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Unsplash

來自醫師的擔憂:致電立委(范雲、伍麗華、王婉諭)過程


對於近日來的生理性別自由心證、無術換證議題,我覺得會造成醫療端相當巨大的衝擊,此一議題目前已經走到法官釋憲的地步,所以我想直接請教立法院性平會的立法委員辦公室,看看是否有任何的準備及配套措施。

我打這些電話的目的有兩個:

  1. 說明無術換證會對跨性別者的健康不利,也會打擊本已精疲力竭的健保醫療體系
  2. 確認該立委對於此一議題的態度如何(或是至少請立委站在中立的立場)

先自我介紹一下:女性(沒有屌的那種)、醫師、支持同婚、支持健保納入 TS 手術、支持 TS 更換身分證、支持跨性別者多多利用精神醫療支持體系、不支持「我認為我是女人所以我的屌是女人的屌」。

以下是我跟立委助理的對話:


范雲

我第一個打給范雲國會辦公室,他們請負責跨性議題的助理跟我聯絡,整體對話大約一個小時。

先講結論

  • 確定范雲辦公室全力支持免術換證 (或者說無條件更換身分證性別)
  • 自稱請教了很多運動領域的學者、精神科醫師、內政部
  • 自稱一定會注意生理女性的權益,會有配套措施,但是目前沒有想到什麼配套措施
  • 運動領域的配套措施交由競技體育協會決定

關於身分證性別的意義

我:通常身分證性別代表的是生理性別……(被打斷)

他:身分證性別是出生性別,由醫師判定的,不是他自己心裏的性別認同,我想你是醫師應該比我還了解吧~~~~

我:可是生理性別……(被打斷)

他:每個人都有自己認同的心理性別 blablabla (開始說教)(直到我打斷他,導入想講的醫療重點)


對於我提出醫療端可能會有的醫療場景

我:如果有外觀是男性的人,來急診說肚子痛,結果我們照完電腦斷層之後才發現病人懷孕,這種情況的配套是什麼?孕婦不建議暴露在過多輻射當中。

他:這個……醫師應該要妥善評估病人能不能接受輻射劑量,不是每個病人都能照輻射。

我:沒有人不能照輻射啊。(我的意思是指,他都來急診了,你總要找病因吧)

他:你剛剛不是說孕婦不能照。

我:所以才詢問要是有這種醫療傷害要怎麼辦啊?

他:醫師應該更詳細問診,這是你們的專業,我們希望可以加強醫師對於跨性別的認識與了解。

我:所以以後我們應該要對無論男女病人都問你有沒有懷孕嗎?

他:這方面我們會再尋找配套措施。

(OS:如果台灣人可以忍受所有門診排到三個月之後,的確可以做到詳細問診)
(OS:那醫師在詳細問診時,是不是又會被告歧視?)


跨性別隱瞞病史而出現醫療傷害

助理說是病人自己要負責的問題,但是這不能保護醫師不被告。

註:醫療端無論是醫師、護理師、醫事人員或是醫院,基本上都不喜歡上法院,因為工作實在太忙了,又要排班輪班,拜託別人代班也很難,因此很多醫療糾紛即使醫療端沒做錯任何事情,也會採取和解解決


跨性別隱瞞病史而出現開錯藥

助理:「你們健保卡插下去不就什麼都會看到嗎,O醫師~~~我想你是醫師應該比我還清楚吧~你怎麼會不知道呢?」

我:「雲端藥歷只看得到近期內用的藥物,一般是六個月內的藥物、檢查、影像報告但不包含影像,如果是健保快譯通 APP,只看得到近三年有上傳的報告,不包含自費檢查的報告。」

助理:「跨性別者不會隱瞞病情,如果有人隱瞞病情,你們醫師應該要知道。」


當沒有該器官的跨性別要求國家補助的癌症篩檢

助理表示「這是很明顯的無理要求,可以拒絕,就算被提出歧視訴訟也是你們醫院會打贏官司啊。」

註:你們臨床遇到奧客或是被濫訴不是我擔心的問題


住院病床區分男女的問題

在這部分,助理扯到了犯罪率,並表示如果女性不想跟拒術跨女同房間就是歧視。

助理強調「跨性別犯罪率跟普通人一樣,反而是他們受到性侵害的比率比較高」「你為什麼不擔心女同性戀強暴你」「我們不能預設跨性別者會犯罪,每個族群都有犯罪者」。

對話到這部分之後,我覺得助理是想要「教育你們這些腦袋迂腐的沒用醫師了解跨性別」,這種互相反駁的對話只是鬼打牆,所以我改變策略。

我:建議醫療資訊系統中標示第三性 X,把所有非二元的類別都放進去,也是給醫師一個標記加以詢問。有醫療資料庫才能撈 data 做研究追蹤這個族群的情況,不標記就沒資料,沒資料就無法追蹤這個族群過得好不好。

(OS:不過各醫院的 IT 要慘囉,各大醫院的醫療資訊系統互不相容,增設這麼大量的系統性改變可有得玩了)

助理好像有聽進去(也可能只是敷衍我):「這個很有用,我會記錄下來轉達委員。」

我:「但是現階段跨權團體表態,他們並不願意被註記第三性耶。」

助理:「這方面我們會再尋找配套措施。」 (這句話好耳熟)


中間被扯遠到運動議題的時候

助理「這個 IOC 的指引沒有正式效力啊,不會每個運動賽事都比照奧運辦理,學校體育方面我們支持『各性別可以在自己選擇的性別中運動』,競技體育還要看各大組織開會的決定。」

(以後我大概看不到我女兒在學校運動會得名了)


關於泡湯的問題

這邊我已經累了被羞辱的夠多了所以刻意口氣放輕鬆當閒聊。

我:就是好奇問問喔,如果今天啊,一個身體是男性的跨女去泡湯,然後女客人都嚇到跑光了,老闆可以告他營業損失嗎?

