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年輕女同再度被告知「你沒試過雞雞,怎麼知道你不喜歡?」


‘How do you know you don’t like dick if you haven’t tried it?’

#本文章內含激烈言詞
但我覺得沒有?

#lesbian=蕾絲邊=女同性戀=女同
#為區隔「跨性別女性」與「女性」,此處跨性別女性一律翻譯為「男跨女」。代稱則皆為「她」。
#任何誤譯錯漏歡迎指正 (太多的名詞我不懂……太多的邏輯我不解……)

文超超超長,略分為以下部分

  • 女同性戀說:
  • 女同權利運動人士說:
  • 支持女同的男跨女說:
  • 專注於跨性別運動的團體與不專注於跨性別運動的團體說:
  • 「內褲天花板」
  • 還有誰被訪問了?(或拒訪)
  • 【標題的來源】

【翻譯】

如果一個蕾絲邊 (女同性戀) 不想跟男跨女發生性關係,她就是恐跨者嗎?有些女同說有越來越多的壓力,逼她們接受男跨女當伴侶,若她們發言反對,則被無視或威脅。一些關心這議題的女同以及男跨女向 BBC 開口談論。


本文作者 Caroline Lowbridge 在寫了另一篇文章:性,謊言以及知情同意 (Sex, lies and Legal Consent) 後,意識到了這個現象。

她說:
許多人聯絡了我,告訴我蕾絲邊現在有個「巨大的問題」,她們被強迫要接受「陰莖是女性的性器官」這樣的觀點。我明白這是個爭議性話題,但我希望知道這現象有多常見。

最終,由於研究很少 (我只知道有一個調查) 所以很難決定到底這現象有多常見。然而那些被施壓的人告訴我,這些壓力來自少部分的男跨女以及某些本身不是跨性別者的跨運人士。

他們描述了當他們試圖公開討論這話題的時候,遭遇的騷擾與被要求她們安靜。在我以社群媒體尋找受訪者時,我也遇到了這些謾罵。


女同性戀說:

24 歲的 Jennie,是居住在倫敦時尚產業工作者。她是一名女同性戀。

「有人對我說,他不會殺死希特勒,但他會殺死我。他們說如果他們跟我、希特勒在同一個房間裡,他們會用一條皮帶勒死我。這詭異的暴力威脅,只是因為我不想跟男跨女發生性關係。」

Jennie 說自己只受有陰道的生理女性吸引。因此她只想跟生理女性發生性關係。
Jennie 並不認為這有什麼問題,但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她。她被稱為恐跨者,生殖器的盲目崇拜者 (genital fetishist)、變態以及排跨基女「terf」 1

常見的辯解是「如果你在酒吧裡遇見了一個美女而且妳們相處甚歡,然後你們一起回家結果你發現她有陰莖?你就這樣對她不感興趣了嗎?」

Jennie 說「對,因為好印象不代表不會瞬間冷感,我就是對於生理學上的男性身體沒有性慾,不管她們的自我認同是什麼。」

24 歲的 Amy 住在英格蘭,在一個小型印刷和設計工作室工作。

她被她的雙性戀女友言語施暴,因為她女友想跟一個男跨女 3P。
當 Amy 說明她不願意的理由時,她的女友生氣了。
「她的第一個詞是說我恐跨」Amy 說。
「她立刻就想讓我有罪惡感,因為我不想跟其他人睡覺。」
她說那名男跨女並沒有動手術,所以仍然有陰莖。

「我知道我只會感受到 0% 吸引力。我可以聽到男性的嗓音,看到男性的下頜線條,我知道在衣服下面,那裡有男性的性器官,這些都是現實,作為一個喜歡女人的女人,你不可能忽視這些。」Amy 說即使某些人動了手術,她仍然會是這樣的感覺。然而,雖然某些人動了手術,更多人連手術都沒動。

不久之後 Amy 就跟她的女友分手了。

「我記得她非常驚訝又憤怒,然後說我是極端主義者,我在煽動對跨性別者的暴力,接著把我跟右翼極端份子相提並論。」她說。

26 歲的女同 Chloe 在酒後與一名男跨女發生插入式性行為。

她說「我對每一刻都感到痛恨,然後我又討厭這樣的自己。」

在念大學的時候,雖然 Chloe 多次解釋她不感興趣,還是因為不敵壓力最終接受一名男跨女的插入式性行為。她們的宿舍在彼此附近,事情發生的時候 Chole 喝了酒,她覺得她並沒有給予適切的願意發生性行為的同意。

