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女性參政等社會保障的影響

我國立法委員選舉,依憲法增修條文第 4 條規定,全國不分區各政黨當選名單中,婦女不得低於二分之一。在地方民意代表,依地方制度法第 33 條規定,名選代表應有 25% 婦女保障名額。 1

在國外,「自我認同為女人或非二元」的男性已經在佔用女性參政保障名額,排擠掉女性的參政權。

國外與國內案例

美國
2018 年

2018 年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通過了一項憲章,該憲章將向自認為是女性或非二元(對既不認為自己是男性也不女性的人)的男性開放為女性保留的席次。這些席次以前是為婦女保留的,以確保男女平等。

原文

英國
2018 年 5 月
BBC News

英國工黨允許不需要任何證明的自我宣告方式,以跨女身份加入女性候選人名單,引發 300 名女性退黨。

原文

墨西哥
2018 年 6 月
香港01

2018年,墨西哥地方選舉中有高達 17 人疑似假藉以第三性的身分爭取女性名額,其中 15 人被裁定為虛報身分。

中文報導

蘇格蘭
2018-2022 年
法規
The Telegraph

蘇格蘭民族黨 2018 年在《公共委員會性別代表法》中,重新定義「女人」也包含男跨女。倡議組織「蘇格蘭女人 (For Women Scotland) 」提告後,由最高民事法院判定勝訴,因為根據 2010 年平等法的定義,男跨女由於生理構造與成長經歷的差異,不該適用婦女參政保障名額,所以該立法是無效的。

蘇格蘭民族黨將賠償該組織的訴訟費,以及此次司法審查的籌備費,然而,總共近 6 億新台幣的費用,都將由納稅人支出。蘇格蘭女人組織的理事 Marion Calder 表示,女人為這個結果「付了兩次錢」,第一次是募款打官司,第二次是替執政黨賠錢。

原文

孟加拉
2019 年
womenarehuman

在孟加拉,佔人口一半的女性在議會的參政保障名額只有 50 個席次,僅佔總席次 (350) 的 14.29%,且開放給「Hijras」加入(孟加拉的跨性別人士在身份證上被分類為 Hijras,指稱的是第三性,包括自我認同為女性的男性)。

2019 年時共有 8 名 Hijras 參與議員選舉,假設當時此 8 位有進入議會,跨性別在議會的席次便會將近 2.3%,比跨性別的估計人口比例 0.16~0.8% 還多好幾倍。

原文相關中文報導

美國
2020 年
womenarehuman.com

2020 年,一位名為 Emilia Decaudin 的「非二元」男性,取得了美國紐約民主黨的地區黨代表的女性代表權。當地女性團體抗議,連署要求取消 Decaudin 的席位,連署卻遭到網站取消,甚至 Decaudin 在推特上以「排跨基女 (TERF)、反賣淫的基女 (SWERF)、認為只有性別不安才能當跨性別的人,通通可以來吃我的女屌」的汙言侮辱、攻擊反對者。

原文原文連結

蘇格蘭
2020 年
Wings Over Scotland

一名先前使用謊言和 Self-ID 來得到蘇格蘭僅限女性服務的強姦危機處理中心的職位的男性 Mridul Wadhwa,在蘇格蘭政黨 SNP 中被寫進該政黨的「全女性候選名單」之中。之後 SNP 任命他為分支機構的 Women’s Officer。

原文

德國
2021 年 9 月
Emma

德國有兩名沒做手術也沒改證件的男跨女當選女議員,因為所屬政黨 (綠黨) 把他們放在名單配額的女性候選人。

原文中文報導

英國
2022 年 7 月
Variety

英國獨立電影獎取消性別分類

英國獨立電影獎(BIFAs)今年所有表演獎項都實現了性別中立。最佳男女主配角獎已被取消,被最佳主角獎、最佳配角獎,和最佳聯合主演獎取代,以及最佳整體卡司獎。

英國獨立電影獎並不是第一個嘗試性別中立的電影獎,荷蘭金犢獎早在去年便率先宣佈取消性別分類,結果各大演技獎項竟全由男性演員奪下,反而對演出機會本就不多的女性演員極不公平,剝奪了她們摘獎的可能性。

原文

伴侶盟
2014 年

在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 (CEDAW)》裡,定義「對婦女的歧視」系指基於性別 (basis of sex) 而作的任何區別、排斥或限制,而伴侶盟將生理男性的男跨女偷渡進來。

將生理男性的男跨女偷渡進 CEDAW
來源: 伴侶盟的 CEDAW 影子報告
勞動部
2022 年 2 月
中央通訊社 Central News Agency

2021 年 11 月有男跨女的跨性別者想向公司請生理假,公司不確定是否符合生理假規定,因而向地方政府詢問,地方政府後續也發函向勞動部詢問。
2022 年 2 月勞動部發布函釋指出,生理假給假係因有生理週期來臨之事實,男性經手術且完成性別變更並登記為女性並無子宮,無月經生理日,因此不得請生理假。

男跨女跨性別者請生理假?勞動部:不可以 勞動部函釋


台灣的未來?

女性保障名額被占用

社會上各種性別保障名額為實踐憲法中真平等精神之重要實現,確定各級單位各種團體中都有女性的實際參與和監督。男跨女本身的生理性別及過去人生之經驗與女性大為不同,若搶走本應為女性之保障名額,將使本已弱勢的女性在該領域更為弱勢。

  • 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 4 條規定,明訂各種選舉應規定婦女保障名額,全國不分區及僑居國外國民立法委員選舉各政黨當選名額,婦女不得低於二分之一。1
  • 《地方制度法》第 33 條規定,直轄市、縣 (市) 議員、鄉 (鎮、市) 民代表名額達 4 人者,應有婦女當選名額 1 人。婦女參政比例逐年提高。

女性的社會保障被占用

鼓勵女性就業或照顧女性的社會保障措施,可能遭到男性濫用或佔用,導致女性更難獲得這些資源。例如:


延伸閱讀


想要收到網站的最新消息嗎?