他:這個………恩…………根據我們對跨性別的了解,很多跨性別朋友在手術完成後或是手術做到一半的時候都不太敢去泡湯啦。

我:手術做完的應該女生都會接受吧,我覺得可以啊,可是手術做到一半的呢?

他:他們怕被當眾羞辱所以他們不會去泡湯。


最後一個問題:關於是否對於免術換證設下門檻

我:能否在免術換證前加上前提,有性騷擾或性侵前科的人不得變更身分證性別。

助理:1. 沒聽過國外有這樣做 2. 會有人權問題 3. 過去犯罪的人不能等於以後會犯罪,說不定他就改邪歸正了啊

坦白說整場對話裡面沒有什麼達成共識的對話,凡是我指出免術換證在現實醫療上的問題,不是被駁回、就是被以「會有配套措施」帶過,唯一有共識的是「跨性別登錄為第三性才能進入醫療資訊資料庫」,但是這很明顯地會被伴侶盟反對,所以我也不知道這共識有沒有意義。

在接到范雲辦公室的回撥電話之前,我也打給了其他國會議員辦公室。篇幅已經很長了所以我只記錄了對話重點 (或者說是衝突點?)


伍麗華

(屏東地區分區立法委員、性平會委員)

  1. 提及伴侶盟,該助理打斷我「伴侶盟很有名很久了耶,他們不是跨權團體吧。」

    我:「同婚過了之後他們轉移目標了。」

    助理:「他們有持續同婚的細部追求啊。」

    我:「你說跨國同婚嗎?可是那已經無視台灣的國際現況,這樣對於跨國同婚中的台灣人不公平啊。」

  2. 我提到我只有個人,沒有辦法像伴侶盟是個組織一樣可以找 youtuber 或是錄製 podcast。

    助理:「那你可以參加護家盟啊。」

    我:「所以你覺得女性想保護自己就是護家盟嗎?」

    助理:「不是不是,你聽錯了,我是說有其他同婚團體可以參加。」

    我:「為什麼同婚團體要來參與跨性別的運動?」

助理轉移話題(接下)

  1. 助理:「我們立委的主力是在原住民族跟兒童議題上面。」

    我:「我查到伍立委是性平會的委員。」

    助理:「那請你寄書面意見書過來(不耐的口氣),好不好,好喔就這樣喔。」

    我:「我覺得我們應該用成人的態度來對話。」

    助理:「你為什麼要情緒勒索我呢?」

    我:「我問的是成人的態度,這句話哪裡有情緒勒索的成分在?」

最後被掛電話。整通電話大約十分鐘左右。


王婉諭

(時代力量立法委員、性平會委員)

坦白說,這是最進入狀況的一位助理,我還滿感動嗚嗚嗚嗚嗚……

我先從性別端跟醫療端解釋了為什麼伴侶盟拒手術、拒藥物、拒精神科的要求會傷害女性跟跨性別這兩種族群。

助理說他們有去研究過這個問題,但是還在觀望。

我說我明白立委有立委的壓力,不想被扣上恐跨仇跨的帽子,能不能至少請王立委維持中立態度而不參與贊同或修法


他說他們錄過一集 Podcast,基本上採中立態度,那他個人覺得大法官釋憲通過的機率不高。

最後助理重新整理了我所提出的醫療端衝擊,包含:抹消身分註記的醫療傷害、國健局健康促進的癌症篩檢適用、男女生理數據不同會有臨床診斷問題 (表示他有一邊聽一邊筆記),友好的結束這場對話。


很可惜的是,在我完成這篇記錄的時候,我發現王立委的 Podcast 已經上架,對談者是伴侶盟的許秀雯律師,內容雖然說是跨性別者的困境,但卻沒有提到在跨性別的傘式術語包裝下,會有多少非TS的人被包裹著、從此取得女性身分證。看來期待王立委為女性安危發聲也已經是不太可能了。


心得

結論已經寫在前面了,剩下是我的個人心得:

  1. 好的助理很重要。

  2. 我從來自認為都是一個進步派,但是 2018 同婚公投大敗讓我思考了很多事情,人權有人權的理想,但是人權的邊際在哪?情感的受傷也算是人權嗎?那我身為醫師沒有按照點菜病人的指示,他想要什麼都開藥給他,這樣就是真的人權了嗎?而在國會立委助理的眼裡,我顯然是一個護家盟,是個需要被教育的白癡。看來在這個議題上很像過去的宗教戰爭,現在的進步派致力於燒死所有提出異議的人……


  3. 染色體 XY、生理器官是男性、被當男性養大、沒有接受任何手術的人,你要我否認百年來的西醫學說,指稱他的生理性別構造是女人的構造,這是對於科學的污辱。

  4. 我很無奈,女性從來都是個像是沙包一樣的角色。即使我念了七年醫學院 (我年紀大,以前醫學院是七年),加上四年的住院醫師訓練,而且還要持續醫師次專科訓練下去,我的醫療意見,依然比「吳宇萱想要住女宿舍」的願望還不重要。也許對這個世界來說,女性的安危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原男性的心願吧。


本文原出處:噗浪,獲原作者同意刊載。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