「我對每一刻都感到痛恨,然後我又討厭這樣的自己。因為有人認為女同性戀是受到社會女性特質 (gender) 而非生理女性特質 (sex) 所吸引。而我不是這樣的,我覺得這讓我感覺很糟。」因為羞愧與尷尬,她誰都沒有說。

「那時候的氛圍很像是『男跨女是女人,她們都是女人,女同應該要跟她們約會』,但我要是拒絕了那個人,我會變成壞蛋嗎?我會被從LGBT社群踢出去嗎?我是不是得面對糟糕的後果?所以我對誰都沒有說。」


女同權利運動人士說:

這樣的事件讓女同權利人士開始研究這個課題。Angela C. Wild 是「把 L 亮出來」(Get The L Out) 的聯合創始人,她們相信女同權利被現在的 LGBT 運動給忽視了。她與她的夥伴在英國的驕傲大遊行 (Pride marches) 遇到了反對意見,「倫敦驕傲」(Pride in London) 說他們是一群偏執狂、無知和充滿仇恨的人。

在英國,驕傲大遊行可以看到「把 L 亮出來」的標語。
左邊:「蕾絲邊不怪異」
右邊:「跨運人士抹殺蕾絲邊」

Angela C. Wild 說女同不敢發言,因為她們認為自己不會被相信,因為跨性別意識形態讓所有人乖乖閉嘴。Angela 為女同製作了一份問卷,通過社交媒體分發然後公佈結果。

在有回覆的 80 名女性中有 56% 被施壓要接受男跨女當性伴侶。
樣本數可能不足以涵蓋所有女同群體,但 Angela 認為這樣的「觀點和故事」很重要。

Angela C. Wild 將這些放入她的研究報告「受到嚴重傷害的女同性戀們」Lesbians At Ground Zero。

除了受到壓力之外,還有被迫真的這麼做的人。

「如果我不想跟男跨女交換裸照,我覺得會被說是恐跨。」
「年輕女人們被迫跟男跨女性交,以此證明『我不是terf』。」

還有在網路團體被針對的女性說:
「我被告知『同性戀並不存在』,這是我欠我的跨性別姊妹們的,我應該忘掉『生殖器的困惑』,那我就能享受被她們『插入』的感覺。」

有人將「與男跨女約會」與所謂的「轉化療法」進行了比較——這是一種有爭議的嘗試改變某人性取向的療法。「我知道我不受她們吸引,但我認為這是因為我內在的『厭 (跨性別) 女』,所以如果我跟她們約會夠久,我就會開始被吸引。」而這就是 DIY 轉化療法,她說。

另一位報告說,一名男跨女在約會後強迫她發生性行為。
「她威脅說如果我拒絕跟她上床,她就會告訴大家我是 terf,而我可能失去工作。」她寫道「我那時候太年輕不敢爭論,而且被洗腦要覺得對方是女人,就算我全身上下每一根纖維都在尖叫著不要,所以我跟著她回家了,當我看到陰莖時我改變了心意,而她接著用蠻力強姦了我。

雖然被 LGBT 社群裡的某些人歡迎,但 Angela 的報告被另外一些人認為是恐跨。

「有些人說我比強姦犯更糟糕,因為『據說我們正試圖把所有男跨女都當成強姦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發生了,而我們應該要討論這個話題。如果只發生在一個女人身上,這也是錯的。而事實證明,這發生在不只一個女人身上。


支持女同的男跨女說:

男跨女 YouTuber Rose of Dawn 說她有一些女同朋友被施壓要接受男跨女當性伴侶。

她在「不跟跨性別者約會就是『恐跨』嗎?」這影片中討論了這件事。

「這發生在我現實生活中的朋友身上,是在我開始當 youtuber 前,也是讓我開始當 youtuber 的其中一個原因。正在發生的事是:被生理女性與女性生殖器吸引的女人發現自己處在非常尷尬的位置上,在約會網站上,如果男跨女接觸她們,而她們說『抱歉我不喜歡男跨女』,她們就會被『標示為恐跨』。」

