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澳洲母乳協會 7 名顧問因使用「母親」等詞被投訴


澳洲新生兒出生數據:

女跨男生產 1

  • 2016年:75
  • 2017年:40

女性生產 2

  • 2010年:303,318
  • 2019年:305,832
  • 2020年:294,369

【翻譯】


澳洲最大的母乳哺育支持小組:澳洲母乳協會 (ABA; Australian Breastfeeding Association) 其 5 名志願顧問,在同事抱怨他們的社群媒體貼文「近乎痴迷地使用母親 (mother) 這個詞」後離職。

ABA 對 7 名長期志工進行了調查,據稱他們在社交媒體貼文上多次使用「母親 (mother)」或「母乳餵養 (breastfeeding)」等詞語,即使原發文者使用了「家長 (parent)」或其他中性語言。

在長達數月的投訴後,其中 5 名婦女在 11 月至 2 月期間離開了該協會,還有另外 2 人被免職。

該協會表示,這些投訴是由其他顧問提出的,他們認為那些組織與顧問在社交媒體上的貼文是「恐嚇和欺凌」。

「指控是,當其他人使用『家長』這個詞時,『母親』這個詞的使用代表了一種微妙的『糾正』。那些使用『家長』一詞的人將此解釋為對他們使用『家長』一詞的『攻擊』。」

用「母親」這個詞是一種攻擊?

此調查促使包括 2 名前董事會成員在內的 37 名協會成員寫信給協會的董事會,稱這些投訴是「輕率且不合理的」。成員們呼籲進行外部調查,並向先前被調查的人道歉。信中說:「對 7 名志工的對待方式低於任何工作場所的合理標準。」


在制定新的語言政策時,該協會今年一直在考慮「母親對母親」的傳統交流的重要性。

一位知曉該政策草案的消息人士表示,與其他大型國際母乳餵養支持組織相比,它保留了更多關於母親和母乳餵養的性語言 (sexed language)。

……但這個組織不就是關於母乳餵養嗎?

某些詞例如「母親」和「母乳」預計會被保留,但一些無性別的詞,如胸餵 (chestfeeding),也將用於獨立的特定群體,以確保不希望被認定為母親的家長感到安全、歡迎和包容。

在被調查的 7 名顧問中,2 名被投訴並且被非自願離職,1 名暫緩執行後來被允許復職,1 名自行離開,最後 1 名因今年沒有活動而被撤職。

1 位顧問是在澳洲母乳協會的 Facebook 的 Meme 下發文後被調查:「我非常感謝 NMAA 的媽媽們 (mums) 教我正常的嬰兒行為,如果沒有其他母親們 (mothers),這將會很困難。」該協會以前被稱為澳洲哺乳母親協會 (NMAA; Nursing Mothers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

……這發文內容有哪裡……需要被調查?


該協會有 1000 名志工,為 30 萬人服務。

協會執行官維多利亞·馬歇爾-賽林斯 (Victoria Marshall-Cerins) 表示,董事會「發現某些顧問的某些行為涉嫌恐嚇和欺凌或違反其道德準則」。

她說,「這些投訴涉及對一些志工對他人的行為的指控,而不是使用『母親』這個詞」。

這是指女性發文和回覆他人發文的數量,以及其評論是否被視為「糾正」其他顧問使用「家長」等詞彙。

某些人用「家長」,某些人用「母親」,用「母親」被視為糾正他人所以會被投訴?


志工被要求不要在該協會的全國社交媒體頁面上碰觸性別認同 (gender identity) 問題。

澳洲母乳協會是全球母乳餵養和母嬰護理組織中的最新成員,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母嬰聯盟,國際母乳會 (La Leche League),它們在使用詞語來描述有嬰兒和餵養嬰兒的人時經歷了內部緊張和異議。

似乎有個詞是用來稱呼「用母乳餵養嬰兒的人」對吧?


8 月時,來自 45 個國家的國際母乳會領導人致信其董事會,警告其語言政策變化,在 89 個國家的團體中使用「人乳 (human milk)」而不是「母乳 (breast milk)」等詞彙,意味著某些國家的觀點和需求沒有被考慮。他們將此稱為「壓迫和殖民主義」。

中文可能感覺沒什麼差異,在此附註 3

母乳 (breast milk):
由生產後的女人胸部分泌的乳汁,是她孩子的食物
milk produced by a woman’s breasts after childbirth as food for her child.


