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Jasper

忽視生物學的現實使女性曲棍球運動員處於危險之中


【翻譯】

主流新聞媒體並未報導,本文來自 Quillette 線上雜誌


忽視生物學的現實使女性曲棍球運動員處於危險之中

在威斯康辛州由國家冰上曲棍球聯盟 (National Hockey League; NHL) 贊助的全跨性別選秀錦標賽中發生的可怕傷害,提醒我們為什麼女子聯賽應該繼續受到生理性別保護 (來分組)


在 11 月 22 日,NHL 發布推文「男跨女就是女人,女跨男就是男人,非二元是真實的。」不出所料,這一宣言受到進步派的廣泛讚揚,也同樣受到保守派的廣泛嘲笑。然而,在所有這些文化戰爭的發聲和憤怒中,幾乎沒有關於這場促成性別爭議事件相關的消息:由 NHL 支持贊助的「全跨性別選秀錦標賽」(All-Trans Draft Tournament) 在威斯康辛州的米德爾頓舉行——據報導這是曲棍球歷史上的第一場這類型的比賽。


除了包含 4 張 11 月 19 日至 20 日賽事照片的一條推文外,NHL 沒有提供有關賽事進行的實際消息。像《冰上曲棍球新聞》(Hockey News) 這樣的媒體在其社交媒體帳號上的報導則是歡快的比賽總結「整整兩天賽場上都充滿了跨性別者的歡樂」。

《Vice》派了一個 5 人攝影組來報導錦標賽,其中包括 2 名攝影師,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關於影片內容的任何報導。據我所知,事實上,我是第一個公開報導下述事件的人。


全跨性別選秀錦標賽是由位於麻薩諸塞州的跨性別曲棍球俱樂部 Team Trans 所贊助,NHL 一直在推動資助該俱樂部,作為其「加速多元化和包容性」使命的一部分。去年,NHL 線上 (NHL.com) 的作家艾瑪麗·班傑明 (Amalie Benjamin) 在一次典型的樂觀報導中,Team Trans 讓跨性別曲棍球運動員能「做他們自己。為他們打開大門。讓他們表現。」


在這方面,全跨性別選秀錦標賽似乎取得了成功:來自活動場地的影片顯示,參賽者——女跨男和男跨女並肩作戰——玩得很開心。在循環賽的初始階段,氣氛似乎相當友好,在此期間,較高大較優秀的球員似乎以較低的強度比賽,好讓比賽保持競爭。

在比賽的整個影片檔案中,看不到任何好鬥行為,甚至也沒有太多故意的粗暴動作 (我作為參賽者或父母經歷過的大多數加拿大曲棍球比賽都比這更粗暴)。比賽的日期正逢跨性別紀念日。在某個時刻,所有團隊的成員都擁抱在一起,並向前一天科羅拉多斯普林斯 LGBT 夜總會 (Colorado Springs, Club Q) 致命槍擊案的受害者致意。

(譯註:離題一下,此案最初被認為是針對 LGBT 的仇恨犯罪,後續由於兇手自我認同為非二元 (they/them),所以事情變得有點複雜……)


正如大多數青年教練和家長可以證明的那樣,這段時間以來,人們越來越重視將 LGBT 納入曲棍球文化。而到了此時,我認識的參與這項運動的人都對班傑明的訊息沒有異議:「無論你是誰,無論你的性別 (gender) 是什麼,你都屬於這裡。」

但與許多其他運動一樣,當涉及到生理性別、性別認同以及受保護的女性聯賽和空間的相互作用時,棘手的問題就會出現。

具體來說:是否應該允許自稱為女孩或女人的天生更高大、更強壯、更快速的生理男性與 (平均起來) 相較之下較矮小、較瘦弱、較緩慢的生理女性在聯賽和錦標賽中競爭?


