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NHK

日本民眾對於跨性別事件的看法


摘譯兩篇新聞


【翻譯】

五月時警察收到某間商辦有女裝男進女廁的通報,結果接受訊問的四十幾歲男子稱:我從小就喜歡女生的東西,也認為自己應該是女的,我也知道戶籍上仍是男性的我做這種事不太好,但作為女性,我想要使用女廁。

由於該男子平常是以男性身份活動,只有在假日著女裝。該設施接到旅客的回應:每逢週末就會有男扮女裝的人使用廁所,這會讓我不敢上這裡的女廁。

風間孝教授表示讓跨女因自我認同而使用女性廁所,會使女性產生不安而發生問題,由於性別認同無法觀察,我們也只能從外觀上來判斷。

教授雖然認為跨性別的感受也需要被尊重,像學校等特定人士才能出入的場所,可藉由與他人溝通等方式協調來使用與認同相符的廁所,但是不特定人可出入的大眾空間就只能憑外表來判斷了。


【翻譯】

在東京溫泉設施裡偷拍女性裸體的 36 歲男子遭到逮捕,在四月到十月間,他陸續入侵四個溫泉設施達十一次,疑似有偷拍。據搜查相關人士透露,該名男子戴著假髮等裝扮來矇騙業者。

「嘴上說說誰都會。」針對假裝成女性潛入女湯跟女廁的假跨問題有諸多不滿與憤怒的聲音。「比起心理性別,以生理性別為基準來處理,才能迴避衝突。」


這個月六號(2022/1/6),警察局送審了大阪府堺市西區無業 48 歲男性,穿著女裝潛入超級錢湯的案件申請書。該名男子於去年九月以女裝姿態入侵了女子澡堂,他用透明膠帶貼住身體,光明正大的進去洗澡。察覺有異的女性客人連忙向櫃檯反應說有像是男人的傢伙在裡面,該男子被被服務人員制服。

該男子在接受警方訊問時,以穿著迷你裙的姿態現身,並主張「自己的內心是個女人」,稱自己是跨性別。但之後又改變供詞「我不是 LGBT,女裝只是興趣,只是想進入女子澡堂來確認自己的女裝完成度如何。」

像這類偽裝成跨性別的事件,是個圍繞於心理與生理性別的難題。


「雖然我戶籍上是個男人,但我自認是女人,所以還是進了女廁。」

不只有澡堂,女廁的使用上也發生了問題,去年五月,大阪市發生了「自我認同為女性的跨性別」穿女裝進入女廁的事件。女性客人跟業者反應「有女裝男在使用女廁,會害怕到不敢上那個廁所」。接獲投訴後,大阪市警方遞出了訴狀,男子也在偵訊時回答「雖然我知道戶籍上是男性的我這樣做不好,但因為我自認是女性,所以還是進去了女廁」。

該女裝男子平常生活與上班時仍是以男性身份行動,只有在假日才會穿女裝出門,並稱「雖然我戶籍上是男性,但我是跨性別」。


針對這一連串的事件,きらり律師事務所的中川未知子律師表示「因為有侵入住宅(這邊應該是指女湯等空間)的嫌疑,他們沒有正當理由就進入那些區域,雖然他們是跨性別並自認是女性,卻沒有證據能證明這件事。例如取得跨性別的診斷書,或是用手術來證明自己是跨性別,所以判斷他們沒有合理的原因就侵入了那些場所。」

中川又說「人都有以自己認同的性別生活的權利,我也認為該尊重他們」「可是公廁的使用上,會跟其他人的權利相衝突,這是個難解的問題。警方在判斷上應該也是相當不容易,至今檢舉過多次也都沒有結果,即使送審了,也不曉得會不會正式起訴。」

跨性別無法以外表辨識的這個問題,即便提出手術和性別不安的診斷書作為證明方法,也依然無法解決。

中川律師回覆此問題「把戶籍改成女性呢?這都是個人自由,更改戶籍、內心是女人卻穿著男性服飾也是自由。由於見仁見智,法院在遇上這類法律問題,也感到相當棘手。」


問女性對這些事有什麼感想時,獲得以下回應:

「嘴巴上說說誰都會,外觀上根本無法分辨,感覺模稜兩可,如果真的是跨性別,在需要留意他人觀感的區域,接受手術後再使用不就好了嗎?」

「在完全不熟悉的狀況下,真的會覺得有點可怕,希望他們能尊重我們的感受,如果是熟人,需要使用時說一下的話,我可以接受」也有這類的意見。

針對性別不安的案子「アマラクリニック表参道」的精神科心療內科松薗利惠子醫生批評道:「以開立診斷書的立場來說,如果女裝只是興趣,而不是因為跨性別,而且性取向也是同性時,我不會輕易開出診斷書,說不定成因是因為身心症或憂鬱症。犯罪方面也因為多少有些複雜,而需要謹慎看待。」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