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Pixabay

被「恐跨症」阻礙的公眾議題討論及政策制定


在噗浪 (免術換證) 正方激辯中,不少正方起手式就是「你反跨」「你恐跨」,這是一種試圖道德勒索對方,好使對方自行退讓的手法,實際上卻是迴避了公眾討論議題。而在國外搭配上取消文化 (cancel culture) 的跨運用這個手法已經實質阻礙了公眾政策的討論與制定。


【翻譯】


給政策制定者的建議:「您不必決定"跨性別女人是否為女人"」

在決定如何處理女性專用空間和服務時,關於「跨性別女人是否為女人(transwomen are women)」的意識形態辯論,對政策制定者來說並不是一個有用的起點。

社會對個人自我表達其性別認同的認識和容忍度不斷提高,這是值得歡迎的,但它不能簡單地將其推及到所有政策領域。

當制定女性專用政策的原因是"因為"男性女性之間的差異時,就不能這樣作。在體育政策制定中尤其如此。

幸運的是,政策制定者不需要決定他們是否相信「跨性別女人是女人」。

完全可以尊重跨性別者的性別認同,並同時接受跨性別女性生來就是男性,且他們的身體將受益於男性青春期。

不幸的是,與女人和跨性別社區有關的討論,經常被簡單的口頭禪「跨性別女人是女人」所包圍,從而延誤了最終的政策決定。

將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和生理性別(sex)這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混為一談是很常見的。 如果有人承認差異,很快就會被指控跨性別恐懼症(transphobia)。

這是政策制定者最好要避開的死胡同。

儘管世界橄欖球協會(World Rubby)為支持女子比賽中跨性別資格的循證政策制定做出了英勇的努力,但可以預見的是,它已經不可避免地遇到了「跨性別女人是女人」的障礙。

在女性監獄政策、女性受暴庇護中心、女性專用更衣室等方面,同樣的障礙也讓政策制定者陷入困境。

關於球員福利、競爭公平和參與水平的嚴格和高質量的科學和法律討論,似乎已經被「跨性別女人就是女人!」的陷阱所破壞。

但實際情況不同。 制定女性體育比賽中的跨性別參賽資格政策,並不會對跨性別者性別認同的有效性或生活經歷做出判斷。

出於公平和安全的原因,同意將跨性別女人排除在女子橄欖球賽之外,並不意味著您認為她們的性別認同對她們來說不重要。

它只是承認我們都知道的事情--生理性別(sex)也很重要。

有時,如果我們希望政策實現其目的,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優先考慮它。

這一點在女子運動更是如此。


(完)


譯者評論

以「客觀因素」制定政策或運動賽事是一直以來的既定原則,但在跨運意識型態介入影響法律政策時,已經因為了「尊重個人」的人文關懷理想,而超越了此一原則。

為了所謂「包容、尊重」為出發點,卻在後續並造成破壞性的結果。

我看到的是政策制定人、跨運倡議團體、無關緊要的人,聯手起來叫利益受損的女人讓路「你就忍一下是會怎樣?」

事實上就像體育賽制一樣,它不具有「承認誰是女人、誰是男人」的功能。

「承認誰是男人、誰是女人」,是伴侶盟正在衝釋憲、正在衝「跨性別免術換證」的事。

要求社會各層機關各別去「承認誰是女人、誰是男人」,這就是跨運在推動 self-id。

這也是必須從現在開始反對的事。

而這也不是「恐跨症」。

在社群討論、公眾議題上,率先使用諸如「TERF」「反跨 anti-trans」「恐跨 Transphobia」,實質上是想讓反對意見閉嘴、貶低反對意見是不道德、違反社會善良風俗的不重要意見。

這對公民社會討論、共同凝聚共識,是非常負面的影響,它是反民主的。


本文原出處:噗浪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