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頂尖性別專家訪談內容,反映美國性別治療狀況嚴重失格

芬蘭頂尖性別專家卡提亞拉 (Riittakerttu Kaltiala) 近期接受芬蘭最大報社《赫爾辛基日報》(Helsingin Sanomat) 採訪,而訪談內容反映出美國性別治療狀況嚴重失格。卡提亞拉是芬蘭兒科性別醫學的第一把交椅,在國內唯二受政府核准的兒科性別診所中擔任首席精神科醫生。當被問及對青少年自我宣稱性別的看法,卡提亞拉認為肯認未成年人的社會性別可能會造成醫療上的傷害,強調讓孩子自然成長、接受自己的生理性別才是較好的做法。

卡提亞拉同時也認為跨運人士經常使用的「不肯認就自殺」的敘事 (註:如果跨性別小孩得不到荷爾蒙,他們就會自殺;想要死掉的兒子還是活著的女兒……等) 反而會成為一種自證預言,變相促使青少年自殘。同時這種「不肯認就自殺」的敘事會迫使病患和醫療人員無法仔細評估治療方案,也能有效使評論靜音,讓有疑慮的人一開始就不敢出聲。

芬蘭是頭幾個在參照兒科性別藥物治療上參考《荷蘭指南》(Dutch Protocol) 的國家,亦即須經過嚴格評估才會對患有性別不安症青少年病患,開立青春期阻斷劑和性荷爾蒙。因為患有性別不安症的兒童有極高比例在成年後痊癒,符合荷蘭條約的病患要達到「在青春期前就出現性別不安症狀,並且在青春期期間症狀加劇」、「未同時患有嚴重精神疾病」、「需持續至少半年的心理治療」等條件,並且要有家人支持才會進行荷爾蒙治療。

芬蘭研究者在 2011 年發現轉介到性別治療機構的病患數量大幅增加。大部分病患都是孩提階段未有性別不安症病史的青少女,且高達 75% 的病患在出現性別不安症之前就已患有嚴重精神疾病。同一時期,英國最大的兒科性別診所也發現在 2009 至 2018 年間,轉介至診所的病患數量暴增。病患群體樣貌與芬蘭一致,都是青春期前未出現過性別不安症狀,且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的青少女。其他有性別診所的國家都出現同樣情況。在 2018 年,美國醫生麗莎‧利特曼 (Lisa Littman) 發表研究,推論這些宣稱自己是跨性別、高比例患有心理健康問題的青少女患者,通常處於同儕交友圈中,並長期受到社群媒體影響。

芬蘭、瑞典跟英國近年對支持給青少年使用荷爾蒙的研究進行系統性評估,發現這些研究因為嚴重的方法侷限而造成非常不確定的研究結果。因此這些國家嚴格限制性別治療措施,只有符合《荷蘭指南》標準的病患才會給予荷爾蒙治療。芬蘭的社會事務暨健康部委員會 (英譯:Council for Choices in Healthcare) 更將未成年人的性別治療醫療視為一種「實驗性做法」。卡提亞拉也在美國佛羅里達州醫學理事會 (Florida medical boards) 上作證,支持他們更加嚴格限制給未成年人開立青春期阻斷劑、荷爾蒙跟手術。

跟美國醫生不同的是,芬蘭像卡提亞拉這類敢於質疑性別肯認治療的醫生們是站在同一陣線的。芬蘭兒科協會 (英譯:Finnish Medical Association) 反對芬蘭政府讓未成年人自我宣稱性別,且聲明「只讓成年人更改法定性別是正確的決定」。反而美國國內情況混亂,對於當前性別研究的解讀大有疑義,會對所有未成年人都施以立即且未受審核的肯認治療,同時美國學校還經常在家長不知情、不同意的情況下對學生進行社會性別轉換。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

訂閱最新消息

贊助網站

支撐網站的基本營運開銷,讓網站走得更長久。

贊助網站

贊助網站

支撐網站的基本營運開銷,讓網站走得更長久。

贊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