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Isabela Cêpa

因稱呼跨女政治人物為「男人」,巴西女性主義者將面臨最高 25 年的刑期


【翻譯】



Isabela Cêpa (或社群媒體帳號 FEMINISA) 是一位女性主義者,因探討性與家庭暴力議題而在巴西頗富盛名。據 Cêpa 所說,她當時甚至不知道 Erika Hilton 是誰。她說,自己不過是在 Instagram 看見頭條說「聖保羅市最高票女性當選者是一位跨女」,然後和追蹤者們分享了部影片,而她在片中說,自己對於聖保羅市最高票女性當選者 Erika Hilton ──竟然是男人這件事──感到很失望。


Cêpa 發布影片後便出門購物,但 ELLE 雜誌巴西版的編輯 Suyanne Ynaya,將她的影片轉貼到推特上,並指名她居然稱呼 Hilton 是個男人。此外,這位編輯更謊稱 Cêpa 曾誣告黑人男性性侵她,試圖將她抹黑成種族歧視者。然而,Cêpa 告訴本站,她確實曾是性侵受害者,但她的加害者卻是白人男性。

儘管如此,雜誌編輯 Ynaya 仍繼續在 Instagram 上散播謠言,甚至多次威脅要用暴力傷害 Cêpa。即使 Cêpa 通知了巴西警方,依然沒有獲得任何幫助。事實上,Ynaya 發出語帶威脅的推文後,便因害怕被當成證據而立刻刪掉。同時,不論是社群軟體或電子信箱,Cêpa 都收到了無數的威脅訊息。Cêpa 告訴本站,當 Ynaya 開始在網路上攻擊她的 24 小時後,她便失去了超過 11,000 個追蹤者,她原本受邀主講性暴力的 podcast 也被取消資格,她的朋友們也遭到恐嚇。

Erika Hilton

至於跨女政治人物 Erika Hilton,他在 2021 年年初便曾提到,自己計畫向警方通報 50 位「謊語癖患者」,當中也包含 Cêpa 以及她的朋友。直到 2021 年 11 月,Hilton 向警方檢舉了 Cêpa,並在同年 1 月讓警方前往 Cêpa 母親的工作地點,質問她女兒現在在哪裡。據 Cêpa 所述,警方只給了她母親一份文件,當她接到母親的電話時,她正在另一個城鎮旅行,甚至得去當地的警局一趟。Cêpa 說,當地警官說,這是因為她嘲笑了某位政治人物,但她告訴警官,她是在捍衛女性基於生理狀況的權利,而且說出事實並沒有犯罪。另一方面,根據數家巴西媒體的去年報導,Hilton 似乎把威脅對女性主義者提告,當作一種獲得連任的策略,他向支持者宣傳自己會讓這些人被定罪,還承諾將發放自己官司的賠償金給跨性別者。

在 2019 年,巴西的最高聯邦法院判決,針對 LGBTQ 社群的歧視行為,應以刑法懲處。該判決出爐的時間,正好是聖保羅市的巴西州警,將自我認同為女性的生理男性,放進女性受害者的統計數據幾年後。Cêpa 強調,在巴西,即使是一級謀殺罪,都不會被判最高 25 年的刑期,因此她認為,這實際上是一種威脅女人閉嘴的手段。

巴西女記者 Andreia Nobre 表示, Cêpa 之所以會被自稱跨性別的男性懲罰,是因為她挑戰了巴西媒體對該男的下標 (最高票女性當選者)。Nobre 補充道,「當 50% 執政者自稱『順性別』男性,另外 50% 執政者自稱『跨性別』男性 (男跨女),該如何叫每個人相信這是一種進步?」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