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英國特教學校推行新多元政策,將讓男性員工可對女童進行親密照護


掠奪者會去他能接近的地方。掠奪者喜歡無法反擊或發聲的受害者。


【翻譯】

  • 原文:每日郵報 (譯文更動部分順序並加入補充)、福斯新聞 (部分補充)
  • 日期:2022 年 7 月 16 日


特教學校新多元政策

JK羅琳為一名特教學校的 16 歲女孩發聲,這名女學生海倫 (化名) 的父母被告知她在學校接受的親密照護 (intimate care) 之後將不會僅由女性提供。

這名患有嚴重學習障礙、自閉症,不會說話的 16 歲女孩,其父母 2 年前被告知,學校正在用「跨社會性別」(cross-gender) 政策取代「同生理性別」(same-sex) 親密照護政策

這意味著男性工作人員也可以執行女學生的親密照護——包括需要使用廁所和更衣室的服務,像是私密處護理、上廁所還有月經相關的照護。

(原文章內文:男性工作人員將被允許一對一帶著海倫進入廁所,把門關起。)


父母的疑慮與主張

她的父母指責這所未被揭露名稱的特教學校為了「慶祝員工的多元」而將他們的孩子置於危險之中。

儘管律師表示,取消同生理性別的護理政策會違反 2010 年的《平等法》,但該學校認為平等法「過時且與多數意見不同」。

海倫的父母在跨性別趨勢 (Transgender TREND) 網站上的一篇文章中寫下了他們與學校的爭執。

來源:海倫的父母

他們說,學校最終承認海倫可以由女性照顧,但這只是因為「父母的偏好」。「在我們看來,毫無疑問,學校的優先順序是要安撫並告訴教職員工『是家長們堅持這樣做』。」

(所以男性員工的心情比女童的安全重要?)

「這是我們旅程的起點:一所特教學校,擁有教學和支持嚴重學習障礙女孩的所有專業知識和經驗,認為為了『慶祝員工多元性』而放棄海倫的權利是合理的。」

他們補充說,有嚴重學習障礙的年輕人「無法警覺到危險的陌生人」,並警告說他們可能無法「告訴任何人他們遇到暴露狂、被不當觸摸或強姦」。

海倫的學校曾提議使用社會性別 (gender) 而不是受保護的生理性別 (sex) 來決定哪些教職員工有資格為她提供親密照護。

「我們簡單且肯定合理的願望是,我們女兒的親密護理,包括月經護理,應該由跟她一樣是生理女性 (female) 的員工來提供,而這有被無視的風險。」

「除非所有相關的人的生理性別 (sex) 都被告知並記錄,否則基於生理性別 (sex) 的權利無法得到尊重。」

這對父母震驚的發現 2022 年的地方當局兒童社會服務數據庫所有嚴重身心障礙兒童的詳細信息、用來委託服務的基本數據庫記錄了兒童的社會性別 (gender),但沒有記錄他們的生理性別 (sex);同樣,他們的人力資源數據庫記錄了員工的社會性別 (gender),但沒有記錄生理性別 (sex)。

令人擔憂的是,他們告訴我們英格蘭大約 50% 的地方當局也使用一樣的系統。

(為什麼不記錄生理性別……)

他們主張兩項改變:

  1. 必須記錄海倫的生理性別 (sex),以保護她的權利。
    而社會性別 (gender) 的記錄必須是可選填而非強制性的。

  2. 父母在海倫成年後依然會被諮詢的權利。

    考慮到海倫 18 歲後可能會有其他想法,同時根據英格蘭和威爾士的《心智能力法案》(Mental Capacity Act):該法案要求專業人員在成年人缺乏為自己做出決定的心智能力時諮詢家庭成員。若最終家庭成員認為自己的參與被限制或者專家做出不符合家庭成員最佳利益的決定,他們可以要求提交案件給保護法院 (Court of Protection)。

這對父母說:

我們感覺時間緊迫,因為一旦她 18 歲 (從現在算起不到兩年),地方政府就有更大的權力對我們的女兒做出決定。

他們也希望即使父母過世了,孩子的權利仍會受到尊重。


令人心痛的凱西:為何他們堅持相同生理性別的照護

凱西 (Cassie) 是一名 50 多歲的自閉症女性,患有嚴重的學習障礙,無法說、寫或打字。她從小就住在機構裡。

2013 年開始,她的健康狀況惡化,原因不明。最終她接受檢測,發現感染了愛滋病毒 (HIV)。

凱西學習障礙的嚴重程度使她沒有能力同意發生性關係,因此她一定是被強姦了。唯一能接觸到她的男人是她所在的機構與到她家中的男性護理人員。

結論是她可能被照顧她的一名或多名護理人員強姦。加害者們並未被指認出來,可能仍然在那裡工作。

凱西的媽媽說:

你有機會抓到強姦犯嗎?這是一群無法發出聲音的人。

當機構人員被詢問有沒有發現凱西的行為有異常變化時,他們說「沒有!」

而這些人負責照顧凱西。

審查小組的文件裡指出,凱西被診斷出 HIV 前的幾個月,一直痛苦的流淚,但這被機構人員認為是一種行為而不是異常的健康問題。

想像一下,被強姦了,無法告訴任何人、無法尋求諮詢、安慰、醫療救助、甚至是同情,感染了 HIV,隨著疾病症狀變嚴重,終於證明你流淚的痛苦,終於被「看見」。

這些機構人員本該提供細心照護、觀察注意無法說話的這些人他們的變化,但她被忽視了。

凱西的媽媽說: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身體的惡化,我想起了凱西,這讓我淚流滿面……我擔心當我不在了的時候她該如何是好。」