這影片是回應男跨女運動員 Veronica Ivy (原名 Rachel McKinnon) 的一系列推特文,假設了一系列跨性別者被拒絕的場景,然後說「性器官偏好」是一種「恐跨」。本文作者詢問了 Veronica Ivy 是否願意對談,她不想。

Rose 認為這樣的觀點「極其劇毒」,對約會對象的偏好是「恐跨」這樣的想法正在被激進的跨運人士以及她們「自稱的盟友」所推動,她們的極端觀點並不是她在現實生活中認識的其他男跨女的觀點。

她說:「我自己朋友群中的男跨女,幾乎都同意女同當然可以將跨性別女性排除在約會對象之外。」然而,她認為這樣的男跨女因為害怕被騷擾而不敢發言。

「像我這樣的人從那些跨運人士與其盟友處收到一大堆騷擾謾罵。」 「這些跨運人士對於那些不合他們心意的人非常抓狂。」

儘管自身是男跨女,Debbie Hayton 被指控傳播針對跨性別群體的仇恨言論。

Debbie Hayton 是一名科學老師,她在 2012 年跨性並寫了與跨性別相關的文章,擔心某些跨性別在跨性時並沒有意識到這對建立人際關係會有多大的影響。

目前關於男跨女的性取向研究 2 很少,但她相信大部分男跨女都喜歡女性,因為她們的原來生理是男性。所以當男跨女想尋找伴侶時,女同想要女人,異性戀女人想要男人,使得男跨女無法得到想要的伴侶,她們可能會覺得這個社會在掠奪她們,而感到失望、憤怒與不滿。

Debbie 認為女同不想跟男跨女約會也沒什麼問題,但她擔心有人會被壓力所迫而這麼做。「使用羞辱的這些方式很可怕,是情緒操弄與好戰行為,這讓只想跟生理女性建立關係的女同因此很難過。我們怎麼會走到這一步?」


專注於跨性別運動的團體與不專注於跨性別運動的團體說:

石牆 (Stonewall) 拒絕了 BBC 的採訪請求

石牆是英國和歐洲最大的 LGBT 組織團體。本文作者向其詢問關於這些議題,沒有任何人要接受採訪。但在其聲明中,首席執行官 Nancy Kelley 將不想與跨性別者約會,比擬為不想與有色人種、肥胖者或殘疾者約會。

她說「性行為是私人的,對我們來說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正確』成為女同的方式,只有我們自己知道自己被誰吸引。任何人都不應該被強迫要約會,或與不喜歡的人約會。但如果你發現在約會時,你不想跟某群體例如有色人種、肥胖的人、有殘疾者或跨性別者約會,那你就必須考慮社會偏見形塑了你的偏好。我們知道針對 LGBT+ 群體的偏見仍然很常見,重要的是我們可以開誠佈公地討論。」

石牆成立於 1989 年,最初專注於同性戀與雙性戀的權利,在 2015 宣布開展「跨性別平等」運動。

由於認為石牆將焦點轉移至跨性別,可能損害同性戀與雙性戀者權益,一個新的團體 LGB 聯盟 3 形成了。

LGB 聯合創始人 Bev Jackson 同時也是 1970 的英國同性戀解放陣線 (UK Gay Liberation Front) 的創始人

她說:公平來說,我沒想過還要再次爭取同性戀權利,對同樣性別的性取向的權利。我們以為這場戰爭已經贏了,想到要再打一次,就感到非常恐懼,非常可怕。

LGB 聯盟表示他們特別關注年輕而因此更脆弱的女同性戀被迫與男跨女建立關係。

Ms Jackson 說:
「令人不安的是人們說『這沒有發生,沒有人強迫任何人跟他們上床。』,但我們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我們知道是少數,但仍然有相當多的男跨女向女同施加壓力要求約會與發生性關係。而這是一個令人憂煩的現象。」

作者詢問 Ms Jackson 她怎麼知道是「相當多的少數」男跨女在做這樣的事?

她說「我們沒有統計數字,但常有女同聯繫我們,講述她們在 LGBT 群體中還有約會網站上的遭遇。」

作者詢問為什麼她覺得這樣的研究會很少?

