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跨性別女性犯罪率的證據和數據


摘譯一篇呈交給英國國會的學術報告,主旨是跨性別的犯罪分析,是為了供英國政府的跨性別政策參考。

【翻譯】

開始內文之前還是提醒大家,國外的案例不一定跟台灣情況相同,各國的條件可能差異非常大,只是這些國家施行了我們沒有的政策,才有數據做為參考。

很多人說不要光憑感覺說話,我很同意。

這份報告重點都放在跨女身上,如果有跨男認為這樣很遭受忽視,大概代表跨男犯罪率低到不會被重視吧,我想這應該是好事。


1. 瑞典的研究

瑞典長期且大規模的追蹤跨性別人士。注意,本研究的對象,單限於已接受性別重置手術且變更法律身分的跨性別。

研究從 1973 年到 2003 年,包括 324 位跨性別者。這份研究最初的目的是要驗證性別手術是否為當事人帶來更好的社會關係與健康,並了解跨性別者在術後需要甚麼樣的支持。

這份研究的研究方法穩固,且經過同儕審查。

這份研究比較了跨女與順女的犯罪模式,包含暴力犯罪的部分,也就是謀殺、攻擊、搶劫、威脅、騷擾、縱火或是性侵。

這份研究的對象可以分為兩部分,1973-1988 與 1989-2003,後者得到比較充分的心理健康照護。研究顯示,前一組的跨女犯罪率高於男性;後一組的跨女犯罪行為類似男性。

跨女的犯罪率是女性的六倍,暴力犯罪是女性的十八倍。統計上跟原生男性的數據無顯著差異。


部分線上的討論駁斥這份研究的可信度,(獨立的第三方)政策分析組織針對這份研究進行了學術查核,目前無任何對等的學術論文能駁斥這篇瑞典研究。

網路上的反駁是基於該計畫主持人在數年後接受訪問,似乎不同意該計畫的數據被其他人解讀的方式。

他表示該計畫的數據是關於暴力犯罪的,不是針對性犯罪的。

計畫主人並強調,得到充分心理健康照顧的跨性別,死亡率降低了,自殺傾向減少了,犯罪也減少了。

計畫主持人說「後一組跨性別的犯罪模式跟一般人相似」,然而這是將跨男與跨女合計才會得到的結論。

計畫主持人也不贊成「後一組跨性別的犯罪模式類似男性」,然而這並不是一個基於該研究數據的論述。


2. 英國法務部的數據

2020 年,129 個 (出生性別為男人的) 跨性別當中有 76 個至少有一次性犯罪定罪,這 129 個人並不包含已經取得性別承認證書(Gender Recognition Certificate)的人,也就是說,跟瑞典的研究不同,英國監獄的這份統計對象,只有宣稱自己的性別認同,而沒有申請換證。

這當中包含了 36 起性侵定罪,10 起性侵未遂,本處所指性侵(rape),定義限縮在「陰莖的插入行為」。

2019 年的法務部數據比較:

  • 129 當中有 76 跨女囚犯是性犯罪者,比例 58.9%
  • 3812 當中有 125 女性囚犯是性犯罪者,比例 3.3%
  • 78781 當中有 13234 男性囚犯是性犯罪者,比例 16.8%

3. 英國 2020 年發表的研究

2017 年的監獄調查,125 個跨性別囚犯當中有 60 人性犯罪定罪,60 當中包含 27 人是性侵。當時的囚犯中,男性性犯罪的囚犯為 19% 女性為 4%。

註:英國監獄在 2017 年 1 月頒布新政策,允許跨性別可以依照性別認同移監,過往是需要換證或是確診性別不安的。

在監獄新政策頒布之前,依循的舊政策是 2011 頒布的。

2016 年調查的時候,只有 70 人宣稱自己是跨性別,這些人並不包含已經手術換證的跨性別囚犯(比如 Karen Louise Lawson,舊名 Mark Jones,也有人稱為 Karen Jones)

新的性別認同政策頒布後三個月,2017 年自稱跨性別的人數就變成了 125 人。

官方並沒有公布跨性別者身處女子監獄的人數,所以一個反對該政策的女性主義組織 Fair Play for Women 進行了調查,估計至少有 13 名跨女住在女子監獄,還可能更多。

其中一人是 Jessica Winfield,舊名 Martin Ponting,性侵兩個女孩,在 1995 年被判處終身監禁。

2018 年四月監獄官方公布了第一份詳細的數據,跨性別人數些微增長至 139 人,42 名跨性別者在女子監獄,其中 22 人是跨女,17 人是跨男, 3 人不回應。

除此之外女監有 9 人持有性別承認證書,並不被算在這 22 個跨女當中。

經過實際採訪囚犯,宣稱自己是跨女的原因可能有:

  1. 想到女子監獄去
  2. (錯誤地認為) 女人的假釋申請比較容易通過

(完)


摘要以上

瑞典研究

已術跨女無心理照護:犯罪率遠高於一般人。

已術跨女有心理照護:犯罪率沒有高於一般人,但犯罪模式類似原生男性。

英國法務部監獄官方數據

是針對「僅有跨性別自我認同」,無精神科診斷、無荷爾蒙治療、無手術、無申請法律身份「且已經犯罪定罪所以入監服刑」的跨女。這群人當中,有近一半的性犯罪者。


其他文章摘譯

【翻譯】

(法院判決) 女子監獄可收容自我認同是女性的天生男性,無論他們有沒有接受任何跨性別醫療,或者有沒有換證。

提起訴訟的原告 FDJ,曾於 2017 遭換證跨女性侵,該跨女早已有性侵前科。

法官看過數據以後表示跨性別囚犯的性犯罪比例確實明顯較高,但是他認為律師表達跨性別囚犯再犯風險更高是對統計數據的誤用,因為樣本數太少且缺乏細節。

在 2016 到 2019 年,97 起性犯罪發生在女子監獄,有 7 起是沒有換證的跨女。法官說還沒有已知案例是由換證跨女犯下的。

註:言下之意就是被跨女性侵的受害者還不夠多,再多一點再來看看。

法官表示他完全能理解原告的擔憂,也理解女囚可能恐懼或極大的焦慮,如果被跟有男性器官的跨女關在一起。但是他認為跨女囚犯的權利也要被考慮。

原告表示她不是要拒絕跨女有尊嚴地生活在監獄中,或是將所有的跨女都從女子監獄排除,她只是主張有暴力與性侵前科的跨女會危害到女人的安危。


(完)


本文原出處:噗浪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