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Unsplash

日本女性團體「No!Self ID 尋求女性人權與安全協會」抗議聖母清心女子大學招收男跨女之公開信


【翻譯】


前情提要

日本岡山的聖母清心女子大學宣布從 2023 年起開放給男跨女學生申請,戶籍為男性但自我認同為女性的跨性別者,申請時不需提供醫療證明,只需在報名入學測驗的一個月前繳交說明自身情況的文件,經校方審核後即可參加入學測驗。

以下為日本女性團體「No!Self ID 尋求女性人權與安全協會」寫給聖母清心女子大學的信,以對此事表達抗議。


針對聖母清心女子大學接收「跨性別學生」一事抗議

致:
聖母清心女子大學 校長 津田葵修女
聖母清心女子大學 多元學生包容委員會主席 本保恭子


在得知(作為女子大學的)貴校即將從 2023 年起接收跨性別學生的消息時,我們感到非常驚訝。我們認為這不僅僅是一所大學的政策轉換而已,而是有非常大的問題。為此,我們將從爭取女性權益和安全的立場出發,指出幾點不容忽視的問題,以表達強烈的抗議。


一、入學與否是依據他人無法驗證的「自我認同」決定,且入學後他人不得質疑其自我認同

根據 6 月 16 日山陽新聞的報導(https://www.sanyonews.jp/article/1273504),申請入學者「不需要提交醫療證明」。也就是說,申請者可以在醫生完全不介入的情況下,單純就自己判斷的性別認同來申請入學。這不僅從根本上來說缺乏客觀性,也根本破壞了女子大學應有的樣子。首先,女性在歷史上是因為生理性別的關係而被排除在高等教育之外,所以才會有女子大學成立。女性從來就不是由於性別認同為女性而被排除在教育場域之外。女子大學的設立和延續,是為了提供那些因女性身份而不被允許念書的婦女們一個高等教育的機會。而貴校的新政策,則直接違背了女子大學這樣的歷史和理念。

另外,貴校網站上的《多元化學生(跨性別女性)包容指南》(https://www.ndsu.ac.jp/life/support/pdf/transgender.pdf)(以下簡稱《指南》),雖表示「若發現男性謊稱自我認同(即『假冒』)的情形,將依學校規定予以退學」,然而只要性別認同不是由醫生判定、而是主觀認定的,就不可能存在一個能夠判斷是否假冒的標準,其他人(包括貴校的「多元化學生包容委員會」在內)也不可能確認得了。如果根據無法確認的東西來做錄取或退學的決定,必然會出現恣意判斷的情況,以教育機構來說是不被容許的事。不過,由於《指南》裡有「入學後無論性別認同或戶籍如何變化,都不會因此被退學」這句,即使真發生了「假冒」的情況,到時候利用這條就一切都沒問題了吧。不得不說,作為教育機構,這樣(定義模糊)的規章根本是在詐欺。


二、「跨性別女性是『眾多的女性樣貌之一』」的言論,實際上是對女性人權的侵犯

上述的《指南》和貴校校長的言論皆指出,「跨性別女性是『眾多的女性樣貌之一』」。然而,把只根據本人主觀想法及自稱才能知道的「跨性別女性」斷定為「眾多的女性樣貌之一」,是對女性權利及安全的危害。

女性由於生理上與男性不同,一直以來被視為低於男性一等,遭受到性暴力與性剝削。女性在體格、肌肉和骨骼方面與男性相比是相對脆弱的,並且會來月經,也有懷孕的可能性。因此,為了保護女性免受男性可能的侵犯、保障她們的權利,而有了女性專用的廁所、浴室、更衣室和女子運動等等的存在。然而,把只以性別認同認定的「跨性別女性」視為「眾多的女性樣貌之一」,就等同否認了男女之間的生理差異。若硬是否認這樣的差異,等於是從根本上侵犯了女性的人權和安全。事實上,那些輕易允許人民依據自我認同變更性別的國家,已經出現了以下問題:

  • 生理男性、特別是那些保留了男性生殖器的人,以女性的名義參加女子運動,贏得冠軍,得到了獎金、榮譽和獎學金(例如贏得美國大學游泳冠軍的莉亞・湯瑪斯 (Lia Thomas))。