Ms Jackson 說:
「我認為這個研究項目會被阻礙,主要是因為被認為是故意的歧視性研究。」
「而且,最害羞與最缺乏經驗的女孩與年輕女人,很可能是最容易受害的群體,也因此不願討論這些問題。」

LGB 聯盟被描述為仇恨團體,反跨性別者與恐跨者,然而 Ms Jackson 堅持該組織與此無關,而且成員中也有跨性別者。

她說:「恐跨」就像盤踞在道路上的惡龍,阻擋了討論真正重要問題的道路。
「這傷害了我們支持者中的跨性別者,也傷害了我們所有的支持者。當我們是最沒有仇恨的一群人,卻被稱呼為仇恨團體。」


「內褲天花板」

在討論這些議題 (男跨女想與女性性交) 時,有時候會使用「棉花 (內褲) 天花板」(cotton ceiling) 這詞,但這個詞是有爭議的。

「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指稱阻礙女性追求更高職位的無形屏障。
「棉花 (內褲) 天花板」這詞模仿了玻璃天花板。

而 cotton 指稱了女性內褲,用來代表一些男跨女在尋求女性關係或性交時所遭遇的困難,「打破內褲天花板」意指能跟女性發生性關係。

這個詞彙被認為是在 2012 年開始被 Drew DeVeaux 這名男跨女色情片演員使用,她已不在此行業工作,而我無法聯繫到她。然而我與色情片前演員與導演交談,她認為是自己啟發了 Drew DeVeaux。

「色谷女同巨星」Lily Cade 在這行業工作了 10 年,這標籤是因為她只與女人發生性關係。

Lily 被要求在多倫多與 DeVeaux 拍一場戲,在最初她看了她的照片就同意了,之後在網路上發現她是男跨女,她退出了這場戲。

Lily 說「我的性慾是對女性的」。
「我無法忽視這樣的事實,與我發生互動的是手術後的男性生殖器,而非女性生殖器,而我就是過不了這一關。」

因為罪惡感所以 Lily 發了一封信給 DeVeaux,為自己是「世界歷史上最糟糕的女孩」而道歉。

「我覺得自己很糟糕,但我確實有這樣的感受,我做了選擇,說了話,然後退出拍攝。」她說。

Lily 說她當時在推特上遭到批評,但僅限「非常邊緣的酷兒色情人士」,然而在多倫多計畫生育協會的工作坊標題中使用了內褲天花板一詞,使得它受到更廣泛的關注。

工作坊的標題是:「攻破內褲天花板:酷兒男跨女如何打破性交的屏障」 4
描述並解釋參與者可以「一起加入群體,共同努力於確認屏障,制定策略並攻破這些屏障」。
這工作坊是由一名後來為 Stonewall 工作的男跨女作家和藝術家領導。主持工作坊的人拒絕接受BBC採訪,但多倫多計畫生育協會堅持當初舉辦此工作坊的決定沒問題。

「我覺得這有點噁心」Lily 說「因為你在喚起玻璃天花板這個關於女性被壓迫的比喻。但把這比喻變成『不想和我發生性關係的人,就是在壓迫我』。」

在發給 BBC 的聲明中,多倫多計畫生育協會執行董事長 Sarah Hobbs 說這工作坊「從未主張或擁護任何策略去攻破個別女性對性活動的拒絕」

相反的,她說這工作坊探討了「恐跨與厭 (跨性別) 女的意識形態如何影響了性慾。


還有誰被訪問了?(或拒訪)

除了 Veronica Ivy 之外,我還聯繫了幾位知名的男跨女,她們都曾書寫或談論過性與人際關係。不過沒有人想跟我談談。但我的編輯和我覺得在這篇文章中反映一些她們的觀點很重要。

Youtuber Riley J Dennis 認為約會具有「偏好性」是歧視。

(在已經被刪除的影片中) 她解釋說:
「我覺得人們和跨性別者約會的主要擔憂,是他們不會有對方期望的生殖器。因為我們把陰莖=男人而陰道=女人連繫在一起,有些人永遠都不會跟有陰道的女跨男或有陰莖的男跨女約會。但我想人們不僅僅是他們的生殖器。我認為你可以在不知道他們兩腿間夾著什麼的情況下受到吸引。如果你說你只被有陰道或陰莖的人吸引,那感覺就像你把人貶低成他們的性器官。」

YouTube Danielle Piergallini 製作了一個名為「內褲天花板:恐跨、性以及約會 (但不約跨性別)」的影片。

她說「我想談談有很多人說他們不受跨性別者吸引的觀點,而我認為這是恐跨,因為任何時候你對某群人發表某些廣泛概括的陳述時,通常代表你不是好人。」
然而,她說「如果有人不想跟動手術前的男跨女約會,因為她們沒有對方預期會喜歡的性器官時,這顯然是可以理解的。」