瑪德琳·蒙澤 (Madeleine Munzer) 是國際母乳會的前顧問,也是其全球倡導團體的成員,她說許多組織在語言方面都遇到了類似的問題。

「這是一個新領域,甚至政府部門和大學也一直在 (與女性生殖相關的語言) 掙扎,」她說,母語不是英語、教育程度較低或識字率低且「從廣義上來說最不可能母乳餵養」的女性必須能夠了解這些資訊,蒙澤警告說,使用諸如「哺乳家長 (lactating parent)」或「人乳 (human milk)」等詞可能會讓他們無法理解。

西雪梨大學護理與助產學院 (School of Nursing and Midwifery at 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 副院長、研究和助產士負責人漢娜·達倫教授 (Hannah Dahlen) 說,在多元文化的社會中,避免新手父母被他們不懂或不理解的語言弄糊塗,這一點很重要。

「這是愚鈍的 (insensitive),」她說。「解決方案是讓我們與個別的人合作,找出他們想被如何稱呼,並希望被認定為什麼,讓我們為他們建立個別資源,以確保我們具有包容性。但如果我們改變使用的詞彙來包含所有人,我們將只會更加困惑。」

LGBTQ 健康促進機構 ACON 表示,肯定跨性別家長的語言並不意味著排斥任何人。

一位發言人說:「為傳統上在獲得醫療服務時被排除在外或面臨敵意的人群找到空間是件好事。」

「跨性別家長並不是新出現的事,他們只是變得越來越引人注目。當明確包括最少數的群體時,健康體系對每個人都有好處。」

如果是 75 人要求 30 萬人配合他們,那真的是還滿引人注目的啦……


(完)



同場加映1

英國布萊頓與薩塞克斯大學醫院推薦的包容性詞彙 3

(可包容跨性別與非二元性別)

1. 母乳 (breast milk) 可以更換為

  • 人乳 (human milk)
  • 胸乳 (chest milk)
  • 來自哺乳家長的乳汁 (milk from the feeding parent)

2. 陰道 (vagina) 可以更換為

  • 前孔 (front hole)
  • 生殖器開口 (genital opening)

3. 陰道分娩 (vaginal birth) 可以更換為

  • 正面分娩 (frontal birth) ……是對應前孔 (front hole) 嗎
  • 低位分娩 (lower birth)

4. 孕婦 (pregnant woman) 可以更換為

  • 孕人 (pregnant person)
  • 分娩人 (birthing person)


同場加映2

蘇格蘭愛丁堡納皮爾大學助產士被教導如何幫助懷孕的生理男性分娩 4

  • 本課程學費 9250 英鎊/年 (約 33 萬台幣/年),需念 3 年 (約 100 萬台幣)
  • 教科書聲稱生理男性可以懷孕並生產
  • 包含了詳細的男性分娩照護說明

這本書的介紹說:「你可能正在照顧一個孕人或分娩人,可能仍有男性外生殖器的男跨女。」

手冊的第 4.4 章節包含了幾張圖片。詳細介紹如何將導尿管放入有陰莖和陰囊的懷孕男性。(剖腹產或服用某些藥物需臥床時會放置導尿管)

一些指示:

  • 「將無菌的毛巾放在患者的大腿上,確保陰囊區域被覆蓋。」
  • 「用無菌毛巾圍繞陰莖,注意不要接觸,如果有包皮,則將包皮推開。」

書裡還寫到,應根據孕人是生理男性 (male) 還是生理女性 (female),使用不同劑量的鎮痛凝膠——女人 (woman) 為 6 毫升,男人 (man) 為 11 毫升。

倫敦國王學院產科和婦女健康名譽教授蘇珊·比利博士 (Susan Bewley) 稱這些課程「令人大惑不解」。

「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能會要求或期望合格助產士在其專業工作時需要對陰莖放置導尿管。」

「書籍作者離開學校時似乎對基礎生物學、生理性別和解剖學一無所知。」

「這些內容與患者所需要的助產士和醫生提供的高品質訓練背道而馳。這可能源於同情和熱忱,但令人擔憂的是,作者似乎並不了解、不在乎或不查核事實。」



感想:

本來是想分享奇異澳洲人,查補充資料的時候覺得英國人真奇葩,但最後蘇格蘭人才是瘋上加瘋……

5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