NHL 在推特上發布的性別口號之所以引起如此多的爭議,是因為聯盟現在似乎在肯定地回答最後一個問題:「男跨女是女人」的推文直接回應了有人提出的問題:「那麼,男人們在女子隊打球嗎?」

鑑於 NHL 在這個問題上新宣布的立場,人們可能期望聯盟官員至少會對全跨性別選秀錦標賽的結果表現出稍微的興趣——該賽事提供了一個研究案例:當你拒絕生物學上可用來評估 (參賽) 資格的性別標準時 (會發生的事)。


在普通的曲棍球賽中,集團單位註冊為球隊然後比賽——通常代表他們的學校、社區、城市或地區。「選秀」賽不同:玩家各自註冊並通過一些正式、非正式甚至隨機的方式被分配到隊伍中。

我不知道全跨性別選秀錦標賽用什麼方式進行選擇,大約 80 名選手被分配到黑、白、紫、藍、黃、粉 6 個隊伍。但無論如何,結果是一面倒的:這一支隊伍,粉紅隊,最終充滿了身體強壯的生理男性 (也就是男跨女)。絕非巧合的是,這支球隊也就繼續這樣成為了錦標賽冠軍。


這一尷尬的結果可能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在錦標賽結束後似乎沒有人急於公佈賽事細節。決賽中粉紅隊擊敗了黑隊——以令人尷尬的 7-1 的比數——我在影片中看到這場比賽,以及所有其他比賽。據一名現場觀賽的消息人士透露,粉紅隊的隊員甚至在比賽第二節時開會討論是否最好提前結束比賽。(在我觀看的影片中可以聽到他們的一些討論。) 兩名球員提出了簡單地宣布比賽結束,並且「所有人」都贏了。


「兩支球隊在體型上存在巨大差異——身高、體重、肩寬、肌肉——這些差異甚至對孩子來說都是顯而易見的,」一位冰球場旁的觀眾向我描述了決賽。在影片中,4 名高大的粉紅隊球員鶴立雞群:1 號、9 號、42 號和 90 號。這些使用代名詞「她」(she/her) 的生理男性中的每一個——至少有一個在跨性前打過第一級 (Division I) 大學男子曲棍球隊——看起來比黑隊的大多數人都高 (黑隊的 12 個球員名單中只有兩個「她」(she/her))。粉紅隊上場的這個組合甚至不包括 29 號,一個速度很快的「她」,自稱為 MTF 的男跨女,不停地滑行環繞對手,最終在賽事期間的 4 場比賽上表演了 2 次帽子戲法 (單場進 3 球)


(球隊名冊的印刷紙本可以在場邊取得,但據我所知,其內容尚未以網路方式發布。我決定不指明個別球員的姓名,除非球員已經在社群媒體上公開。相反的,我會提到球員的球衣號碼和宣布使用的代名詞,其中包括一些非二元代名詞 (they/them),因為選拔賽對自稱非二元性別的球員開放)


在比賽影片中,我並未看到男跨女故意欺負女跨男。僅只是一個更高大的生理男性球員利用他們的體型和速度抓住飛出的冰球,打散對方的衝刺,並控制球網周圍的區域。但即使沒有惡意,「她們」的體型優勢也會給生理女性帶來更高的風險。

「我不知道球隊是怎麼編成隊伍的,」上面所提到的冰球場旁的消息人士告訴我。「但任何冰球迷都能看出這不可能是公平的,而且有人可能會受傷——確實有人受傷了。」


(受傷的) 那個人是黑隊球員 91 號,一名自稱為女跨男 (FTM) 的球員,被一個更高大的粉紅隊自稱「雙性戀男跨女」90 號的「她」撞倒在冰上——這是在第一節比賽還剩 3 分鐘時。

當你在影片中看到的時候,這種碰撞看起來並不特別嚴重。甚至可能完全只是意外。但兩名球員之間的體型差異是如此大,以至於黑隊球員最終頭朝下撞到擋板上,力道足以造成腦震盪。

(黑隊 91 號跟粉紅隊 90 號擦撞後摔倒撞上冰球場圍欄擋板的影片)

隨著《Vice》攝影團隊繼續拍攝,球員們聚集在看似被撞暈的 91 號周圍。緊接著,驚慌失措的聲音從混亂中響起:「拿擔架!叫醫生來!」觀眾們本來在熱情洋溢地回應著比賽轉播員對跨性別正面積極的稱讚,也安靜了下來。

將頭部受傷的球員抬到擔架上到離開冰球場花了 17 多分鐘的時間。當比賽最終重新開始時,壓抑的情緒一直持續到終場哨響。

◆◆◆

這場決賽讓人感到奇怪的一個原因是,一方面,這應該是一場普通的曲棍球比賽,由所有常見的叫喊、嘲諷和歡呼構成的戰鬥;另一方面,這也同時作為一種莊嚴的、近乎神聖的跨性別團結運動。轉播員不斷在兩種驕傲感覺間來回切換,而效果很不和諧。