  • 在美國等國家,包括性犯罪者在內的生理男性開始認同為女性,結果被關押在女子監獄,在裡面實施性暴力。也有女性被迫懷孕(例如英國、加拿大、加州等)。

  • 男性生殖器外露、半勃起的人士可以進入 Spa 等業者的女性專用區域,而且按照法規,業者不能將這些人趕出去(例如加州的 Wi Spa 案)。

以上的案例看起來可能很極端,但若不是因為人民可以優先依自我認同變更性別,這些問題本來是不會發生的。


三、可否使用女廁,以及「大家的廁所」所引發之問題

貴校的《指南》雖然寫道「大多數廁所分為女廁/男廁,但在這兩處……設置一個不分男女、『大家的廁所』。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使用這類廁所,甚至可以作為更衣室使用」,然而它並沒有規定「跨性別女性」必須使用這類廁所。這意味著,貴校並沒有給予女學生任何權利,可以選擇拒絕與具有男性生殖器的跨性別學生共用廁所和更衣室。對女性來說,即使只是被男性看到自己無防備的模樣,也可能會造成終生心理創傷的。跨性別學生受到悉心照顧時,為什麼女學生的選擇權和意願卻被忽視了呢?您們可是自稱為「女子大學」呀!

反之,如果您們要求跨性別學生使用「大家的廁所」,等於是向外界表明只使用這種廁所的學生是跨性別者,而有可能會被指責是「對跨性別者本身的歧視和強迫出櫃」。如果有跨權人士指責您們不讓跨性別學生使用女廁是種歧視,您們有辦法和他們爭論嗎?


四、讓學生承擔「不能讓人出櫃」的心理壓力

性別認同並不是客觀的。即使跨性別學生通過入學審查了,和他朝夕相處的女學生們之中,很有可能會有人拒絕接受其為「女性」。然而,即使女學生有疑慮了,也無法與其他學生討論這些感受;因為按照《指南》,讓人出櫃是件「絕對不能做」、「會被當成騷擾」的事。十幾歲到二十歲出頭是一個人拓寬視野和思維的重要時期,期間所形成的思想和價值觀會奠定之後人生的基礎。這個時期很重要的是,要有一個在追求真理時不被阻饒、不被欺瞞,可以對接收到的事物進行質疑和討論的環境和氛圍,而大學應該具備這樣的空間。但是,學生在進入一所堅持「跨性別女性就是女性」的大學後,就算意識到自己的感覺和想法與其不相符,也無處可逃了。這意味著青少年的思想和信仰自由沒有得到充分保障,可能會對其心理發展產生不利影響。以一個教育機構來說,這種事也是不被容許的。

貴校已經宣布了將從明年 2023 年開始接收跨性別學生的政策。有其他女子大學考慮到在校生的反感,決定等在校生畢業後才讓跨性別學生入學。然而,貴校連這層考量都沒有,就在 2022 年 5 月公佈了《指南》,並在 6 月 1 日的校長致辭中向所有學生傳達這個消息。這些女學生原本以為自己進入了一所安全的女子大學,卻在沒有任何協商的情況下,突然要從下一學年開始和擁有男性生殖器的學生一起度過大學生活,請問您們有想過她們的感受嗎?

貴校的教育理念之一是成為一所「了解時代的變遷而不隨波逐流,關注人們真正追求的事物,為人民服務的大學」。然而,作為貴校新政策基礎的跨性別主義(性別認同至上主義),並不符合「為人民服務」的思想。這是一種迫害女性、壓制女性人權的意識形態和運動。請貴校不要為了維護人權和多樣性的美名「隨波逐流」,仔細看看世界上實際發生的事情,重新考慮貴校的政策吧。請貴校好好保護您們女學生的人權和尊嚴吧。


2022 年 6 月 25 日
No!Self ID 尋求女性人權與安全協會
共同代表 石上卯乃 櫻田悠希



6 月 30 日,我們收到了 email 回信。

致:
No!Self ID 尋求女性人權與安全協會
共同代表 石上卯乃 櫻田悠希


您好,我們是聖母清心女子大學的多元學生包容委員會秘書處。

前幾日您發給本校公關處的傳真,委員會秘書處這裡已確實收到了。

另外,您寫給津田葵校長以及本保恭子主席的書信,我們也確實收到並已閱讀。

我們將會列入參考。非常感謝您的意見。


*———————————————————–*
聖母清心女子大學
多元學生包容委員會秘書處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