「我曾相信他們……當我發現某人(男1)是周末的管理者時,我更加苦惱了——我不知道晚上發生了什麼……身為一個母親,知道晚上有一個男人在那真的很痛苦。它在我的腦海裡,沉重地、不斷地。我希望凱西能搬到是女性員工的地方。

凱西離開時,(男1) 開車來接我們。我很沮喪,我什麼也說不出來。這太令人痛苦了。

有一次,凱西在家中看到了 (男1),她離他遠遠的,她不想讓他靠近她!還有一個員工……他喜歡提供他的服務,但那方式很怪。

我不知道是誰強姦了我的女兒。他們可能仍然在那裡,被允許繼續工作。我不希望男人在晚上和凱西在一起。」

而海倫的父母也不希望海倫有跟凱西一樣的遭遇。


律師的意見

娜歐蜜·坎寧安 (Naomi Cunningham) 是歧視法的律師,也是提倡生理性別重要性的倡議團體 Sex Matters 的聯合創始人,她認為取消 (同生理性別的) 親密護理政策可能是間接歧視。

她說:「與男孩相比,女孩可能處於特別不利的地位」。

她補充說:「未經同意的親密接觸很可能被受害者視為性侵,即使無法證明必要的性侵意圖,根據《性犯罪法》仍可以定罪。」

「因此,如果一個孩子或其監護者不同意異性的親密照顧,學校強加異性照護者給她,會被認為是鼓勵實施刑事犯罪。」

「如果學校擔心不讓他們為女孩提供親密照顧可能會歧視男性工作人員,那是一種毫無根據的恐懼。」

「歧視需要『損害』,有判例說『不合理的委屈感』不是損害。」

(因為不能對女孩提供親密照護而覺得很委屈的成年男性……我覺得滿恐怖的……)


JK羅琳與尼科爾森夫人

JK羅琳在推特上抨擊了學校的做法,稱這會危及「極度脆弱的女孩」。

她說:

「我對那些支持危及極度脆弱女孩的政策的人不能再更蔑視了。這是一個嘲諷。我們沒有從連續的虐待醜聞中學到什麼嗎? 我們就這麼不重視身心障礙者 (disabled) 嗎?」

「約 20 年前,我創立了路摸思 @lumos 來改革弱勢兒童的照護制度。我從長期的經驗中知道兒童在這些機構中是多麼脆弱。兒童被剝削的統計數據令人震驚。而殘疾婦女和兒童受到虐待的可能性還要高更多倍。」

「掠奪者會去他能接近的地方。掠奪者喜歡無法反擊或發聲的受害者。連串的研究表明,98-99% 的性虐待者是男性。將男性的感受置於對殘疾女孩的保護之上是可惡的。」

「我非常生氣,雙手都在顫抖。我是一位殘疾母親的女兒,多年來我一直都在為弱勢兒童的權利奔走,但我仍然常常被人們對那些不能為自己發聲的人所表現出來的殘忍和冷漠所震驚。」

(JK羅琳的母親有多發性硬化症,45 歲時因併發症去世,JK羅琳接受採訪時曾說過未能讓母親看到她今天的成就讓她很傷心,她也資助了愛丁堡大學的安妮·羅琳再生神經醫學診所來紀念她母親)

「我敦促所有在閱讀這篇文章時與我有相同感受的人聯絡他們的議員,因為我肯定會聯絡我的議員,以及我認識的任何能夠挺身反對這恐怖演出的人。」

除了 JK羅琳的出手干預之外,海倫的案子也由溫特伯恩男爵夫人尼科爾森在上議院提出,她稱這一事件是「醜聞」。

她說,50% 的地方當局已經引進了類似的親密護理政策,並警告說「性侵正在發生」。



補充

這篇讓我想到加州的科學營男性工作人員,都是進步多元包容政策然後實際上執行起來變成……


溫特伯恩男爵夫人尼科爾森

先前也在上議院檢討 NHS 的跨性別政策

醫院讓自稱女人的男性(male)進入專屬女性的病房,這名男跨女犯下強姦案後,醫院還對警察說不可能有強姦案因為沒有男性,因為人證與錄影在近一年後才終於改口承認有強姦案。(英國的強姦rape定義是有陰莖插入的性犯罪)


JK羅琳對跨性別與生理性別的推文:

2020 年,羅琳在推特上成為頭條新聞:

「如果性別 (sex) 不是真實的,就沒有同性 (same-sex) 吸引力。如果性別不真實,全球女性的生活現實就會被抹去。我認識並喜歡跨性別者,但抹去性別的概念剝奪了許多人有意義地討論他們的生活的能力。說出真實並不是仇恨。」



感想:

跨運最被詬病的問題就是無視女性與兒童的安全風險與真實的性犯罪數據。

特教學校的小孩是最容易受害又最無法發聲的……推這個政策的人真的有好好想過嗎!?


本文原出處:Matters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