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humb
圖片來源: Pixabay

一位平凡母親的擔憂



作為一位女性,在成長過程中我們不免都曾有過和男人不愉快的相處經驗。小從色瞇瞇地偷瞄著我們發育中的身體,大至性騷擾和肢體暴力,每個女人或多或少都經歷過嚴重程度不等的類似情境。

我是個家有十歲女兒的媽,也因此經常為了她感到憂慮。我們不想要女兒經歷過我們遭遇的那些不愉快,所以我們用盡所有可能的方法來保護她們。家長保護女兒多過保護兒子是有理由的,日常在媒體上演的那些不幸事件令我們不得不如此。為了保護女人、女孩的尊嚴與安全,公共場所中的女性專屬空間有其必要──這在過去是常識,直到最近。

第一次聽到所謂跨社會性別與自我認證身分的運動時,我還沒想得太多。起初我是覺得就放他們去,如果沒有侵害任何人的權利,而且他們自己也覺得開心,有何不可?媒體上對這議題談得不多,我根本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事,直到從其他女人那聽到了一些說法,我才開始研究到底這些運動實際上是什麼狀況。

我發現的是:愈來愈多女性專屬的空間在沒有考慮女性的前提下就允許男人進入,包含原先屬於女性的泳池Spa宿舍公共浴室學校浴室更衣間都開放給任何「認定自己是個女人」的男人使用。在這類空間裡,年輕女生被迫面對危險甚至是進一步的侵害。

我一直教育我的女兒,只要她對一個男人感覺不舒服,她不用勉強自己裝好人或保持沉默。但當跨性別的一切居然成為法律,她能怎麼為自己說話?如果法律不准她質疑入侵女性空間的男人,她要怎麼保護自己?只因為有群男人號稱自己其實是女人,就要她否定自己的直覺?

在這樣的情形下,一旦我的女兒需要進行私密的治療,她還能指定一個生理女性的醫師嗎?如果不幸她需要入住家暴庇護中心,能有人保證她不會跟男人住在一起嗎?畢竟庇護所在法律上是不能拒絕任何聲稱自己是女人的男人的喔?

我不要我的女兒未來都必須活在危險之中。她是個愛運動的孩子,而且還滿厲害的。我該告訴她未來她可能根本贏不了比賽,只因為她必須要和生理男性同組競爭?她可能會失去學位獎學金,只因為她就是沒辦法贏過一個比她強壯的男生?或是她可能在過程中得承擔受傷的風險?

女性今日能存在於公共場合,能有工作機會、教育資源和休閒活動,都有賴那些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女性專屬空間。像印度那樣的地方仍在爭取單性別廁所,以避免性騷擾/侵害和經期的尷尬。所以,我們為什麼要開倒車呢?

如果女人對於這波跨性別的空間爭取運動不謹慎以對,女性的權利就可能倒退回上個世紀。我希望我的女兒能過上快樂、平安、成功的一生。我們必須保護我們的孩子,開始發聲。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