小說家與詩人 Roz Kaveney 寫了名為「對內褲天花板之思」以及「更多內褲天花板」的文章 5

「現在發生的事情是,我們總是假設一個人,是由他身體的組成部位,以及這些組成部位的歷史所建構起來的。而這就是我能想到最貶低的性吸引力的模型。」

作者說:
這樣的辯論曾被認為是微不足道的小問題,但與我交談的大多數受訪者表示,由於社交媒體的發達,這問題幾年來變得非常明顯。


【標題的來源】

Ani O’Brien 是紐西蘭「為女性發聲」的發言人,她有一個給年輕女同建議的 TikTok 影片(已無法開啟)

現年 30 歲的 Ani 告訴 BBC 她很擔心現在的青少女同性戀者。
「我們看到的是一種退步,年輕女同再度被告知 『你沒試過雞雞,怎麼知道你不喜歡?』
「我們被告知我們應該要看看性器官以外的東西,應該要接受有人說他們是女人,但同性戀不是這樣運作的。」
「你沒有看見很多女跨男對男同性戀感興趣,所以他們並不太受到壓迫,但是你可以看到很多男跨女對女人有興趣,而我們因此受到了不成比例的巨大影響。」

Ani 認為這些訊息會讓年輕女同感到困惑。
「我記得小時候自己拼命想變直,而那已經夠艱難了。」
「我無法想像如果我最終接受自己是同性戀,卻要面對像這樣的說法:有男性身體的是女人,所以她們是女同性戀。然後我還要與這樣的說法抗衡。」

Ani 說她在推特上收到了年輕女同的訊息,她們不知道如何與男跨女結束關係。

「她們試著做正確的事,給對方機會,但最終意識到她們真的是女同性戀,不想跟有男性身體的人在一起。而恐跨與偏執被用來當作情緒操弄的武器,你不能離開她們(男跨女),否則你就是恐跨。」
如同其他表達這些擔憂的人,Ani 也在網路上受到辱罵。

「有人叫我去自殺,我也收到強姦威脅」她說,然而,她決心繼續發聲。
「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能夠透徹討論這些事,停止對話並稱呼人們為偏執狂毫無幫助,我們應有能力進行這樣的艱難對話,來討論這些重要的事。


本文原出處:Matters


  1. terf,排跨基女,排除跨性別的基進女性主義者:拒絕男跨女進入女性空間,或拒絕承認跨性別者的某些訴求的基進女性主義流派,使用上通常帶有貶意,但還未被認定是侮辱詞彙。 ↩︎

  2. 跨性別性取向的研究 Sexual orientation in transgender individuals: results from the longitudinal ENIGI study (本文獻需購買)
    下列的參考文獻提到跨性別者的性向比例 (以及性向是否改變)
    Transgender transitioning and change of self-reported sexual orientation. PLoS ONE. 2014;9:e110016.

    (原本喜歡的性向比例-性向改變後的比例)
    男跨女
    男 26-29%
    女 51-33%
    雙 10-24%
    無 13-10%
    不明 4%

    女跨男
    男 13-11%
    女 73-67%
    雙 9-16%
    無 4-4% ↩︎

  3. LGB 聯盟:英國倡導組織和註冊慈善機構。2021 年 4 月慈善委員會接受其慈善機構註冊。這在英國引起了 LGBT 團體的反對,有 50 人簽署了公開信譴責。他們預計將在 2022 年 3-5 月間提出上訴以剝奪其慈善機構註冊。 ↩︎

  4. 這一段我不知道要怎麼翻…… “What is always going on is an assumption that the person is the current status of their bits, and the history of their bits,” she wrote in the first article.
    “Which is about as reductive a model of sexual attraction as I can imagine.” ↩︎

  5. Allison Bailey 的推特:石牆最近聘僱了 Morgan Page,一個有著男性身體的人,其工作坊的唯一目的,是教導異性戀男性如何透過自稱為女同性戀,來脅迫年輕女同與他們發生性行為的課程。這被 Page 稱為「攻破內褲天花板」。此課程大受歡迎。
    一時翻不到原推文所以放上引用截圖的推文。 ↩︎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