一個一直在思考女性人權問題的人,我不能坐視現狀不管。

期望這次會議的主旨能得到社會大眾廣泛的理解。

 

・滝本太郎

很抱歉直到最近才注意到這個問題。不過令我震驚的是,連律師都表示,「跨性別女人就是女人」的意識形態就是一個(通過性別自我認同法的)理由。要是不承認這句話就會被指責為歧視。

不能讓法西斯主義的《棕國好狗》 * 成為現實。我認為這個現象是一種試煉。 人應該保持質疑的精神,不退縮,不隨意給他人貼標籤。面對任何事都能公正客觀地予以判斷。

*譯註:《棕國好狗》(Brown Morning)講述在一個國度下,政權只許人們養棕色的寵物,凡是棕色的貓才准養,非棕色的貓要統統消失。人們退讓,若無其事。一項又一項的政策落實得非常順利。主角最後反思,本應從一開始就對政權懷有戒心。

故事簡介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無論如何,對於「保護女性空間」這一點,的確需要得到廣大民眾的支持。麻煩各位了。

 

・永田

比起推行自己的性別自己定義的自我性別認同,我認為先建立起一個定義,並在社會上廣而告之才是更為必要的。廁所和浴室是女性毫無防備的場所。我希望比起那些自稱是跨性別,但對身體沒有不安的生理男性,女性的安全能到更優先的保障。當然,此舉並非是允許歧視。體育活動等與生理性別密切相關的活動不能被視為歧視,我認為可以建立起新的性別概念、並為新的性別分類設置新設施以及應對措施。

 

・柳原

在日本,女性空間太不受重視了。單憑男性的說詞就可以簡單地共用更衣室。有一些小女孩也會使用的體育俱樂部或體育中心,僅憑跨性別者的說法就隨意變更規定並讓其使用女性更衣室。管理者壓根無視使用女性空間的女性的存在。

不允許男性進入女性空間的原則是絕對的,不允許有任何例外。重要的是絕對不能讓步。一旦退讓,女性恐怕將無法在公共場所活動了。

 

・喜多幡

偷拍至今在職場、公共廁所和浴室中仍然存在,允許自稱女性卻有陰莖的男性進入女性專用空間的法規和措施會助長對女性的暴力行為,因此我反對。此外,將自稱女性的陰莖男納入女性體育和選舉框架,會使女性被排除在女性體育和女性參政的保障名額之外。 如果在人口普查中將自稱女性的陰莖男算作女性,我們將無法檢視性別歧視的真實情況。 同樣地,讓自稱女性的陰莖男進入家庭暴力庇護所和女子監獄,會使這些設施中的女性暴露在性暴力的陰影下,因此我強烈反對。

 

・てててああ

許多人忽略了一個事實,即這個問題是婦女權利和跨性別權利之間的衝突。那些積極參與反對歧視和提高人權活動的人經常忽視婦女的人權。我雖不認為跨性別女性會肆無忌憚地侵入女性專用空間,但現行提高 LGBT 意識的法案並不能防止男性利用侵入女性專用空間來滿足他們的性慾,法案極高可能使這類案件增加。我對此感到相當恐懼。在日本,性騷擾是一種「常態」,男尊女卑觀念根深柢固,若忽略日本的社會背景,照搬歐美的法律規章,這樣做會發生什麼事呢?好好思考並充分檢視法規所帶來的效應,我想是非常重要的。鑑於這是一個關係到婦女和兒童生命和身體安全的人權問題,我要求立法時需慎重,避免法律漏洞的產生。

 

・uni

在人際關係和對話中,認同和妥善對待那些自我認定為女性的人、認同和妥善對待和那些自我認定為為男性的人,這點我是贊成的。

但是,廁所、更衣室和浴室等空間應根據身體性別進行劃分。

否則女性的安全將無法得到保障。

如果以性別自我認同為標準,男人很容易就能冒充女人,進入女人的空間,只要說「我是跨女」就好,別人不可能分辨他究竟是真是假。

即使是現在,也有男性闖入和實施犯罪、或安裝相機偷拍等的猖獗行為。

請守護女性的安全。

 

・こころの花

我的母親曾經從事警察相關工作。 30多年前,母親是她工作單位中唯一的女性員工,當時職場中只有一個男性廁所。母親經常在家裡抱怨「上班的馬桶好難用,很困擾。」(母親當時除了輕微便祕以外,似乎還為其他病症所苦),雖然向工作單位提出了設置女性廁所的請求,但在任職的三年內沒有任何改善,直到她離開以後,才聽說終於加設了。

當我在 Twitter 上看到關於女性空間的辯論時,我首先想到的是我母親的故事。比如母親在月經期間也要與男性共用廁所,我認為肯定是非常不方便的。

前人歷經艱辛所爭取到的權利,我們不能只是理所當然的享受它,更應該認真守護它。

 

・庭のすみれ

女性專用空間對於女性獨立生活至關重要。

如果我們不守護這些女孩的學校和社會設施,使她們不受傷害地成長,那麼女孩在成為成年女性之前的自信心就會被摧毀。

忽視女性力氣比男性小的事實,只重視男性的自由意志,會因此困擾的是女性。

女性與認同為女性的男性共享空間(更衣室、廁所等)的設施數量,已在逐漸增加。

使用帶游泳池的體育設施時,必須接受『根據本公司訂立的標準,經過考量後,允許性別認同障礙者和其他性少數群體使用該設施。』這樣的條款和條件。

這些空間應該是女人為了規避男性的視線而設置的,但如果不接受自稱是女人的男人進入女性空間,女人就不能使用設施。

使身為女性的我無法使用體育設施的規章,就這樣完成了。

人類有女性型的身體和男性型的身體。心理有性別的說法在生物學或醫學上都沒有得到證實,過去幾年,男性所制定的規則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剝奪了社會上女性的安全空間。


  1. 日本作家,近年來因反對性別自我認同法制化而「被禁」,長期合作的出版社停止出版和發表她的作品。

    其最新著作《笙野頼子被禁小説集》簡介寫道:我成了一名被禁的作家。我沒有寫什麼奇怪的東西。這是我為了捍衛醫學、科學、唯物論、現實上的女人而寫的一份個人報告。 ↩︎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