在第二節中場休息期間,進行了一個有點病態的儀式,比賽正式獻給「所有的前人 (跨性別者),那些從未有機會參加比賽的人,以及所有在我們之後的後人」。這種戲劇性的姿態給球員們帶來了沉重的道德負擔——這一事實可能有助於解釋讓第二節比賽因此暫停的戲劇性事件。


在第二節還剩大約 10 分鐘時,粉紅隊的 90 號——就是剛剛讓黑隊 91 號的頭撞上擋板的那個人——以輕柔的腕射 (wrist shot) 取得了粉紅隊的第 4 分,這球穿過黑隊守門員,代名詞為「」(he/him) 的梅森·勒費弗爾 (Mason LeFebvre) 的防守。

勒費弗爾是 NHL 的盟友 (贊同性別混和比賽),「他」在 91 號球員被送離滑冰場後明顯變得煩躁不安。(受傷的 91 號與守門員勒費弗爾在錦標賽表單中被列為聯合隊長,他們的社群媒體資料表明他們是好朋友。)


關於此刻的某些事情把勒費弗爾逼到了邊緣,導致這名守門員在滑冰場的角落裡崩潰了,於是幾名隊員滑了過來提供安慰的話。勒費弗爾最終被哄著離開了角落,不過是在一名溜冰場邊的支持者鼓動人群高呼「我們愛梅森 (勒費弗爾)」之後。

此時,另一支錦標賽球隊——黃隊的教練——走到滑冰場中心,進行了一場鼓舞人心的演講,口號包括「我們不是失敗主義者」、「我們還沒完蛋」和「分數並不能決定你的價值。」比賽隨後繼續進行,在延遲了 7 分鐘之後,黑隊用另一名守門員換下了勒費弗爾 (他讓粉紅隊又進了 3 個球——1 球來自 90 號,2 球來自 29 號)。

(註:目前比數,粉紅隊 7:黑隊 0)


粉紅隊的「她們」顯然被指示停止得分,29 號被降級為防守。每個人都很高興看到黑隊終於進球了——身穿 99 號球衣的「她」(she/her) 在粉紅隊守門員的球桿下射門。(影片顯示這射門明顯越位。但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裁判不吹哨的決定是合理的。)


比賽結束時,兩隊握手,粉紅隊在《Vice》攝影組操作的麥克風下舉行了一場無聲的慶祝活動。充滿巧思的,賽事組織者隨後開放場地,讓跨性別選手可以與朋友和觀眾一起在冰面上繞圈,表現出團結一致。

◆◆◆

確保跨性別曲棍球運動員融入這項運動的行動並不新穎。這在 6 年前成為頭條新聞,當時紐約時報報導說,「哈里森·布朗,原名海莉·布朗 (現在) 自我認同為男人,準備作為北美職業團隊運動中第一位公開變性的運動員亮相。」

當時,尚不清楚是否允許一名自我認同為男人的球員參加全國女子曲棍球聯盟 (NWHL)。但 NWHL 明確表示,它將允許任何「出生時被指定為女性,無論其性別認同如何」的人入場參賽。當然,這是處理像布朗這樣的案例的一種非常明智的方法,因為期望生理女性,無論她們的代名詞如何,在 NHL 中與男性競爭是完全不公平的。


但當涉及到要求加入女子隊的生理男性,男跨女的時候,分析就更加複雜——這就是為什麼新成立的國家女子冰球聯盟 (Premier Hockey Federation;NWHL 的後繼聯盟) 制定的政策指南如此混亂。這些規則中有 9 處提到「包容」,3 處提到「安全」,而且起草時似乎知道當生物學上的男性要求加入比賽時,這兩個重要的價值會互相衝突。上個月在威斯康辛州的米德爾頓發生的事情提供了一個你能預期到的警示故事。


是的,在小聯盟 (little-tyke leagues) 中可以讓年幼的男孩和女孩互相對抗。但到了中學時期,男選手比女選手更高大體重更重。他們受益於更高的骨密度、肌肉質量、力量 / 體重比 (同體重時力氣更大),還有肺活量。

正如世界橄欖球協會 (World Rugby) 在禁止生理男性參加女性比賽時指出的那樣,男性平均比女性強壯 50% 以上,速度快 10-15%。男性曲棍球運動員可以有更長的步幅、更長的手臂和更長的球桿能覆蓋更多的冰面,這與他們更高的體格相對應 (一個經驗法則是,當你不穿冰鞋站立時,你的球桿長度應該要可以碰到你的鼻子)。他們射球時可以更大力、更遠,因而取得更多得分與傳球的選擇。


當青春期時,優秀的男性和女性曲棍球運動員並不是真的在打同一種比賽——這不僅是因為女子聯盟禁止 full checking (透過身體撞擊將持球的球員與球分開的動作)

當加拿大國家女子曲棍球隊為國際比賽做準備,與 15-18 歲球員組成的青年男子隊練習時,女子曲棍球隊往往會輸得很慘。在省級比賽中,魁北克 18 歲以下女子隊去年被一支由 13-14 歲男孩組成的低排名 Bantam AAA 隊以 7 比 1 擊敗。

儘管不允許男性球員進行身體碰撞 (throw a check),並且 (男性球員) 會被指示要修改他們的比賽風格以避免潛在的災難性碰撞,但這種一面倒的比賽結果仍然經常發生。值得慶幸的是,參加這些對女子隊的練習賽的十幾歲男孩並未自 NHL 風格的推特口號中得到啟發,這些口號將生理性別的現實輕描淡寫。


考慮到在全跨性別選秀錦標賽的最後一場比賽中發生的事情,同樣重要的是要注意競技曲棍球存在很大的腦震盪風險;並且女性在生理上更容易受到此類傷害,因為 (正如一個研究得出的結論),女性有明顯較小的「等長肌力 (49%)、頸圍 (30%) 和頭部質量 (43%),導致較低的頭頸剛度 (29%)。」

根據一位加拿大曲棍球隊家長的說法,他家 AAA 級的女兒偶爾會與男孩隊比賽:

「不同的接觸規則和受傷的脆弱性是為什麼在 Bantam 級別 (通常年齡為 13-14 歲) 的精英男子曲棍球通常會有大量女孩離開的原因,這對應於青春期男性的睾固酮氾濫。留在男孩曲棍球隊中的女孩會面臨更高的風險——腦震盪和鎖骨骨折是最常見的……只有守門員——幾乎完全依靠智力和技巧來打的非接觸式的位置——可以安全地留下 (和男孩一起玩),但很少有人這樣做。

大多數從男孩隊轉到女孩曲棍球隊的女孩們其父母都會說出同樣的事情:他們的女兒在戰術和技巧上相同,甚至可能比男孩更厲害,但無法與經歷青春期後男孩的力量、身體素質和常常是危險的攻擊性相提並論。」

◆◆◆

我將以一些好消息作為結尾:那個撞到檔板上的黑隊球員已經康復。在最近的一篇社群媒體文章中,91 號說「我很好,(儘管) 我被診斷出腦震盪,以及左頸、肩膀和背部有肌肉拉傷。」

黑隊 91 號對全跨性別選秀錦標賽最後一場比賽的描述。

然而,奇怪的是,該名球員隨後繼續提供了一個明顯虛構的描述。雖然影片清楚地顯示 91 號是被一名粉紅隊球員撞上,但受害者說,「我正在打冰球,但我很怪異地跌倒撞上了擋板。」沒有提到任何對手球員——雖然該文章還是隱晦地指出,有一部分故事是「敏感的」。讀到這個自我責備的故事,讓我想起了那些在關係中受虐的女性,會告訴朋友她們是不小心撞上門框才黑眼圈的故事 (譯註:實際上是被伴侶毆打)


人們不禁要問,這個故事的「敏感」性質是否有助於解釋,儘管在冰球賽開打前 NHL 跟所有媒體都興奮炒作,與比賽有關的細節卻沒有被報導。

忽視或隱藏生理性別的重要性可能符合 NHL 高層的宣傳需求和跨性別活動家的意識形態需求。但這對每一個 (因為喜愛冰球) 而參加比賽的女冰球迷來說,是一種嚴重的禍害。


本文原出處:割蘿蔔外電譯站 Global News For Taiwan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